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2章 五体投地

作品:《六零俏军媳

    “吃了吗”丁国栋看着她随口问道。

    “没有。”沈易玲眼巴巴地看着他,可怜兮兮地说道。

    “什么”丁国栋起身道,“我去给你下饺子去。”

    “我不饿,别忙活了。”沈易玲叫住他道,随即又问道,“你哪来的饺子。”。

    “在妹夫家里包的多,拿回来些,本来晚上下着吃的。”丁国栋耿直地说道。

    “那我吃了,你晚上吃什么”沈易玲直白的问道。

    “我在做呗”丁国栋奇怪地看着她道,“怎么问这么笨的问题。”

    沈易玲闭了闭眼,突然为自己别扭,较真儿都不值当的,你在这边气的要死,他就跟没事人早就忘了,甚至还傻不呼呼的问,这些日子忙吗怎么都见不到你

    沈易玲轻扯嘴角,艳丽的脸上浮现一抹笑意,宛如那三月绽放艳丽的桃花一般,嫣然一笑道,“我要蘸蒜汁。”

    “行”丁国栋爽快的应道,话落抬脚离开去了厨房。

    看有什么要求直接提,拐弯抹角,这家伙听不出来。

    丁国栋出去给她下了一盘子饺子,大约有二十多个,端了进来,又将捣好的蒜汁从蒜臼里倒入碟子里,放在了炕桌上道,“赶紧吃吧”

    沈易玲夹着饺子,蘸着蒜汁,两口一个饺子,“嗯这饺子真好吃。”

    “够不够,不够的话还有。”丁国栋看着她面色柔和地说道。

    “够了,够了。”沈易玲摆摆手道。

    “你怎么没吃饭”丁国栋好奇地问道。

    “替人家班儿来着,去食堂已经是冷锅冷灶了。”沈易玲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那室友没给你留饺子啊”丁国栋面色不悦地说道。

    “我们早上吃的,不是为了不冻掉耳朵。”沈易玲轻笑道。

    她可没说谎,爸妈都不在家,人家有政治聚餐,可不是家里冷锅冷灶的。

    沈易玲三下五除二将一盘饺子吃下了肚,“现在才感觉活过来了。”

    “我去给你舀点儿饺子汤,原汤化原食。”丁国栋将盘子、碟子还有筷子都收走了,端大半碗饺子汤过来放在了炕桌上。

    此时屋里已经热乎乎了,又一盘饺子下肚,沈易玲脱掉了身上的藏青色的军大衣。

    沈易玲脸上闪过极轻快的笑意,看着他慵懒地说道,“还在考虑吗我们不结婚吗”她决定了正面突击。

    “你是认真的”丁国栋微微皱着眉头,沉吟了下道。

    “结婚乃人生大事,我当然认真了,难不成你以为我在开玩笑。”沈易玲收敛起脸上的笑容正色道,“我们结婚吧不要在浪费时间了。我觉的你很可爱,和你在一起很舒服,很有趣、很开心,想跟你一起生活,我一定会很疼你的。”

    丁国栋闻言嘴角直抽抽,我可爱,有趣,会很疼我的怎么这话听着不对味儿啊这好像不该出自于一个女人之口。

    “你把我当成你的什么养的猫猫狗狗吗”丁国栋满脸黑线地说道。

    “没有,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沈易玲立马说道。

    “那为什么总用奇怪的字眼儿,来形容我。”丁国栋指指她,又指指自己道,“感觉像是你是男的,我是女的一样。”

    “噗嗤”沈易玲笑得灿若朝霞,他还真是后知后觉,“我没告诉过你我是跟着四个哥哥长大的,在十五六岁的时候,还是一头短发。比小子都淘,还野”随即又道,“一定得男人先开口说结婚吗这很奇怪,不是说男女平等吗我说为什么不可以。”眼底闪过一抹狡黠的笑容道,“千万别逼我霸王硬上弓哦”

    “就你”丁国栋看着相较于自己娇小的身材的她道,微微摇头,不是他轻视,而是怎么想都不可能,被她给霸王硬上弓怎么可能。

    “要不咱练两手,看我能不能让你五体投地。”沈易玲双手交握噼里啪啦作响道。

    五体投地丁国栋摇头微微一笑道,“免了,别闪了你的腰。”

    沈易玲脸上浮现一抹诡谲的笑意,“小瞧我,那这样我要是真把你摔出去,我们就结婚。”

    “你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丁国栋也决定实话实说道,“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现在很享受这种单身生活。”脸上挂着轻松地笑意道,“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无人干涉”

    沈易玲闻言,深沉的黑眸晃了晃,不是其他问题,是他自己的问题,这个理由可以接受。

    “我也想,可现实不允许。”沈易玲手捧着碗道。

    “我没有想过跟谁在同一个空间生活。”丁国栋认真地说道。

    “我原来也这么想,可是自从遇见你,我改变想法了,想和你一起生活。”沈易玲一脸温柔善良地说道,“我们不是十七八的大姑娘、小伙子,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磨嘴皮子了。我们结婚吧”

    丁国栋抿了抿唇,清澈的双眸看着她期待的目光,于是道,“我知道了,明天给你答复可以吗”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啊”沈易玲指着他立马说道,伸出小指道,“不行咱俩拉钩。”

    “你多大了,还干这幼稚的事情。”丁国栋好笑地看着她道。

    沈易玲直接抓着他的手,勾着他的小手指,自说自话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呵呵”丁国栋摇头轻笑地看着两人的手,诧异道,“怎么你的手上也有茧子。”

    “啊你说这个啊”沈易玲笑了笑道,“那时候为了进一线作战部队,没少操练。”摊开手掌道,“你看满手的老茧。”幽幽地轻叹一声道,“结果最后也没进去。”

    “为什么是不合格吗”丁国栋傻乎乎的问道。

    沈易玲闻言先是很生气,可随后一想不知者不罪,于是道,“我是那么不合格的人吗我比许多男兵都优秀。看我这手上的老茧就知道了。”朝他挥挥手轻轻笑了声道,“现在相信我会让你五体投地了吧我可不是说说的。”

    “信了,信了。”丁国栋忙不迭地点头,受过正式的军事训练,别看他比她强壮,可真动起手来,自己肯定打不过人家这专业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