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互相指责

作品:《六零俏军媳

    “你还是去赶紧给嫂子道歉去。”锁儿催促道,“本来以为进城了,能做办公室,现在呢在矿上捡煤渣,我都黑的快成煤渣了。这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

    “我不去,我是她婆婆,让我给她赔礼道歉,她做梦。”郝母气的拍着桌子道,“我不让她斟茶道歉就不错了,还给我摆什么大小姐的谱。没给咱老郝家生个孙子,她咋有那么大的脸呢”

    “妈,我还想着嫂子给俺找个好工作,以后做办公室呢”锁儿拉着她的手,摇晃着撒娇道,“以后开了工资我全交给你。”希望哄着她开心了,去给嫂子承认错误。

    “我不去,又不是没去,连面都没见着,在外面冻了一天。”郝母死活不去。

    “那你就让咱继续过这苦日子。”锁儿生气地甩开她的手道。

    “等开春了,天暖和了,我就在家里养鸡仔,等回来有吃不完的鸡蛋。”郝母硬气地说道。

    “啊千万别养鸡,臭死了。”锁儿捏着鼻子道,“我都无法想象到了夏天咱这院子那味儿估计能熏死人。”

    这个院子里,其中一家比他们家还穷,她家养了五十多只鸡,为了让鸡们自食其力,每天早起他家的孩子就会把鸡都轰到野地里去,有了蛋,就跑回家来下,他家产蛋的鸡窝都在郝家房北的棚子上,也有把蛋下地里的,院子里的人从地里捡到的鸡蛋,十有八九是他家的。别人家也散养着几只鸡,一到下蛋的时候,满当院都是咯咯大、咯咯大的鸡叫声,最可怕的是下雨天,鸡们都出不去,满当院都是鸡屎,用雨水一浇,脚底下全是鸡粪汤子。

    “早晚我要把他家的两只鹅给药死了。”锁儿咬牙切齿地说道。

    这院子里不仅养鸡,还养了两只大白鹅,嘎嘎的叫不说,还咬人,只要从有人从他家窗前过,两只鹅就追过来咬,锁儿刚来的时候就被咬过,也没敢和鹅较量过,只有见了鹅就跑,几次梦里都梦到过给鹅下耗子药,可醒来还是见了鹅就跑,不是找不到耗子药,是怕把鹅药死了家里赔不起。

    “胡说什么药死了,拿什么赔人家。”郝母看着窗外的天,“这天都黑影影的,咋还不回来呢”

    “我爸现在比在乡下还累还苦,和铁锁去给人家翻沙子。你就等着那天我爸累出个好歹来,就”

    锁儿的话没有说完,郝母就捶着她的后背道,“没良心的丫头,怎么说话呢那是你爸,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铁锁妈妈,铁锁妈妈,你家那口子昏倒了,赶紧去看看吧”郝母闻言蹭的一下站起来冲出了屋子,拉着小伙子道,“小陈、小陈,我家老头子咋了。”

    “你家老头子晕过去了,送到医院去了。赶紧去看看吧”小陈快速地说道。

    “啊这咋好好的晕了。”郝母着急上火的说道。

    锁儿一瘸一拐的出来,目光直接略过六神无主的郝母,看向来报信的人道,“陈大哥,我爸送到那个医院了。”

    “就这附近了二院。”小陈赶紧说道。

    “妈,别慌了,咱们赶紧走吧”锁儿拉着郝母说道。

    “对对,上医院。”郝母回过神儿来道。

    母女俩向外走,小陈看着锁儿走路的样子,立马问道,“锁儿你这是咋了。”

    “别提了,在家门口摔了一脚,疼死我了。”锁儿气的直冒火道。

    “我送你过去吧”小陈见状立马将自行车调了车头道。

    “好啊好啊”锁儿忙不迭的点头道。

    郝母闻言可不乐意了,这小子打的什么主意,她心里清楚的很,不就是看上她家锁儿了。

    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啥德行,长得又矮又瘦的,跟没张开似的,如果工作好,也行啊只是一个煤矿下井的工人,天天跟黑煤球似的,也敢宵想她家白白净净的锁儿。

    “不用了,只是摔了一脚,又不是什么大事。”郝母催促着她道,“赶紧走,你爸那边还等着咱呢”

    “婶子,就让我送送你们把”小陈可是热心的很。

    “妈,他知道地方,咱刚进城,两眼一抹黑,到了地儿,也未必能找得到我爸”锁儿忙劝道,有车坐,他才不想走着去呢

    佯装道,“妈,我腿疼的很,走不了道了。”

    “那好吧”郝母看着他道,“不准骑着走。”

    “那是当然了。”小陈立马说道,有她跟着,她也骑不了啊

    就这么小陈推着坐在后车座上的锁儿,郝母跟着车子,一路小跑的朝医院跑去。

    大约跑了半个小时,到了医院,找到了躺在医院走廊长椅上,昏迷着正在吊水的郝父。

    郝母抓着铁锁急切地问道,“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晕了。”

    “爸是饿晕的,又干重体力活,都尿血了。”铁锁捂着脸呜呜的大哭了起来。

    锁儿一听看着郝母就生气道,“都怪你,天天把着钱,这个不让吃,那个不让买,天天去菜市场捡些个烂菜叶子,回来白水煮着。熬得粥,稀的能晃出人影,爸干的重体力活,吃不饱,能不晕吗真不知道你守着那些钱干什么”

    郝母顿时不乐意道,“我守着啥钱了,买房子把钱给掏干了,哪里还有钱,你们挣得那点儿钱够干什么进了城,抬抬手,动动脚,娘的都是钱。供应梁又不够吃,我不省着点儿能行吗”

    “爸在乡下最困难的时候都没有饿晕了,进了城了反倒是给饿晕了,这要让人知道还不笑掉大牙。”锁儿气的口不择言地说道。

    “就属你吃的最多,光吃不干活。”锁儿看着铁锁气不打一处来,“跟着爸一起干,不能帮着点儿啊哪里像二哥。”

    “你吃的少啊”铁锁不服气道,拍拍自己道,“我这身板能跟二哥比吗”

    兄妹俩就这么在走廊里旁若无人的吵了起来。

    “吵什么吵当这里什么地方。”护士走过来冲他们大喊道,“要吵出去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