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9章 生分

作品:《六零俏军媳

    沈易玲出差回来有事情要忙,加上丁国栋又有心躲着沈易玲,自从关系更进一步后,两人反倒有些日子没见面了。

    沈易玲左等他不来,右等也不来,就连星期天去妹妹家聚餐,他也能躲过她。

    行,够高杆山不就我,我就山

    这天傍晚,沈易玲敲开了丁国栋的家门。

    “啧啧知道是我了还开门。”沈易玲阴阳怪气地说道,“我还以为你会继续装聋作哑。”

    敲门时,沈易玲特意报上自己的大名的。现在这表现还让自己心里舒坦点儿。

    沈易玲关上门走了进去,就看见丁国栋蹲在菜园子里在割韭菜,看都不看她一眼。

    沈易玲生气地问道,“我们有多久没见面了,你在躲着我吗”

    “最近工作忙,厂子里接了印刷的活儿,一直很忙。”丁国栋有些心虚地说道。

    他没说谎厂子是忙,但由于印刷的不是书籍,而是宣传画,所以他这个校对无用武之地。

    两人一反常态的很拘谨,感觉像是无话可说。

    两人之间一片诡异的寂静,沈易玲张了张嘴,最终道,“我走了。”

    “呃慢走。”依然蹲在地上丁国栋轻声应道。

    行不理我是吧咱俩看谁先投降。

    沈易玲转身迈开了步伐,心里嘀咕还不叫住我,还不叫。

    丁国栋割好了韭菜,用灯芯草捆上,叫住她道,“等一下。”

    沈易玲一脸窃喜,转过身却一本正经地说道,“干什么”

    “明儿冬至,这个给你和室友们一起包饺子。”丁国栋别扭的捆好的韭菜递给她道。

    “室友”沈易玲恍然道,这家伙到现在还不知道她是谁

    “怎么了,你没有住在宿舍吗”丁国栋满脸疑惑地看着她道。

    “你就给我这个”沈易玲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道。

    “哦很新鲜的,也水灵灵的。”丁国栋热心地说道。

    去你的新鲜,去你的水灵。沈易玲气恨不得爆粗口,话到嘴边咽了回去,不气,不气

    “宿舍里不好包的话,买些肉给食堂里大师傅让他帮忙加工一下,回去找个煤油炉烧些水,一煮就好了。”丁国栋看着她叮嘱道。

    “谢谢你考虑的如此周到。”沈易玲从他手里夺过韭菜,咬牙切齿地说道,“我走了。”踩着重重的步伐离开了。

    出了门沈易玲跺着脚,嘴里不停的咒骂道,“你这个木头,榆木疙瘩、石头、花岗岩脑袋。”气呼呼的蹬着自行车离开了,“你不来找我,我绝不理你。我发誓”

    丁国栋歪歪脑袋,想不明白她为什么黑着脸,继续蹲在菜地里割韭菜,明儿星期天又是冬至,去杏儿家里包饺子吃。

    aaaaaa

    沈易玲骑着车子回家,沈母惊讶地看着她,“你们是不是闹别扭了。”

    沈易玲满脸迷惑地问道,“没有,我们好的很”

    “好的很,你骗鬼吧前些日子你天天不在家吃饭,这些日子你咋怎么乖呢只有一个原因可以解释”沈母慧眼如炬地说道。

    “我们不知道多好呢妈给你。”沈易玲将手里的韭菜递给她道,“这是你女婿给应该说孝敬你的包饺子用的,明儿不是冬至吗”

    “呀这寒冬腊月看见如此水灵、新鲜的韭菜,可真不容易,你爸最爱吃韭菜馅儿的饺子了。他怎么弄来的。”沈母惊讶道。

    新鲜、水灵,又是这俩词,沈易玲气的火冒三丈,真是恨得牙根痒痒,气死我了。

    “我问你话呢这韭菜怎么买的,市场上没有卖的啊”沈母推推面色阴沉的她问道。

    “自己种的。”沈易玲坐在沙发里气呼呼地说道。

    “他不是工人吗怎么还种地吗”沈母更加疑惑这个让女儿神魂颠倒,有本事的男人了。

    “在家种的,就如战教官在家种蒜苗一样,不可以吗”沈易玲烦躁的说道。

    “你这丫头吃呛药了。”沈母狐疑地看着她道,“有事跟妈说说咋了。”

    “没什么我上楼了,吃饭的时候叫我。”沈易玲蹬蹬上了二楼。

    沈母看了看楼上,又看看手里的韭菜,心大的说道,“让人家磨磨你那臭脾气也好”自言自语道,“这韭菜真好,包饺子去。”

    沈母也不催了,晚点儿结婚更好,闺女能多舒服自在一些,等成了别人的儿媳妇,就有的苦头吃了。

    aaaaaa

    又到了星期天,丁国栋拿着刚刚做好的木头小汽车,向小沧溟显摆来了,“沧溟,你看小汽车,滴滴呜呜”这一次小汽车下面系了绳子,可以拉着绳子,拽着汽车来回的跑。

    小沧溟看着汽车,眼睛直勾勾的追着汽车跑。

    抱着孩子的战常胜笑道,“沧溟我们谢谢舅舅,给我们做这么好的玩具。”

    “呵呵他眼里现在谁都没有。”丁海杏轻笑道。

    “没关系,我们经常给他说,他还能记不住啊”战常胜立马说道。

    说实话,大舅子这木工手艺可真是没得说,汽车的模型是军绿色的吉普车,丁国栋做的跟真的一样。

    丁海杏可不敢做别的样式,因为没法解释,而吉普车在学校里见过,无人指摘。

    丁海杏抬眼看着拽着车子跑的丁国栋突然发问道,“哥,没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吗”

    “没有啊”丁国栋想了想,最终摇头道,“没有什么事情可说的”

    丁海杏一下子被堵了回来,不过看大哥的面相,好事将近了,不差这些天了。

    “杏儿,再过不久就元旦了,过了元旦就春节。”丁国栋看着丁海杏问道,“今年过年回家吗”

    “孩子太小,路途艰难,万一生病了怎么办就不回去了。”丁海杏想了想道,想起去年坐车的经历,真是心有余悸。

    “那今年过年家里要冷清了许多。”丁国栋略微遗憾地说道。

    “这个我们不能回去,爸妈可以来看我们嘛坐车也方便。”战常胜随口说道,继而又认真地说道,“爸妈、姑姑来了可以住学校的招待所,那里条件很好,也有集暖。”

    “不成、不成。”丁国栋摇头如拨浪鼓道,“过年还得祭祖,仅凭这一点爸妈不可能让先祖们没有地方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