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1章 先过了我这一关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国栋一大早,早早的起来,昨儿答应给她送饭的,所以做了两人份的瑶柱鲜虾小米粥。

    瑶柱俗称干贝,被杏儿处理后晒干了,保存到了现在。瑶柱其因味道鲜美被列作“海八珍”之一,素有“海鲜极品“的美誉。

    做好饭,将粥盛到了饭盒里,夹些小菜,用厚厚的棉布包好了,放在草编的篮子里,拿上馏好的馒头装在干净的布袋里放在车筐里推着车就出了家门。

    迎着早晨冰冷的空气,披星戴月的一路骑行到了学校,出示证件后,进了学校,走到图书馆下,丁国栋讶异地看着上面居然开着灯。

    似乎是感觉楼下那专注的目光,沈易玲打开了窗户,朝他招招手道,“上来。”

    丁国栋提着东西踩着木质楼梯嘎吱嘎吱蹭蹭上了二楼。

    丁国栋推开大门走进来看着眼前的她道,“你怎么来这么早。”

    “跟人家换了一个班。”沈易玲随口说道,低头看着他手中的东西吸吸鼻子道,“你还真给我送饭来了。”

    “答应给你做的,怎么会食言。”丁国栋走过来将篮子放在了前台的桌子上。

    “来来,进来,隔着桌子不好说话。”沈易玲掀开木板道。

    “我进去不合适吧”丁国栋不太自在地说道。

    “那简单”沈易玲提着篮子直接走到了大大的书桌前,“做了什么好吃的。”

    丁国栋伸手拉开两张椅子,两人并排坐了下来道,“海鲜粥,昨儿你不是夸来着。”

    沈易玲将篮子里的饭菜都端了出来,解开厚厚的棉布,“嗯闻着就馋人。”打开饭盒道,“一点儿也没撒,水平不错嘛”看着他夸道。

    “快吃,凉了味道就不好了。”丁国栋嘴角噙着笑意轻声说道。

    沈易玲抄起筷子,侧头看着他道,“你呢”

    “饭盒太小,我只带了一份,你吃吧一会儿我回去吃。”丁国栋努努嘴,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道。

    “你这样我怎么吃的下去。”沈易玲不好意思道,起身道,“我这里有筷子我去拿,我们一起吃。”

    “我吃了你就不够吃了。”丁国栋看着她微微一笑道,“你我就别再让来让去了,赶紧吃。”伸手拍拍她的脑袋道,“乖听话。”

    “那好吧其实我也不舍得分给你。”沈易玲嘿嘿一笑道。

    沈易玲唏哩呼噜的将饭菜吃了个精光,速度快的让丁国栋咂舌。

    沈易玲好像意识到自己吃饭的速度令人侧目,歪着脑袋羞赧地看着他说道,“我是不会吃的太快了。”

    “是有点儿快,不过看你吃饭会觉的特别的香。”丁国栋单手托腮温柔地看着她道。

    “在家和哥哥们抢饭抢的多了,训练出来的速度。”沈易玲专业让哥哥们背锅道。

    和丁国栋吃饭的时候,边吃边聊,速度自然提不上来,所以察觉不到,只有自己了,不说话,就是平常的速度了。

    沈易玲放下筷子推开空碗,侧身看着他道,“我已经和父母约好了今天傍晚六点见面,可以吧”一手搭在桌子上,一手搭在椅子的椅背上。

    “这么快”丁国栋有些紧张地说道。

    “怎么害怕了”沈易玲看着他担心道。

    “我想没有一个男人蹬岳父的家门不会紧张的。”丁国栋攥紧拳头,声音紧巴巴地说道。

    “我爸妈可能会让你觉得有些距离,不容易亲近。”沈易玲小心翼翼地说道,“你也知道,领导做惯了,喜欢把工作上的那一套也带到家里来。”

    “我知道,即便不是领导,我要娶走人家的掌上明珠,能给我好脸色才怪呢”丁国栋笑着说道,非常的理解,想当初杏儿没通知他们就嫁了,他恨不得揍一顿那个拐走杏儿的小子一顿。

    “你不用害怕他们的气势,没什么好怕的,知道吗”沈易玲双眸鼓励地看着他道。

    “可是”丁国栋眼神游移道,“再怎么说我还是会害怕,怎么可能不怕呢”双重身份,单独一个身份就把他给压趴下了。

    “别担心,别紧张,也别害怕,尽量放轻松,有我呢你要对自己有信心,一点儿都不用害怕。”沈易玲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我会保护你的。”

