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0章 女生外向

作品:《六零俏军媳

    沈易玲如风一样骑着自行车回了家,一身寒气的走进了家门。

    “玲儿回来了,干什么去了这么晚,吃了吗”沈母看见她关心地问道。

    沈易玲看着沈母耐心地解释道,“和他一起吃的,吃完饭我们去看电影了,女篮五号。”

    “去外面吃的,他那点儿工资,养的起你吗”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沈父阴阳怪气地说道,“为了追你,还真是下了血本了。”

    “校长大人,胡说什么我们在他家里吃的饭,清粥小菜,才没有你说的那么奢侈浪费的。”沈易玲皱着眉头坐在了长沙发上。

    本来沈易玲不想说什么可看到父父亲的态度,打抱不平道,“他从头到尾根本就不知道我是谁的女儿,一直以为我是图书馆的管理员。人家不是看上校长大人你的权利,从未想过从我身上,捞什么好处。”

    “都是你说的,真假谁知道啊装的跟真的是的。全校谁不知道我女儿是谁”沈父很明显不相信道。

    沈易玲胸中的火气腾的一下就上来了,“他是今年开春才来上班的,平时都不到学校,哪里会知道我。你当你女儿是什么公主啊全天下都知道我的大名。”

    “你这孩子胡说什么找死啊那俩字是能说吗”沈母捶着她的肩头道。

    “只是比喻啦夸张了点儿,不用那么小心翼翼吗”沈易玲揉揉自己的肩头道,小声地嘀咕道,“不就是公主俩字吗”

    “你还说,口无遮拦的,不知道祸从口出啊”沈母瞪着眼睛瞪着她道。

    “这不是在家里吗”沈易玲扁着嘴一脸委屈地说道。

    “在家里漏瓢,出去了就不漏了,这别人不知道,你跟着我们看的还少啊在家里说说就没事了,不知道隔墙有耳啊”沈母狠着心严厉地斥责道。

    沈父静默不语,他知道这是为孩子好。

    “知道了”沈易玲虚心地说道。

    “说了这么多,你什么时候把人给带来啊”沈母温和地看着她道。

    “看你们的时间吧”沈易玲看着他们道。

    “明天傍晚吧六点吧”沈母看向老伴儿道,“她爸,可以吧”

    “嗯”沈父点了点头道。

    “那说定了,明天下去六点。”沈易玲神采飞扬地说道。

    “他就那么好”沈父心里不是滋味儿道,女儿在男孩子气,那也是自己的闺女,看着她现在一心扑在另一个男人身上,这心里真不是滋味。

    “他很好,非常的好。”沈易玲毫不吝啬地说道,眼里流露出醉人的温柔道,“他又不是城里的浪荡之人,工人最光荣不是吗这可是现在的政治宣传。他现在的工资完全可以养家糊口,他可以完完全全的陪着我和未来的孩子,不用担心他错过孩子的出生与成长。”

    “你不知道远了香,近了臭吗一天二十四小时,黏糊在一起,迟早两看相厌。”沈父忍不住泼冷水道。

    “我才不会呢跟他过一辈子,我才不会厌烦,你们不知道他有多可爱,就这么相互疼惜的过完这一生那就好了。我没有更大的欲望。”沈易玲温柔的一笑道,看着他们表达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啧啧牙都被她给酸倒了。沈父砸吧着嘴在心里嘀咕着。

    “他家里的情况你知道吗”沈父斜眼看着她闲闲地问道。

    “父母在乡下,有一个弟弟上大学了,有一个妹妹嫁人了。”沈易玲简单地说道。

    沈母闻言眼前一亮道,“那这么说来,是自己的房子吗”

    “妈你别那么市侩好不好。”沈易玲皱着眉头说道。

    “什么叫市侩,这是很正常的想法,难不成你们睡大马路啊结婚过日子总要考虑现实的问题。”沈母振振有词地说道。

    沈母继续唠叨道,“那这么看来负担不太重,能培养出大学生看来,这父母明事理,有远见的。”

    “嗯”沈父鼻音轻哼了一声。

    “怎么样这家世上无论如何是出于上升期。”沈易玲得意的眉飞色舞道。

    沈父看着她那嚣张的样子,忍不住说道,“你是因为我们有幸参加革命,南征北战,托我们的服才没有吃过苦,才有口饭吃,你去外面看看那过的叫什么日子。”

    “是是是,我非常感激革命先辈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现在的和平、安宁的生活。”沈易玲由衷地说道,“我也想像你们一样征战沙场,哪里还会让瘪三在咱家门口晃荡,第一个打到新德里,会让你们以我为荣的。可是你们拦着我的,不是我不想去。”一脸郁闷的说道,“谁让你们把我生错性别了呢只好照着你们的意愿生活了,结婚,在家里相夫教子。”语气毫不哀怨。

