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7章坚决反对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可真是为了反对大舅子的婚事,连噩梦都整出来了。”战常胜轻柔地拍着她道,“梦都是无稽之谈,乖别胡思乱想。”推开她,乌黑的眼瞳在那温暖灯光的照射下闪着细碎的光,满眼温柔地看着她。

    丁海杏根本无法告诉他实情,她心里也很清楚,即便梦不是真的,可是面对未来那场声势浩大的运动。

    学校是受冲击最厉害的,沈家无可避免的被打倒,那么耿直的大哥,如梦里一样,即便不死也会脱层皮。

    要怎么阻止他呢

    战常胜看着神游天外地丁海杏伸手在她的面前晃晃,“想什么呢这么入迷。”

    “没什么”丁海杏脸上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怎么了”战常胜粗糙的大手捧着她心形小脸道,眼底满是担心,“不会因为一个噩梦就把你吓成这样,来告诉我,我给你撑着。”

    丁海杏轻扯嘴角,弯出个完美的弧度,食指戳着他的胸口刁蛮地说道,“我不管在大哥的婚事上,你得站在我这一边。”

    “又来了,都告诉梦是假的了。”战常胜果然被她给转移了注意力。

    “不行,她不行。”丁海杏摇头如拨浪鼓似的,“她太聪明了,女人不能太聪明。”

    “不能太聪明是什么意思”战常胜好笑地看着她道。

    “太聪明了,牝鸡司晨,齐家不兴”丁海杏随口找了个借口道。

    “难道找个笨蛋啊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战常胜想了想道,“娶妻不贤、祸及三代,娶个聪明的老婆,对后代来说很好,非常好。”

    “我大哥那么老实,乖巧的孩子,一定会被她给欺负一辈子的。”丁海杏嘟着嘴生气地说道,“难道你希望你大舅子一辈子被人欺负过日子吗”

    “乖巧的孩子”战常胜嘴角不由自主的微微翘起,好笑地问道,“你和大舅子谁大啊”

    丁海杏诡辩道,“在长辈的眼里,没有结婚都算是孩子。”言外之意我结婚了。

    “未来大嫂很机灵,他们彼此喜欢对方,一定有互相吸引的地方。”战常胜理智地说道。

    “就是因为机灵,所以她才找上我大哥的,老实人好欺负嘛她是想一辈子骑在他的头上。”丁海杏食指重重戳着床道。

    战常胜闻言,还真是让杏儿说对了,是她追的大舅子。

    丁海杏轻叹一声道,“我大哥就是太老实了,没见过什么世面,什么都不跟人计较。”她态度强硬地说道,“绝对不行。那位沈同志虽然很聪明,但从你的介绍里来说,看不出有那一点儿好,实在不是我哥的贤内助。她不行”

    “你了解她多少,你又不了解她的为人,干嘛反对。”战常胜奇怪地看着她道。

    “你懂的什么叫第六感吗从你话里讲的还有学校里的风评,就能感觉的出来。她的为人一定很强势,控制欲特别的强。她和我哥相差太多,两人的关系不对等,我哥下半辈子会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

    “你说的也太夸张了,肯定是那个梦影响到你了。”战常胜伸手摸摸她的脑袋道,“别胡思乱想了,乖睡觉吧”

    战常胜将她身上的棉袄脱了下来,又将她摁到了床上,盖好了被子,“乖,快睡吧睡一觉醒来就好了。”

    丁海杏害怕的抓着他厚实的大手道,“常胜,我不敢睡觉,我怕又做噩梦。”

    “不会的”战常胜拍着自己的胸脯道,“有我在,噩梦不敢侵扰你的。”看着少有的脆弱的她,掀开被子道,“乖,我哄着你睡。”

    忽然耳边传来,小沧溟吭吭唧唧的声音,丁海杏嘿嘿一笑道,“你还是先哄儿子吧一准画了个大大的地图。”

    战常胜起身披上大衣,蹬蹬跑到了婴儿床边,给小家伙换了尿布,被闹醒的小沧溟耍起了脾气。

    “杏儿不行啦你儿子得你哄着才能睡着了。”战常胜将儿子抱给了丁海杏放在她的身边。

    丁海杏撩起秋衣,将粮食塞到了小沧溟的嘴里,吧唧吧唧,小沧溟嘬个不停。

    咕咚咕咚的大口的吞咽。

    战常胜看着儿子那急切的样子,轻笑地说道,“真是个贪吃的家伙。”

    “看着吃的挺香的,没五分钟准睡过去。”丁海杏看着怀里的儿子,眼神温柔的滴出水来,为了我们的家,为了你健康的成长,谁也不能破坏她的家,否则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眼看着小沧溟如她所说睡着了,丁海杏抽出粮食,小沧溟的嘴还嘬的吧唧吧唧的响,却没有醒来。

    战常胜好笑地看着怀抱里的小傻瓜,轻轻地将他放进了婴儿床里,盖好被子,不哭不闹地睡着了。

    战常胜回来钻进被窝,将丁海杏搂在怀里,“睡吧有我在,保证你不会再做噩梦了。”

    丁海杏将脸埋在他的胸口,紧紧地抱着他,该怎么办眉头紧锁,迷瞪着了。

    战常胜将她放好了,看着紧皱着的眉头,到底什么梦让她睡觉都这么不安稳。

    想起她极力反对大舅子的婚事,只是单纯的反对,还是有什么不得不让他重视起来。

    可是两个人都身上都干净的一目了然,到底有什么不妥地方。

    想破了脑袋,怎么都想不明白,最终搂着杏儿一起入睡了。

    丁海杏倒是在没有做梦,可醒来,依然是情绪低落。

    准备起身晨练的战常胜看着精神不济地丁海杏道,“杏儿,你再睡会儿,早餐我来做。”

    “我没事”丁海杏摇摇头道。

    “只是个梦而已,别胡思乱想。”战常胜弯腰看着她道,亲亲她的额头,脸上绽放一个灿烂的笑容。

    “嗯”丁海杏点点头道,“哦对了,让大哥有时间过来一趟。”

    “你还惦记这事啊”战常胜黑眸晦暗不明地看着她道。

    “记得要去,听见了吗”丁海杏强调道。

    “知道了,知道了,我晨练回来,拐大舅子家一趟可以吧”战常胜点头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