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3章 套路

作品:《六零俏军媳

    “妈,我是你的亲生女儿吧”沈易玲闻言当场发飙道,“有你这么说自己女儿的吗”

    “我怎么了我说的是事实我不想他因为你靓丽的外表所迷惑了,你不要把她想的太好了,不要因为自己的错觉而结婚。”沈母看着丁国栋意味深长地说道,“她从小因为我们工作关系,是几个哥哥带大的,所以你让她舞枪弄棒她在行,你要让她围上围裙,挥舞锅铲,她连糖和盐都分不清。她做不了你们男人所谓的好妻子,烧饭、洗衣服、带孩子,她统统都不会。”

    “妈”沈易玲生气地叫道。

    丁国栋摁着沈易玲的手,朝她微微摇头,“让长辈把话说完。”目光看向沈母淡然地说道,“您继续。”

    沈母看着不甘心却也安静下来的女儿,黑眸闪烁了一下,继续说道,“由于我们的关系,大家都捧着她,捧的她完全不知道天高地厚,更是不懂得人情世故。搞的她只认为自己说对的,也认为自己说最聪明的。所以她都把别人想的很可笑,其实在别人的眼里她也许才是最可笑的。跟着我们从来没有吃过什么苦,不知道外面的疾苦。她甚至自大到以为地球离了她就转不了。毫不掩饰的自己的喜恶,喜形于色,她不喜欢的,怎么样都不会喜欢。”

    “妈”沈易玲是越听越离谱,脸气的通红。

    沈母目光犀利地看着丁国栋道,“我虽然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会决定结婚,但是我觉得,你们的决定说轻率也轻率的太过火了。更何况,我不认为一个男人甘心与女人比自己强。”

    沈易玲梗着脖子气冲冲地说道,“妈,你觉得你很了解我吗我为什么要给那些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人好脸色,正是因为看清了那些人的真面目,所以才不愿意虚与委蛇。我更没有自大到地球离了我就不转了,我更不是你说的那么无知。”

    “你知道怎么做人家媳妇的吗你什么都不会,你能做得到吗”沈母言辞犀利地说道。

    “我知道,我又不是笨蛋,什么阶段该做什么事情我清楚的知道。”沈易玲回望着她认真地说道。

    “知道该做什么事这是一辈子的事情,天天做、月月做、年年做。今天重复昨天,明天重复今天,未来重复明天,你的热度能维持几分钟。结婚不是过家家。”沈母双眸一瞬不瞬的凝视着他们两人。

    “你怎么知道我做不到。”沈易玲冲口而出道。

    “你是我的女儿我怎么会不知道。”沈母说道。

    “最不了解我的就是你,你们每天都在忙着工作,你怎么了解我,你凭什么断定我行不行。”沈易玲瞪着眼睛看着他们道。

    “你说什么”沈父不敢置信地看着如刺猬般的闺女。

    “易玲,你怎么了”丁国栋看着突然失去理智的沈易玲叫道。

    “你们根本就不了解嘛我以前想上艇可你们拒绝了。我现在想结婚,你们为什么反对,我一点儿也不觉的婚后生活会枯燥乏味,洗衣服、做饭、打扫房子,本来生活就是这么过,即便我单身也得天天做啊相反我觉的那是很美的,热情的为自己所喜欢的人做这一切,有什么不好我想轰轰烈烈,可现实不允许,我就想一份安稳的生活,尽心尽力的侍奉老人,对丈夫是个贤内助,培养合格的革命接班人,把我的小家治理的妥妥当当的,不是美好的吗校长大人不是倡导着女人回归家庭吗”

    “呃这个”沈父无言以对。

    “社会上精简工人的时候女人可是排在第一位的。我可是相应上级政策的。”沈易玲嘴皮子利索地说道。

    “真是伶牙俐齿。”沈母没好气的说道。

    “我受够了每天无禁止的等待。”沈易玲一句话勾起了沈母的愧疚之心。

    丁国栋扯扯她的衣袖,沈易玲气的满脸通红的看着他气呼呼地说道,“干什么”

    “他们怎么会不了解你对世界上的父母来说,没什么事情能够取代孩子的,她心里的痛,不比你的少。对于能为你能付出生命的母亲,你这样不太好吧”丁国栋垂着头,低声说道,“快跟你母亲道歉。”

