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气死人!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混账家伙沈易玲闻言气的这太阳穴直跳,“娘的,姑奶奶我什么时候受过这种鸟气,如果看在你对国栋维护之意,姑奶奶让你好看。”

    战常胜闻言一脸嫌恶地看着她道,“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我大舅子知道你的真面目吗男人讲粗话,已经够让人侧目了,一个女人也”摇头道,“实在太难看了。”

    “国栋知道我的真面目,他曾经称呼我活土匪。”沈易玲得意地看着他道,“可他还是喜欢我。”冷哼一声,气死你“不过我决定改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很怀疑你能改的了。”战常胜一撇嘴怀疑地看着她道。

    “那就拭目以待。”沈易玲接着又缓口气道,“你都说是校长千金了,就像是恼人的苍蝇盯着肉似的。国栋昨儿才知道我是谁”郑重地说道,“我现在清楚的告诉你我喜欢丁国栋,就这么简单。”

    “你该不会因为我大舅子很老实,结婚了以后会照着你的意思过日子,才嫁给他的吧”战常胜扫了她一眼说道。

    “你你怎么会说这种话”沈易玲讶异地看着他道。

    “你很强势,这我知道。”战常胜毫不客气地说道,“强势的人通常控制欲也很强,结婚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我大舅子虽然出身农村,但却是个有教养的人,也是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没见过什么世面,所以你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你站绝对的主导地位。”

    “我们两个真的说的是同一个人,国栋他自己很有主张的,是我追的他耶他起先根本就不鸟我的,甚至是我如洪水猛兽的。”沈易玲看着他认真地又道,“他是单纯、老实,可他不是笨蛋,也不代表没有心计。”

    战常胜闻言笑了,一张冷脸如冰雪消融般,想不到是他追的大舅子,还真让人意外,不过以她的性格,说不定会认为是理所当然。

    “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想说我是个女人,追男人很难看是不是,没有女人该有的矜持。”沈易玲眼神犀利地看着他道,“男女平等,我为什么不能追他,好男人,值得的。”

    战常胜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喜欢自己的大舅子,而自己的大舅子还给她送饭,可见两人是两情相悦,自己就不做那棒打鸳鸯之人了。

    “把这些书登记一下吧”战常胜直接转移话题道。

    “谢谢”沈易玲闻言高兴地说道,噘着嘴冷冷地说道,“真不知道,我家小姑子怎么忍受得了你的性格。还是我家国栋如水一般纯净可爱。”

    战常胜闻言嘴角直抽抽,“这么快就担当起长嫂的角色了。”

    “是啊长嫂如母,我以后会灌输妇女能顶半边天的思想,让小姑子造你的反。”沈易玲咬牙切齿地看着他道,居然敢威胁她,“我是睚眦必报的小人。”

    战常胜看着幼稚的她,“那我也会坚决阻挡大舅子成为你的保姆。”敢在他的面前大放厥词,声音微凉地说道,“还没嫁给大舅子呢”言外之意,事情还有变数呢

    “卑鄙”沈易玲从牙齿缝里挤出两个字道。

    “彼此、彼此。”战常胜凉凉地说道。

    沈易玲立马变脸谄媚地说道,“小姑父,我以后会非常爱护小姑子的。”

    “算你机灵。”战常胜转身道,“我再去找几本书。”

    战常胜晨练回来,发现图书馆开着灯,就立马跑了过来,生怕书被人给借走了。

    战常胜抱着书出了图书馆,在家门口被人给拦着了,临时有事,被抽调走了。

    战常胜站在窗户外,喊着丁海杏将手里的书拿回屋里,叮嘱了一声,“我有事,今儿一天不在家,估计晚上才回来。”

    “知道了,你去忙吧”丁海杏抱着书转身回了家。

    战常胜走的急,也没来得及告诉杏儿,大舅子有对象了,看样子很快就结婚了。

    aaaaaa

    好容易挨到的下班,沈易玲就提着洗干净的饭盒去了家里,等丁国栋回来。

    大约五点多丁国栋骑着车子回来了,匆匆的跑进屋内,看着沈易玲道,“第一次拜访,我用买礼物吗”

    “不用,也没时间了,约好的六点不能迟到了。”沈易玲看着他赶紧说道,催促道,“我们现在就走。”