    得这父女俩又为这个事呛呛起来,赶紧道,“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我们在六点在家等着他。”

    “希望他准时,不然的话我可不等人的。”沈父不甘心的说道。

    沈易玲闻言不满地说道,“是校长大人,我们会准时来的,决不会迟到的。”接着又提出要求道,“希望你们不要摆出高高在上的样子,或者不满意的样子,不然的话,我们掉头就走。”

    “你这丫头”沈父气的哆嗦着手指指着她道。

    “我怎么了,这臭丫头,也是你们生的,你们教的。”沈易玲没大没小地说道。

    沈母推着她道,“走走走,赶紧上去睡觉去。”直接将她给推走了,在留下来,少不了又是唇枪舌剑。

    沈母看着她蹬蹬上楼了,才回来劝老的,“你就别气了。”

    “你看那丫头什么态度。”沈父气的胸脯上下剧烈的起伏。

    “还不是被我们给惯得没大没小的。”沈母走过来坐在他的身旁道,轻笑道,“没听过儿女是债吗就当还债了。”

    “你倒是会自我安慰,我都快被她给气的说不出话来了。”沈父气的吹胡子瞪眼睛道。

    “孩子们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怎么可能还像三岁孩子似的听话呢”沈母感慨道,“等吃了苦头就知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了。”

    “可那代价都太大了。”沈父极其郁闷地说道,“咱家姑娘平时也不去校办工厂,怎么和人家认识的啊”

    “缘分啊缘分。”沈母苦笑一声道,微微摇头道,“她现在自我感觉良好着呢不过能让女儿有女人化的倾向,我倒是高看他一眼。”

    “感情冲昏了她的头脑,一时脑热而已,有道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不知道是不是三分钟热度。”沈父冷硬地说道。

    唉声叹气道,“怎么是个普通工人呢和我给她找的男人相比,太差了。这笨丫头气死我了,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跟咱们作对,才找这么一个人呢”

    “胡说什么那丫头不会的,那眼神、神态做不了假,她喜欢人家。”沈母更担心的才是这点,女人爱的太多,受伤的怎么办如果那个男人没有她形容的那么好怎么办

    “我宁愿她上前线打仗,也不愿意她受情殇。”沈母生气的瞪着他道。

    “这你可别怪我,是你一哭二闹三上吊将她给留下来的。”沈父大呼冤枉道。

    “是谁说的,打仗是男人的事。”沈母立马说道。

    “那是谁说的,咱家已经失去一个儿子,就这一个宝贝闺女”沈父声音越来越小,提及牺牲的儿子,声音微微颤抖着。

    “现在怎么办”沈母唉声叹气道。

    “先看看人再说吧”沈父咬着牙说道,“怎么找那种人呢”

    “听玲儿说的,人还不错,为人老实善良,家里人口简单,也不说差的没法看。”沈母赶紧宽慰他道,也说宽慰自己。

    “只有这么自我安慰了。”沈父轻叹一声说道,“咱们也别生闷气了,生气只会伤的自己的身体,那丫头也不会心疼我们一下。”

    “知道了。”沈母点头道。

    “对了,他们如果真的成了,我可丑话说在前头,我是不会因为他是我的女婿就调动他的工作岗位的。”沈父有言在先道。

    “这是当然,怎么能让你利用职务之便徇私牟利呢”沈母立即说道,“这点儿党性原则我还是有的,我什么时候谋过私利。”

    “我说怕你到时候觉得对不起女儿,看她过得苦哈哈的,就想方设法的给他们找出路。”沈父狠心地说道,突然想起来又道,“对了也不能背地里贴补她啊”

    “知道了。”沈母没好气地说道,“你也记住今儿说的话,别我忍住了,你没忍住。”

    “这点儿你放心,我绝对忍的住。”沈父硬气地说道,眯起眼睛道,“我们严防死守,看他什么时候能露出狐狸尾巴。”

    “你是说他”沈母黑眸轻闪了下道,忽然又摇头道,“不会的,咱闺女的眼光没那么差。”

    “被感情冲昏头脑,什么蠢事都干的出来。”沈父看着她道,“这么多年了,咱俩啥事没见过。”

    “别胡思乱想了,明天见了人,用你的火眼金睛,看看女儿这回找的人如何”沈母拍拍他的手说道,“如果差不多就算了,如果是别有居心的,拼着那丫头在家里做老姑娘也不能她嫁。”

    夫妻二人达成一致,沈父起身道,“我去书房。”

    沈母倒是有很想问,可是人不在跟前,想问也问不了,起身干自己的事情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