    “我说的是事实,我又没有指责她,是她自己多想了。”沈易玲小声地辩解道。

    “这样不好,你说晚辈,哪儿能对长辈这么说话。”丁国栋板着脸看着她道。

    “我们一直这样说话来着。”沈易玲咕哝着嘴道。

    “算了”沈母轻轻摆了下手说道。

    丁国栋抬头看着他们一本正经地说道,“她心里知道她错了,易玲她做错了事情,我替她向您道歉。”微微欠了下身。

    沈母所说的那些话与其是对易玲说的,不如说是说给他听的,丁国栋很明白。

    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是如此的关心着自己的孩子。

    沈母和沈父两人相视一眼,四目相对,这孩子教养真的很好他的声音如清风拂过海面,让人听了非常舒服。

    “我说的一点儿都没夸张,我自己个闺女我知道,你到底喜欢她什么”沈母惊讶道。

    丁国栋正襟危坐,手放在了膝盖上,正色地说道,“您担心她会不适合婚姻生活,这很显然,从第一天认识她开始我就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她不是被困在家里的金丝鸟,她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作为母亲,当然希望女儿嫁的好,婚前与婚后的生活没有太多的变化。我有充分的心里准备,我们会找到一个适合两人生活相处的方式的。”目光看向身旁的沈易玲道,“她是因为担心你才这么说的,你应该向她道歉。”

    沈易玲扁着嘴委屈道,“知道啦”抬眼看着沈母道,“对不起啦,我刚才不应该那么说话。”

    沈母眼底闪过一丝意外,这还是他们家那个泼猴吗在他的面前如此的乖巧听话,这让他么这些做父母的可真是心酸不已。

    “至于说喜欢易玲什么我可以回答您二位。”丁国栋一脸认真的说道,“我喜欢易玲,虽然她不会像您说的洗衣服、做饭、带孩子可她仍然是我唯一真心想跟她度过一生的人,也是我想照顾以及保护一辈子的人。易玲男人般的性格我从来不觉的他是缺陷,相反我很我喜欢,她为人大气,善良、诚实、聪明,我很多地方能力都不够,比如在眼界相比于易玲反而小家子气。在格局方面更是如此,这些她都会扶持我,照顾我。”目光静静地注视着他们道,“别的事情我无法向您二位保证,但我可以答应你们,我我这一生,都会真诚的对易玲。”

    很朴实平淡,却说最最戳中人心最柔软的地方。

    沈易玲闻言脸红扑朴的,双眸闪闪发光,那嘴都咧到耳朵根儿了,微微扬起下巴,得意地看着自己的父母。

    这就是我选中的男人

    “双职工家庭,家务活是谁有时间谁做,虽然我不会做饭,可洗衣服、打扫房间、洗碗筷我会啊我才没有像妈说的那样一无是处。”沈易玲娇嗔道,声音轻快,透着小女人的娇态。

    沈父看着宝贝闺女身上不自觉流露出来的女人味儿,这不就是他们长久所期盼的吗他就知道已无力挽回了。

    “你的家里人知道我们玲儿吗”沈父突然问道。

    “还不知道,得到你们的允许,我才会向家里人说。”丁国栋赶紧回道。

    “你们家不会介意玲儿的年龄大吧乡下地方普遍结婚早”沈母担心道。

    “不会我家里人不会介意她的年纪,我们俩同岁,年纪也不是很大。”丁国栋立马说道。

    “本来还想着让你留下来吃顿便饭的,可是上面下来检查,我们现在就得走,你们自便吧”沈父看着他们略微遗憾地说道。

    丁国栋一进门就纳闷怎么在家里还穿的这么正式,原来是事出有因。

    “没关系,我知道您二位很忙,能抽出时间,是我叨扰了。”丁国栋不好意思地说道。

    “国栋把你和玲儿的事情向你家里交代了,在约时间和你们家的长辈见面吧”沈父看着他们两个说道,目光转向自己的闺女道,“你可以打结婚报告了。”

    “好”沈易玲欣然应允道。

    “那我们走了。”沈父和沈母穿上大衣一起出了家门。

    “你们慢走。”丁国栋将他们送到了门外。

    “你先进去。”沈易玲看着丁国栋说道,自己却追着沈家二老出了门。

    丁国栋一脸的懊恼,自己刚才表现不佳,在玄关处走来走去,团团的转。

    沈易玲穿过萧瑟的院子,追到了吉普车外,“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沈母打开车门随口说道。

    “你们喜不喜欢他。”沈易玲紧张地问道。

    “他看起来呆呆笨笨的。”沈父抬眼看着她道。

    “总比自作聪明、油嘴滑舌的好。”沈易玲立马说道。

    “可他那个样子,怎么在外面做事,怎么和人家相处啊”沈父不由得担心道,“我真担心,他被卖了还替别人数钱,你确定是他吗要不要在考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