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章 ‘三堂会审’

作品:《六零俏军媳

    气的丁国栋腾的一下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息,看着自己双腿间的一柱擎天,更加的气自己不争气。

    咦怎么会这样。

    第二天一早就顶着黑眼圈去上班了。

    aaaaaa

    却说沈易玲蹬着自行车回了家,一看见她进家门,沈母颠颠儿跑过来,问道,“不是早就下火车了,怎么才回来,你去哪儿了,图书馆也没有你。”

    室内温暖如春,将沈易玲身上的寒气一扫而光,她将身上的大衣脱下来挂在了衣架上。

    “吃了吗”沈母追着她问道。

    “看她满面春风的样子就知道去哪儿了。”沈父坐在沙发上放下手中的报纸一脸严肃地说道,“过来坐,我们谈谈。”

    沈易玲走进客厅,整了下自己的毛衣,优雅的坐在单人沙发上,看着老爷子,这三堂会审的架势,坦然自若地说道,“谈什么”

    沈母看着闺女的女性化的坐姿眼前一亮,以往她可都是双腿叉开,要么翘着二郎腿,或者是横刀立马,要多男性化,有多男性化。

    现在呢两臂自然弯曲,两手交叉叠放在偏左腿的地方,并靠近小腹。两膝并拢,小腿垂直于地面,两脚尖朝正前方。

    这么多年了闺女终于有点儿女人味儿了。

    沈母走过来坐到了沈父的旁边,扯扯他的衣服,指指闺女的坐姿,努努嘴,示意他高兴点儿,别那么严肃。

    “玲儿,你现在变的很温柔,是因为他的缘故吗”沈母首先开口问道,“你下了火车是去找他吗跟他一起吃的饭。”

    “是”沈易玲简单地点头道,唇角泛起甜蜜的微笑。

    女儿长的好看沈母当然知道,可这一笑,简直是百花盛开一般,闪瞎了沈母的双眼。

    沈母见她如此的坦白,乘胜追击道,“跟他谈的怎么样了”

    “渐入佳境。”沈易玲微微一笑道。

    “现在可以跟我们说说你看中的是什么样的人了吧”沈母追着问道,难得闺女的那牛脾气现在好说话。

    “是个很老实、很真诚的人。”提及他沈易玲眼神温柔的如水一般。

    “是不是真诚、老实,能看出来吗知人知面不知心。”沈父语气不善地说道,不由得泼冷水道,“有些人就是同床共枕一辈子,也不知道枕边人想什么”

    “我就知道啊”沈易玲自信地说道,双眸亮晶晶的灿若星辰。

    “被所谓的情感冲昏了头脑的人,还能是聪明人嘛我看的更多的是头脑发热,识人不明。到头来都是聪明反被聪明误,那些自以为聪明的人,真正选中好男人的结婚的没几个。”沈父不客气地说道。

    “老爷子,你什么意思我是笨蛋吗看着像被感情冲昏头脑的人嘛”沈易玲顿时破功道,大大咧咧地说道,“我就是喜欢他,非常的喜欢。”

    “真是”沈父手指着她,被她给气的直发抖,“你是个女孩子啊怎么能这么不知羞耻地说这种话。”

    “为什么不可以我喜欢他,要让他知道了,我不说出来,他怎么知道那榆木疙瘩脑袋,你就是说出来,他都未必知道,迟钝的家伙。”沈易玲明明嘴上在责怪,可眼里流露出的笑意泄露了她内心真实的想法。

    轻哼一声道,“本来要带回来跟你们看看的,现在免了,好不容易逮到的,别在被你们给吓跑了。”

    “那快点儿带回来啊”沈母着急道,“你爸不看,妈先相看、相看”

    “我说老婆子,你就这么把与你并肩作战多年的战友给踹了。”沈父顿时不依道,手指着沈易玲道,“你这丫头,破坏我和你妈的革命感情。”

    沈易玲嘻嘻一笑道,“能破坏的革命感情,就不是革命感情。”

    “好了,别嘻嘻哈哈了,言归正传快带来我们看看。”沈母着急上火地说道。

    沈易玲目光转向沈父,“还是在等等吧我爸的态度令人堪忧。”

    沈父一而再再而三被闺女挑衅自己作为一家之主的权威,轻描淡写地说道,“别高兴的太早,现在只是谈恋爱而已,还要看看以后会怎么样结婚又不是请客吃饭,那么简单容易。”

    “老爷子,我又不是在请客吃饭的时候,相中他的。”沈易玲不甘示弱地说道。

    “我要你考虑清楚了,就他了,不会更改了吧”沈父严肃地说道。

    “这是我的终身大事,我会认真考虑的。”沈易玲举手保证道,话锋一转道,“所以,你们二老不要介入我的问题,我已经下定决心结婚,你们就尊重我的决定,拜托你们了。”

    “结婚,这么快。”沈父惊讶道,“怎么你还怕他跑了不成。”

    “老爷子,你说对了,我就是怕他跑了。”沈易玲重重地点头道。

    “那个,玲儿妈不反对你结婚,可是你总得让我们看一下人吧”沈母看着她担心地说道。

    “我会尽快安排你们见面的。”沈易玲站起来道,“不行了,我为了赶路,马不停蹄的,这些天基本都在火车度过,快累死我了。我明天要睡一天,你们不要叫我。”

    “好的,好的,赶紧上楼睡觉去。”沈母闻言赶紧说道。

    “我上去了。”沈易玲看着老两口说道,话落打着哈气,上楼去了。

    沈母目送沈易玲上了楼,沈父瞪着她的后背道,“你这个叛徒,蒲志高,背叛了革命。我们不是说好了,一起问问男方的情况。可你看看现在啥也没问出来。”

    “还说呢玲儿回来之前我们怎么商量的,要顺着玲儿的话来说,可你倒好,非拧着来,跟着闺女唱反调。得,现在什么都没问出来。”

    沈父被说的讪讪一笑道,“我去书房。”溜之大吉了。

    气的沈母叹声道,“一个是这样,两个也是这样。现在还能怎么办只能等了。”

    沈易玲躺在床上,手不自觉地还摸着自己的嘴唇,想不到他吻的这么好

    等等,他怎么能吻的这么熟练,沈易玲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他为什么怎么会结果第二天也挂着熊猫眼。

    至于觊觎自己男人的情敌,如果心死了最好,如果没有死心,那她多的有办法让她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