    “那我需要换什么衣服吗”丁国栋看着自己身上的军大衣,里面是上班穿的制服劳动布做的工作服。

    “不用,不用,这才彰显劳动人民的本色吗”沈易玲摆手道,拉着他就向外走。

    两人一路骑着自行车进了学校,五点五十,站在了沈家的两层小洋楼外。

    丁国栋看着红砖青瓦的小洋楼,直观的感受,让他清楚的意识到了两家的差距。

    本来就很紧张的丁国栋,越发的紧张了,更不禁生出了退缩之意。

    站在门外,沈易玲看着他询问道,“准备好了吗”

    “是”丁国栋细若蚊声地应道。

    “你干嘛声音那么小。”沈易玲拉着他的手道,“别担心有我呢”抬起手腕看了下表道,“我们进去吧”就这么拉着丁国栋,推门走了进去。

    “我们没有迟到吧”沈易玲拉着他进了客厅,站在沙发三米开外的地方。

    沈母和沈父都在,并排坐在长沙发上。夫妻二人犀利的眼神上下打量着丁国栋。

    小伙子相貌堂堂,非常英俊的一张脸,一双清澈如水的双眸,此时写满了紧张与不安。难怪他家闺女说不会看错了人,能让人一眼给看穿了,什么表情都写在脸上了,却是看不错,可这人也太单纯了吧

    能适合自己的闺女目光看向了沈易玲,这就是你千挑万选的男人。

    沈易玲看着他们微微扬起下巴,一副这就是我喜欢的人。

    与家里刚毅血性的男儿不同,眼前的男人给人一副很温暖的感觉,房间内柔和的灯光洒落在他的身上,衬的他玉树临风、温温如玉。

    沈家二老,看着嘴角露出一抹春风般的温暖笑意,与自己跟泼猴一般的闺女相比,更加的文静。既没有谄媚讨好,也没有怯懦到畏畏缩缩,相反是一个很宁静的人,平和而静好。

    难怪自家闺女在他身边这么的安静,单单就这么看着近看着舒心,远观则心旷神怡。

    丁国栋心里紧张的砰砰直跳,如沈易玲所说,眼前的二老久在领导之位,这身上自然而然带着一股气势,当然不是盛气凌人高人一等的气势,是很威严不容易亲近的样子。

    沈易玲看着自己的父母那一脸严肃的样子,瞪着他们,干什么呢不是说过不许给他压力的。

    “来了”沈母笑着指着长沙发道,“坐”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丁国栋。”丁国栋弯腰鞠躬道,声音有些发紧,不过还好没有说错话。

    “不是叫你坐了。”沈父黑着脸说道。

    “咳咳”沈易玲握拳轻咳两声,警告地看着他们。

    “坐下说话”沈父装腔作势地说道。

    “是”丁国栋直起身子应了一声道。

    沈易玲则干脆地挽着丁国栋的胳膊,一起坐在了长沙发上,用行动给予他实际的支持

    真是成何体统,看着自家闺女的做派,老脸都让他给丢尽了。

    沈父看着眼前碍眼的男人,脸似乎更黑了一层,感叹一声女生外向。

    沈母则深吸一口气,做着心里建设,不气,不气,转过脸上下打量着丁国栋,开门见山直接地问道,“你要跟我家玲儿结婚。”

    “玲儿”丁国栋疑惑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紧张的结结巴巴地说道,“是请请您二位答应我们”

    沈易玲默默地握握他的手,给予他鼓励。

    丁国栋深吸一口气,流利地说道,“还有请您不要太客气。”

    “我听说你的事情还没有多久,你们要结婚似乎好像只是通知我们两人一般”沈母话里有话地说道。

    “我为什么只是通知你们,这原因,你们不知道吗”沈易玲看着他们龇牙道。

    这丫头上赶着不是买卖,太容易到手,男人是不会珍惜的,笨蛋,我怎么生了一这么笨的闺女。沈母气的火冒三丈。

    “我和玲儿他爸还没有准备好,还没有实际的感觉。”沈母平静地看着他淡淡地说道。

    “我有感觉就好了,是我嫁人哎”沈易玲嘟着嘴不满地说道。这说好不给压力的,怎么上来就给人家个下马威,脸黑黑的,一副老子不爽,很生气。

    沈易玲摸着他的手心里汗津津的,“你们什么意思如果不想见面的话,就不要见了。见家长本来就很紧张了,你还说这种话。你看他紧张的”

    “我只是实话实说,我确实没有准备好,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人家的丈母娘。”沈母没好气地瞪着拆台的女儿道。

    “那请问,你需要多长时间准备,我们不着急的。”沈易玲直白的问道,言语中弄弄的威胁。

    沈母被噎了个半死,转移话题道,“我能问一下,你喜欢我女儿什么除了一张漂亮的脸蛋儿,她一无是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