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1章 傻瓜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得感谢我有一个好脑子了,那些死记硬背的理论知识,多看几遍就记的七七八八了。”战常胜黑眸闪了闪也想不明白。

    “我也是哎”应解放歪着脑袋一脸的奇怪。

    “说不定你们练功打通了任督二脉,这脑子也开了窍了呗”丁海杏笑着打趣道。

    战常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也许吧”

    “对哦”应解放忙不迭地点头道,他适应了高中生活以后,在两个月前也加入了晨练的队伍。

    所以每天晨跑到海边汇合,站桩、吐纳呼吸,练军体拳,原来还怕累着自己,没想到这越练越精神。

    现在也是身体倍棒儿,吃嘛嘛香

    各个都下手包,人多力量大,不一会儿这饺子就包好了,等吃完饺子,小沧溟都还没睡醒,简直是不要太乖了。

    期间战常胜下好了饺子不忘给小舅子送去一盒饭,答应好的可不能忘。

    吃完饺子,收拾干净后,大家坐在客厅聊会儿闲话。

    丁国栋问道,“煤球烧完了吧”

    “哥,孩子他爸已经买过了。”丁海杏笑着说道。

    “啊怎么不等我。”丁国栋立即说道。

    “就百十来块煤球,有什么好争的。”丁海杏好笑地摇头道。

    “杏儿,儿子醒了,饿了。”战常胜在卧室里面喊道。

    “来了。”丁海杏起身道,看着丁国栋他们俩道,“澡票在老地方的抽屉里放着,自己拿。”

    “快去吧别管我们了。”丁国栋催促道。

    丁海杏匆匆地进了卧室,战常胜把孩子递给她道,“已经把过尿了,你喂他吧”

    丁海杏坐在床上,蹭的一下解开了棉袄扣子。为了喂孩子方便,原来棉袄上的盘扣,都换成了按扣儿,解开很方便。

    丁海杏从他手里接过孩子,撩开衣服,喂孩子。

    丁国栋和解放拿上澡票和洗澡用具,换洗衣服,“妹夫、杏儿,我们去洗澡了。”

    “去吧”战常胜从卧室探出脑袋看着他们俩道。

    丁国栋和解放一起去洗澡了,而战常胜则忙着复习,马上快考试了,不能让对门看了笑话。

    aaaaaa

    高进山出来送高文山一家子和妹妹高水仙,在城里住了这几个月,一个个都捂白了,举手投足间越来越像城里人,只不过别说话,一说话口音就露馅儿了。

    高进山边走边说道,“水仙,怎么样在街道缝纫社干的如何”

    “我才进去没多久,也就钉钉扣子,缝缝裤边啥的。”高水仙羞涩地说道。

    “咱不着急,还是那些话,多看、多听,少说话,多长点儿眼色,时间久了,技术就学到手了。”高进山看着她叮嘱道。

    “嗯”高水仙重重地点头道,“哥,缝纫社里有裁剪书籍,我有在看。”

    “对就该这样,多看裁剪书,看看她们怎么做,也算是学了门手艺。衣服嘛不就是身上穿的这个样子,多琢磨琢磨,说不定啥时候自己就会了。能有多难。”高进山简单轻松地说道。

    高水仙从乡下来进城见见世面,本来高文山打算的很好,想说合自家妹子和丁国栋,现在人家老弟有对象了,只得作罢。

    高水仙在城里住了些日子,就该回家了,恰逢他们所住的街道开办缝纫社,有方巧茹在里面使劲儿,她就去试试,没想到成了社员了。

    一个月八块钱,十八斤粮食,一个女孩子,又不干重体力活儿,养活自己一个人没问题。当然不是城市户口,吃不上皇粮,但是能有个工作先干着,跳出农门,咱在碰机会呗也比在家哥哥家里白吃白喝的强。

    所以高水仙就留了下来。

    高进山就这么边走边嘱咐他们,高文山诧异地看着穿着军装,英姿飒爽的走过来的沈易玲。

    虽着沈易玲越走越近,高文山呆若木鸡地看着路那边与他们擦肩而过的人。

    郭秀丽一回头看着站在路边的高文山道,“你咋不走咧”说着后退几步拽着他就走。

    高文山回过神儿来,自己应该没看错,当时只觉得通身气派,一准是城里人,没想到还是个当兵的。

    女兵啊在男兵中凤毛麟角,家里没点儿背景,女兵都当不上。

    看人家的肩章,好像还不是大头兵。

    高文山疾步走到高进山跟前道,“哥,刚才过去的那个女兵,你认识吗”

    “谁啊”高进山回头看过去,哪儿还有女兵的身影。

    刚才他只顾着跟水仙说话,根本就没看见谁从他身边走过。

    算了,水仙也没看见,他又何必再提及这事呢

    “只是好奇你们这里的女兵都干什么也去海上漂吗”高文山随口找了借口道。

    “不是女兵一般担任通信、接线员、医务之类的事务。”高进山简单地说道。

    高进山一路将他们送出了校门看着他们离开才回身进了学校。

    aaaaaa

    丁国栋和解放洗了澡回来,临走时,丁海杏给他拿了一些生饺子,留着晚上自己下了吃。

    上午包的饺子多,也省的晚上做饭了。丁国栋则先载着解放先回了市高中,然后才转身回家。

    到家门口就看见了站在门外的沈易玲,“你站在这里多久了。快进来。”丁国栋看着她冻的红红的鼻头道,将自行车给支好了,开了门推车进去,回身看着沈易玲要推车,赶忙说道,“我来,我来,你先进屋暖和暖和。”

    接过沈易玲手里的自行车推了进去,关上了房门。

    沈易玲摘下帽子、手套,坐在了还有余温的炕上。

    丁国栋将车子支好了,将饺子先挂在了厨房梁上垂下来的挂钩上。

    然后又抱着柴火,仍进灶膛里,将炕烧的热乎点儿,洗洗手,这才进了屋子。

    “一会儿就暖和了。”丁国栋进来给她倒了杯热水,放在了炕桌上,“喝点儿水,暖和一下。”一屁股坐在炕上看着她道,“你等了多久。”

    沈易玲双手捂着玻璃杯才感觉这木了的双手活了过来,“没多久,就半个小时。”

    “你不知道我星期天去妹夫家里,时间没个准儿,你还在这里傻等。”丁国栋生气地看着她道。

    沈易玲轻抿了一口热水,温热的水滑过食道,进入胃里,身上才有了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