    “别别,你可千万别向着我说话,你越向着我,他们就越刁难我。”丁国栋赶紧说道。

    “放心他们不敢的,他们如果敢刁难你,我就不理他们了。”沈易玲蛮横地说道。

    “他们是你的父母,你怎么能这么和父母说话,太没大没小了。”丁国栋不悦地说道,“不管出于什么,他们的出发点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应该很爽快地接受你吗”沈易玲随即就道。

    “我和他们还是陌生人,日久才能见人心,考察我是很应该的。”丁国栋摇头轻笑道,打起精神来道,“被你这么鼓励与打气,我会好好表现的。”

    “好了,下午下了班我在家等你。”沈易玲看没忘了,校长大人可是说了过时不候的。

    “我知道路,不用来接我吧”丁国栋囧囧地说道。

    “你知道家怎么走吗”沈易玲挑眉问道。

    一句话将他的嘴给堵住了。

    “那好吧”丁国栋从兜里掏出钥匙从铁圈上转下来一把钥匙递给她道,“外面冷,进屋等。”

    “嗯”沈易玲点点头道,“你快走吧上班该迟到了。”指着桌子上的空饭盒道,“我洗了下午带过去。”

    “嗯”丁国栋起身道,“我走了。”

    沈易玲站起来道,“等一下。”

    “还有事”丁国栋看着她问道。

    沈易玲靠近他垫着脚,在他唇上啵了一下道,“走吧”

    丁国栋手轻轻碰触自己的嘴唇,晕乎乎的出了图书馆,一脸的傻笑。

    推上自行车正准备离开的丁国栋撞见了熟人。

    “大舅子你怎么在这儿”战常胜惊讶的看着丁国栋道。

    丁国栋眼底闪过一丝慌乱,随即镇静下来坦白道,“我来给对象送饭的。”

    自认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战常胜一脸震惊地说道,“对象”

    “具体的晚上告诉你们,我得走了。”丁国栋蹬着自行车就走了。

    “等一下,等一下。”战常胜提高声音道,“你对象是谁”

    “在图书馆里。”空气中只留下丁国栋这五个字。

    战常胜回身抬眼看着图书馆,对象就在这里,抱着书大跨步的上了二楼。

    沈易玲收拾好碗筷正准备去洗一下,看见人进来,惊讶道,“战教官”看着他手中的书道,“来还书啊”

    “嗯这些书看完了,顺便在借阅一些。”战常胜随口说道,眼睛却盯着她手中的非常眼熟的饭盒,“不好意思,沈同志问一下,这个饭盒是我大舅子的吗”

    沈易玲一双桃花眼微微流转,一瞬不瞬地看着他道,“你来的时候没看见国栋吗”

    “大舅子说给对象送饭的。”战常胜睁大眼睛看着她道,“那个对象该不会说你吧”

    “是我。”沈易玲坦然地看着他道。

    战常胜闻言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原本深邃幽暗的双眸,此时视线锋利如被鲜血淬炼过一般,径直朝她射去。

    沈易玲头一次感觉到纯粹的气势威压,只是简单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就让她的心脏骤停了。

    说起来这是沈易玲头一次感受到上过战场的军人的气势。

    当然她的哥哥们不算,虽然也上过战场可是在家里可从来没在她的面前流露出杀气腾腾的一面。

    果然自己与真正的军人差距很大,眼中不自觉地带着一丝羡慕。

    战常胜眼底划过一抹欣赏,一个女人能抵挡住自己的气势,不愧是校长大人的女儿。

    战常胜知道自己气场全开,一个当兵的大男人都难以抵挡,而她如此的神色如常,甚至还神游天外。

    战常胜异常平静地看着她冷冷地开口道,“校长千金,如果想找人玩儿那种无聊的感情把戏的话,想来是找错人了。我不希望单纯的大舅子受到伤害。”

    沈易玲闻言炸了毛,秀眉倒立道,“我是玩弄别人的感情的骗子吗不以结婚为目的恋爱,都是耍流氓,我看起来想女流氓吗”她气愤地伸手指着他道,“我告诉你战教官,不要以为校长大人稀罕你,就破坏我和国栋的感情,我们打算结婚,今儿傍晚,我就带着国栋见家长,顺利的话我们年龄不小了,尽快结婚。”

    “哦”战常胜闲闲的看着在他面前蹦跶的女人道。

    “你什么哦的一声什么意思”沈易玲紧皱着眉头道。

    “你的风评我知道,校长大人家令人头痛的千金,生错了性别。现在是因为我大舅子老实、单纯好欺负才决定嫁他的吗”战常胜以极其挑剔的眼光看着她道,想嫁给我大舅子,先过了我这一关。

    沈易玲错愕地看着他道,“你还真是直接”

    战常胜双手环胸看着她,声音冰冷道,“说吧我洗耳恭听,相信校长千金要嫁人的话,有的是男人上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