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9章 大笨蛋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不得不佩服杏儿这嘴皮子利索的,自圆其说,让他无可挑剔。

    丁海杏看着孩子吃饱了,将孩子递给他道,“你儿子要拉臭臭,快去卫生间。”

    儿子的事情要紧,战常胜匆忙的抱着小沧溟去了卫生间。

    “哎呀我说儿子,你放的屁可真臭。”战常胜抱着孩子边走边说道。

    已经四个多月的小沧溟,不但生物钟稳定,这吃喝拉撒睡也是基本不太出意外的。

    丁海杏看着他抱着儿子走了,深吸一口气,真是挠头啊她无法向他们明说,把脑袋揪成个秃子也没办法。

    烦躁的搓搓自己的脸颊,唉

    aaaaaa

    沈易玲如昨儿一样吃着早餐,看着他道,“你什么时候正式将我介绍给小姑子啊”

    “星期天吧那时候大家都在。”丁国栋温柔地看着她道,心里琢磨着离星期天还有三天,如果只是杏儿说的理由,应该能说服她。

    “你说星期天,去看小姑子,我买什么礼物好”沈易玲苦恼地说道,半天等不到丁国栋回应,“喂想什么呢这么入迷,我问你话呢怎么都不回答。”

    “呃”丁国栋回过神儿来道,“一会儿我就去邮局给杏花坡寄信,这样信也能到的快一点儿,顺利的话,明儿上午就我爸妈也能收到了,他们也知道我有对象了,要结婚了。肯定高兴的蹦起来,。”

    沈易玲闻言有些不好意思,也禁不住有些担心,未来公婆好相处吗

    丁国栋看着少有的害羞地易玲,在怎么男孩子气,骨子里还是有女人味儿的一面,打趣道,“丑媳妇见公婆”

    “你还说”沈易玲非常难为情地说道。

    “放心我爸妈都是好相处之人,知道你的存在肯定非常高兴。”丁国栋嘿嘿一笑道,“他们一直怕我打光棍。”

    “对了,去看小姑子买什么礼物。”沈易玲笑着问道。

    “不用,什么都别买。”丁国栋摆摆手道。

    “那怎么能行。”沈易玲摇头道,催促道,“快帮我想”

    丁国栋想了想道,“那给小沧溟买,要么扯点儿布,要么买身衣服。这个杏儿就不会拒绝了。”

    “好主意,只要照顾到孩子了,一切都好办了。”沈易玲点点头道,“有时间我去百货商场转转。”

    丁国栋看着她吃的差不多了,“我先走了,时间不早了”

    沈易玲伸手拉着他道,“时间还早,我们在聊一会儿。”

    “下班有的是时间,你想聊什么,我都陪你。”丁国栋笑着拍拍她的手道。

    “那好吧”沈易玲放手道,这样时间充裕一些,不至于紧的跟打仗似的,马不停蹄的。

    丁国栋离开了图书馆,去了战常胜的家里。

    丁海杏听见敲门声,“来了,来了。”起身去开门。

    看见门口的大哥,丁海杏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的。明知道前面是火坑,还要亲眼看着亲人往里跳,真是太难受了。

    前世的阴影,加上梦境那么的惨烈,让丁海杏怎么不激动还有急切。

    “哟这有的对象就是不一样,看看这春光满面的。”丁海杏阴阳怪气地说道,“总算想起我这个妹妹了。”

    “谁惹我家杏儿生气了,哥帮你揍他。”丁国栋一脸讨好的看着她,挥舞着拳头道。

    “进来吧”丁海杏侧身让他进来然后关上了门,转身看着他的后背道,“哥不用揍谁,只要和现在的对象断了就好,凭你现在的条件,再找一个更好的。”

    战常胜抱着小沧溟从卫生间出来,看着他道,“大舅子来了。”

    丁国栋拍拍手道,“来沧溟让大舅抱抱。”

    “去洗手去,身上那么冷,抱什么抱。”丁海杏推着丁国栋进了卫生间。

    丁国栋洗了洗手从卫生间出来,丁海杏和战常胜已经坐在了客厅里。

    丁海杏招手道,“大哥过来坐,我们谈谈。”

    “谈什么”丁国栋走过来坐在了单人沙发上,与丁海杏面对面的坐着。

    丁海杏瞥了眼身旁的战常胜道,“沧溟他爸没有告诉你”

    战常胜淡定的低着头,逗弄怀里的儿子,一副保持中立的态度。

    “你到底在担心什么事啊”丁国栋开门见山地说道,“你不是一直也希望,我赶快结婚的吗”

    “我是希望你结婚,可对象不是她。”丁海杏也不拐弯抹角,直白的说道,“她的风评太差了,现在你要和那个女人结婚,总觉得好像没办法跟大哥你联系在一起,我没办法接受。”

    “你都说风评了,谣言也能相信。谣言止于智者。”丁国栋看着她轻笑道,“你什么时候这么不理智了。她是个好女人。”

    “我是在但心你耶你根本就驾驭不了她的,那就是一匹野马。”丁海杏一副为你担心的样子,“你说一个很安静的人,而那个女人跟安静差了十万八千里。你会被她牵着鼻子走的。”

    丁国栋傻笑道,“你担心地还真多耶她没你说的那么强势。”

    “作为家里的长子,你常常把话放在心里,就是有苦有累也不会说的,可是她呢即便婚后不适合,你也会迁就她,凑合着过得,我不想你过得那么委屈自己。”丁海杏脸色难看地说道,“生活已经够糟心了,回到家还得小心翼翼的伺候她,她不心疼你,我还心疼呢”

    “你可真是杞人忧天,我都没想的那么远。”丁国栋好笑地看着她道,“有你的提醒,我不会变成你说的那种怨夫的。心甘情愿的付出是温情,不是负累。”矛头指向战常胜道,“妹夫深有体会的。”

    这大舅子害我,对与错都要得罪人,战常胜干脆装傻道,“我在外面,不在家,你们继续,当我不存在。”

    “杏儿,说句话,别生气,你是不是太闲了。”丁国栋看着她不怕死的说道。

    气的丁海杏拿起茶几上的杯垫,就朝他砸过去,“你这个笨蛋,什么都不知道的大笨蛋”失控的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