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7章 甜蜜的傻笑

作品:《六零俏军媳

    “才不呢在我眼里,你很特别,绝对的不平凡。”沈易玲立马瞪大双眼反驳道。

    丁国栋看着固执她,如此的维护自己,虽然心里是甜滋滋的美的冒泡,可是现实摆着呢“现在怎么办”

    “很简单,打消耗战,打持久战喽”沈易玲态度轻松地很,一点儿都不怕。

    “他们觉得你很普通,那只是凡人眼中的凡人世界,你别放在心上,我知道你的好就成了。”突然沈易玲抓着他的双手道,“你可不许打退堂鼓啊一定要接住了他们的糖衣炮弹和威逼利诱。”

    丁国栋好笑地摇头道,“看你说的也太夸张了吧威逼利诱”

    “现成的小辫子,你的工作,要不从此平步青云,要不被打落尘埃,精简下放”沈易玲拍着胸脯道,“不过你也别怕,有我呢他们不敢动你。”

    “我是男人耶哪能让你保护呢我会真诚的请求他们把你嫁给我的。”丁国栋无比认真地说道。

    沈易玲偷偷的松了口气,“总算把心里的大石头给除去了。”

    “你这么担心我被吓跑啊”丁国栋好笑地看着他道。

    “是啊把你吓跑了我怎么办好不容易逮到你这个好男人。”沈易玲笑嘻嘻地如土匪似的说道。

    丁国栋好笑地摇头,嘴角微翘,一脸温柔地看着她。

    心中的大石放下,沈易玲她热切地又道,“我们去野餐吧上一次不欢而散,我很是遗憾。”突然又大叫道,“你放心不会再买那些你所谓的奢侈品。”

    丁国栋闻言哭笑不得看着她,指着窗外呼啸的北风轻笑道,“这样的天气去野餐,不冷吗你想加料吗”

    “加什么料”沈易玲不明白道。

    “吃一嘴尘土、沙子。”丁国栋好心地解释道。

    “啊那我们去看电影好了。”沈易玲想起节俭地他,连忙又道,“学校发的团体票,不掏钱的。”

    “喂我没那么抠门吧我只是钱要用到刀刃上,要未雨绸缪,总得以防万一吧”丁国栋抿了抿唇道,“毕竟世事难料。”

    “知道,知道。”沈易玲轻笑道,“我们野餐吃馒头夹咸菜。”想着那场景就笑了。

    “可以肉夹馍。”丁国栋笑呵呵地说道。

    “那说好了,晚上去看电影。”沈易玲看着他说道,“不许说不去,女篮五号是彩色的电影。”

    “好好,我去。”丁国栋宠溺地看着她道,看着窗外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得赶紧上班去吧”

    两人穿上大衣,戴上帽子与手套,出了家门。

    此时朝阳升起,迎面升起一轮红日,洒下的道道金光,就像条条金鞭,驱赶着飞云流雾。

    两人一脸的笑容追逐着,嬉闹着,银铃般与醇厚的笑声交织在一起。

    两人明明什么都没做,可一颦一笑中,真是羡煞旁人。

    “我到了。”沈易玲看着依依不舍道。

    “快走吧上班就要迟到了。”丁国栋催促道,看着她那小眼神,无奈地笑了笑道,“晚上还见面呢”

    “哦”沈易玲瞪着自行车离开,直到学校门口才停了下来,丁国栋见状,看着她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样子。

    而沈易玲目送着丁国栋消失在眼前,才转身进了校园,满脸笑容,脚步轻快,嘴里还哼着欢快的歌曲。

    丁国栋这心里说不出的高兴,一脸的傻笑。

    “啧啧”高文山追了上来,砸吧着调侃道,“这嘴乐的都快咧到耳朵根儿了。”

    “文山大哥。”丁国栋一歪头看着他道。

    “果然是小年轻,你们俩可真是腻歪了一路。”高文山挤眉弄眼地说道,“看的我真是眼疼。”接着又打趣道,“我说国栋老弟你可真行啊居然和女军官处对象,真是佩服,不服不行。”

    不是大头兵,是女军官耶难怪我家水仙看不上。

    高文山提醒道,“不过你们俩从家里一起出来,不太好吧毕竟还没结婚呢有损人家女孩子的声誉。让不知情的人又该说三道四了。”

    “谢谢老哥,我知道,以后不会了。”丁国栋闻言收敛起脸上的笑容严肃地说道。

    高文山看着他这般郑重的样子,可见是真的喜欢人家,不然不会这般为人家考虑了。

    “什么时候喝你的喜酒啊”高文山转移话题道。

    “我们决定结婚了。”丁国栋飞快地看了他一眼道,“等定好了日子通知你。”

    “那恭喜了。”高文山笑着说道,“有需要你就说话,别的咱干不了,有一把子力气,搬搬抬抬的绝对行”

    “在这里先谢谢老哥了。”丁国栋笑着说道。

    一整天无论是丁国栋还是沈易玲都是一脸的傻笑。

    aaaaaa

    “我回来了。”战常胜裹着一身寒气进了家门,将军帽挂在了门口的挂钩上,然后又将军大衣挂了上去。

    丁海杏抱着儿子迎上去道,“沧溟,爸爸回来了。”

    “我们沧溟今儿在家乖不乖。”战常胜冷冰冰的手捏捏他的包子脸。

    冻得沧溟直缩脖子,还打了个哆嗦。

    “干嘛这么对我们沧溟,我乖着呢”丁海杏嗔怪地瞪了他一眼道。

    “呵呵”战常胜不自在地摸摸鼻子道。

    小沧溟被刺激的回复过来,眨眨忽溜溜的大眼睛朝战常胜展开双臂,求抱抱

    “不行,爸爸身上太冷,等一会儿在抱。”战常胜微微弯腰看着他说道。

    小沧溟听不懂爸爸在说这么,可是他清楚了感觉到爸爸没抱自己。

    以往自己的胳膊朝谁伸过去,他们可高兴了,都是迫不及待地抱着自己,生怕他反悔了。

    所以被爸爸拒绝的小沧溟扁着嘴一脸的委屈,看着可怜兮兮的,大眼睛还泛起了水雾。

    “哟哟这就委屈上了,爸爸不是不抱你,是身上太冷,一会儿再抱你。”丁海杏抱着小家伙一字一句地说道。

    战常胜每次看见丁海杏一本正经对着儿子说话,就好笑,有种对牛弹琴的感觉,跟儿子讲废话然而她却不知疲倦,乐此不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