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4章 你干脆说我贤良淑德好了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我会收敛的,改掉自己奢侈浪费的坏毛病。”沈易玲接着又道,“老爷子,我的工资高,还不是人家看你的面子给的。同龄人有我这么高的工资吗”

    “他不用孝敬父母啊还是你觉得嫁出去人,泼出去的水。你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沈父没好气地说道,“说实在话,那点儿工资够干啥”。

    “这点你不用担心,我们会孝顺你们的。”沈易玲好笑地看着自家老爹道。

    “孝顺我们是应该的。”沈父理所当然地说道,“白养你这么大。”说着语气严厉了起来,“说起来,你很离谱你知不知道,决定结婚了还不让我们知道对方是谁这样不懂礼貌,不识礼数。”

    “谁让你们前科累累的。”沈易玲直接不客气滴说道,“请你们干脆点儿,大大方方的接受好了,不要在扯那些有或者没有的。我已经二十五了,我的年纪已经可以决定自己的婚姻不是吗我会对自己的婚姻负责的。”

    “好了,不让我们见面,你现在总可以介绍一下吧不然怎么对上号。”沈母出来打圆场道。

    “他跟我同岁,生月比我小,在咱们学校下面的工厂工作。”沈易玲缓缓地说道。

    “什么就是年初开办的校办工厂。”沈父当场炸毛道,“你你你知道招工的人员构成吗”

    “知道,你不就是想说农村出来的。”沈易玲直接拆穿他道,“亏你还是从事教育工作,一视同仁不知道吗你也地地道道的农民出身,怎么脱胎换骨,才洗掉身上的泥腥味儿,就忘本了。”

    “臭丫头,胡说什么你什么时候见你老爸我看不起农村人了。”沈父神色严厉地说道,“我是担心你们有共同的语言和爱好吗他能跟得上你的思维吗不会是鸡同鸭讲,不是我说,你能习惯于他种种农村的陋习。”

    “老爷子,人家吃饭比我还斯文,没有你所说的那些不良的生活习惯,书读的比我多,相反是我听不懂他说什么尤其是四个字,四个字的成语。至于思维,一个读了那么多书的人,所欠缺的只是实践而已,他在书本上积累的经验可不比我差”沈易玲轻哼一声道,“他为人正直善良,又不是二婚头,他也没有任何一点儿是做父母的所不能接受的瑕疵。我真不懂为什么一定要先得到你的同意。”

    “是啊我该感谢你提前告知,不至于让我们手忙脚乱,不知所措。”沈父阴阳怪气地说道。

    “讲话不要那么怪声怪气的。”沈易玲看着他们道,“我并不是不尊重你们啊”

    “老伴儿,听听,咱家丫头非常尊敬咱们,尊敬到决定结婚了才告诉我们。”沈父冷冰冰闲闲地说道,“你确定你不是故意气我们才找一个这样的人。”

    “老爷子,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我就是在和你置气,也不会拿我的终身是幸福去给你怄气。”沈易玲看着他们认真地说道,“我要是怄气,我就一直不嫁,老死在家里,或者有人愿意嫁我的话,给你们找个老五媳妇儿。”

    沈易玲哀求地看着他们道,“他真的很棒等你们见了就知道了。”

    “行,想结就结吧过得好不好都是你自己的事情,我不管你了。”沈父举白旗投降道,随即又道,“好了,你什么时候把人给我们带来啊”

    “不出意外的明傍晚如何”沈易玲征求他们的意见道。

    “什么叫不出意外”沈父挑眉道,“难不成还有什么意外不成。”

    “很简单,意外就是称了你们的心,我不结婚了,继续做我的老姑娘。”沈易玲起身道,“我上楼了”蹬蹬跑到了楼上,“那个混蛋,还要我干巴巴的等一晚上。”

    aaaaaa

    第二天一早,沈易玲和人换了班,蹬着自行车就到了丁国栋的门外,“叮铃、叮铃”拨动起了自行车上的铃声。

    正准备吃早饭的丁国栋听见门外的动静,起身过来开门,待看见门外来者是谁惊讶道,“你怎么来这么早”

    “考虑了一晚上了,有结果了吗”沈易玲迫不及待地问道。

    “进来说吧”丁国栋看着她说道。

    沈易玲推着自行车走了进去,眼巴巴地瞅着他。

    “吃了吗”丁国栋看着她问道,“没吃的话,我做的多,过来吃些。”

    “没吃。”沈易玲去了厨房。

    “洗手的话,铁锅里是热水。”丁国栋提醒她道。

    “嗯”沈易玲用温水洗了洗手,进了卧室,炕桌上摆好了碗筷于是做到了他的对面,看着很让人有食欲。

    “干贝鲜虾粥。”丁国栋看着她说道。

    熬得金黄浓香粘稠的小米粥,小小的干贝,配着切碎的煮的红红的虾子,上面飘着青菜叶子与葱花,强烈的色差,勾着人是视线,刺激着味蕾。

    可惜再好的美食,她现在无心吃东西。

    一双桃花眼此时像小狗一样湿漉漉的眼神眼巴巴地瞅着丁国栋。

    面对着沈易玲深情乞求,丁国栋想要保持无动于衷的心境很难做到,也硬不起心肠拒绝,炕桌下攥紧的拳头松开,最终投降道,“真的想要结婚吗”

    “恩”沈易玲点点头道。

    “我能相信一个像你这般假小子,风风火火的人,会结婚,踏实的过平淡无味的婚姻生活。”丁国栋声音紧绷绷地说道,“万一只是兴致所起,今儿想结婚,明儿不想过了呢那怎么办”

    “怎么会呢”沈易玲郑重地说道,“我会对你负责到底”

    丁国栋闻言嘴角直抽抽,轻抚额头道,“我不明白你到底为什么选我,相信以你的条件,可选择性多的很。我只是从乡下刚刚进城的泥腿子,说句不客气的,浑身都是土腥味儿。没有背景,家境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我身上至今还背着债呢也不是什么特别有魅力的男人。”

    “我说过我是不会离婚的,如果离婚,我干嘛结婚啊”沈易玲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

    “谁说你没有魅力了,你知书达理,”

    丁国栋闻言五官纠结在了一起,“你干脆说我贤良淑德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