第667章 ‘搅家精’

作品:《六零俏军媳

    “没有,只是表述出来,没有威胁任何人。到时候活着跟死了没有区别不是吗”丁国栋看着她认真地说道。

    “咱家还出了个情圣,真是了不起的人啊”丁海杏阴阳怪气地说道,“她值得吗又不是天上的仙女,有什么地方,值得你拼命。”

    “我就是喜欢她”话落丁国栋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刷的一下,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

    “你俩真是生错了性别。”丁海杏急的跺着脚说道,这种话大哥以前可是不敢说的,现在居然张口就来,是情之所至,还是被她给影响的,估计都有吧

    丁国栋红着脸继续说道,“她的什么都好,我全部接受。看着她笑,我的心都会融化。”他右手摸着自己胸口道。

    “跟着她什么没学会,倒是学会了大胆。”丁海杏气呼呼地说道,不过也感慨,大哥这么多年,从未给自己争取过什么。

    从小就懂事,爸妈要下地,早早的就照顾她和国良,学习成绩很好,却因为家庭情况而主动退出。

    她是真的不愿意反对,做这个搅家精的小姑子。

    “结婚可是现实。”丁海杏看着他道,“你得考虑内部环境是否和谐,外部环境是否有压力。”

    “内部环境,谁家婚后生活不得磨合。至于这外部环境,我想不出有啥外部会干扰到我们吗”丁国栋摇摇头道。

    “记得吗妈曾经说过我跟人家讲是非。人家给我讲政治,政治啦”丁海杏快被这头固执的蛮牛给气死啦

    “不是都告诉过你了,政治上绝对没有问题的。”丁国栋接着又道,“明儿星期天,我把她带来,杏儿你们见见,就知道她人很好的。”起身道,“就这么说定了。”不等丁海杏拒绝,他一溜烟跑了。

    丁海杏错愕的看着他,目光又转向战常胜道,“这是跟谁学的先斩后奏。”叹声道,“大哥的婚事怎么会这么的不顺。”

    “杏儿,跟我进来。”战常胜一脸严肃地抱着儿子起身。

    有些事不能细想,将她的话撕碎了,掰碎了想了想得出一个让人惊恐的答案。

    丁海杏跟着他进了卧室,关上了房门,回身就看见他横刀立马地坐在了床上,满脸的严肃,只不过怀里的小娃娃很有违和感。

    “这么严肃干什么”丁海杏拉开书桌前的椅子,坐在了他的对面。

    “那不是梦对不对。”战常胜突然说道。

    “你知道我的梦。”丁海杏好笑地看着他道。

    “你那么极力的反对,甚至惊恐,是因为大舅子会被连累对不对。”战常胜眸光深沉地看着她说道。

    “我可没什么都没说。”丁海杏一脸无赖地说道,头脑那么精明干什么从她的只言片语里,就那么会联想。

    “那就是我猜对了。”战常胜急切地问道。

    “猜对什么”丁海杏看着他无辜地眨眨眼道,“我怎么听不明白。”

    “严肃的政治事件啊”战常胜轻轻地拍着儿子的后背,经历的事情多,仔细深挖的话,还真是现成的罪名,眸光一瞬不瞬地看着丁海杏道,“在改造和使用知识分子的错误。”

    丁海杏昨儿还说他政治迟钝,今儿就让她大开眼界了。

    依然装傻充楞地看着他,“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你怎么知道的”战常胜问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丁海杏干脆全推到了梦上,“梦里看到的太真实了,所以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凡是做最坏的打算。你不能排除这种可能,你人在城里,经历的事情比我多,看得也比我多,千万别又侥幸心理,谁知道,那块石头会砸下来。也千万别跟我说,封建迷信。我们结婚去给妈扫墓时,你不是看见妈妈了。”

    “可是你反对的理由,根本是无稽之谈。”战常胜眉头拧成了川字,一脸苦恼地看着她道,“没有解决的办法。”

    “所以啊我将烦恼丢给你一半啦”丁海杏不负责任地说道。

    “你可真是”战常胜一脸宠溺地看着她道。

    “怎么不愿意扛啊”丁海杏杏眼圆瞪,双手掐腰看着他道。

    “扛,可我怎么扛啊”战常胜无从下手道,“对于梦里的事情,人家会说你杞人忧天,胡思乱想,怎么可能令人心服。”一脸烦恼道,“让内向的大舅子都说出了喜欢俩字了,可见他们之间的感情很好了。棒打鸳鸯,难分开。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还真难做。”

    丁海杏看着愁眉苦脸的他嘿嘿一笑道,“有人分担真好”

    “那如果大舅子自己愿意扛呢”战常胜突然说道,“我们把假设的情况告诉他,他愿意呢”

    “感情是盲目的,他自认为还能上刀山、下油锅呢事不到跟前,人无法想象那种压力有多大。”丁海杏忧心忡忡地说道。

    “是啊事不到跟前,人也无法想象自己的承受力有多大。”战常胜看着她浅笑道,“人的韧性很大的,那些人不也坚强的活着。”越说越有信心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既然无法避免,那就积极应对。”

    “你知道什么什么都不知道,就那么乐观。”丁海杏没好气地说道,声势浩大超过所有人的想象,在滚滚洪流中,个人力量渺小的可怜,积极应对在心里嗤笑一声,简直是白日做梦。

    战常胜黑眸中划过一抹幽光道,“那杏儿一定知道了。”

    “我不知道”丁海杏矢口否认道,倒打一耙道,“你经历的多,见多识广,知道的应该比我多。”

    “你可真是一退六二五。”战常胜哭笑不得地说道,随即又道,“好了,明天人家既然来了,你就先见见,看看人品怎么样”

    丁海杏闻言噘着嘴道,“还说跟我站在一边,怎么转过脸就成了大哥的说客了。”坚决的摇头道,“我不见”

    “还是你见了怕自己心软”战常胜挑衅地看着她道。

    “你也别用激将法,我不吃那一套。”丁海杏朝他呲牙道。

    战常胜闲闲地说道,“哦那就叫大舅子鸡飞蛋打一场空,做行尸走肉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