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7章 脸红心跳

作品:《六零俏军媳

    “可是男女双方都会隐藏起自己的缺点啊那不虚伪吗”沈易玲干脆道,“还不如结婚后,在不能离婚的情况下,呈现自己最真实的样子,男女双方想生活的幸福,那就得彼此的磨合迁就。”挑眉看着他道,“我说的对吗”指着他又道,“我可是不会离婚的。”

    “说的我好像是为了离婚才结婚的。”丁国栋微微摇头道。

    “那可不一定,男人为了志同道合的革命同志抛弃糟糠之妻,我可是见的多了。”沈易玲不屑地撇撇嘴道。

    “你不走吗天都黑了。”丁国栋抬眼看着她道。

    “这热炕真是舒服的令人怀念。”沈易玲拍了拍热乎乎的炕道,眼神扫了一圈房子道,“国栋同志,这房子让你修整的简单而温馨。你好能干要是我就不行了。”

    “我也指望不上你。”丁国栋轻笑道,看她性格就知道了。

    “好了,我走了,不打扰你了。”沈易玲下炕,穿上靴子道。

    “我送你。”丁国栋跟着起来,穿上军绿色的大棉袄,将她的红色羊绒大衣递给了她,“快穿上,出去冷。”说着撑起衣服。

    沈易玲麻溜的穿上衣服,戴上毛线织的帽子,拿起毛线织的手套,“我走了。”

    丁国栋打开了房门道,“走吧”率先出了房间。

    沈易玲气的鼓着腮帮子道,“你就这么希望我赶紧走啊”

    “别闹了,天不早了,赶紧回去,不然室友们该担心了。”丁国栋催促道。

    “你就不能装作依依不舍的样子。”沈易玲不满地瞪着他道。

    “你让我表里不一。”丁国栋笑眯眯地说道。

    “你哪儿点儿木讷,口拙了,简直是伶牙俐齿。”沈易玲随口调侃道。

    “多谢夸奖”丁国栋总算不被她牵着鼻子走了,作为一个男人真是窝囊死了。

    这么简单就想打发她走了哪有那么容易,抬起手腕,看了下表,还不到七点。

    沈易玲跨出了门,抬眼看着满天的星星,“这么美的星星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星星天天都那个样。”丁国栋望着慕蓝色的天空道。

    真是不解风情的家伙,沈易玲打起精神又道,“现在去海边看星星,应该更好。天宽地阔的,我们现在去海边吧”

    “现在去,咦冻死了。”丁国栋摇头如拨浪鼓似的,夸张的打了冷颤。

    “呵呵好可爱。”沈易玲眉峰一扬轻笑道。

    丁国栋囧的眨眨眼,沈易玲笑声越发的大了。

    “什么时候去拜见我的父母。”沈易玲突然说道。

    “你想干什么”丁国栋警惕地看着她道。

    “榆木疙瘩脑袋,我明示的那么明显还不知道吗”沈易玲娇嗔道,“我是认真的,我们都不小了,结婚吧”

    “你”丁国栋看着不死心游说自己的沈易玲。

    沈易玲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骨碌、骨碌转了转,展眉一笑,靠近他垫着脚亲了他嘴唇一下,笑着撤离,“这样你还要不负责任吗”笑着问道,“我们还不结婚吗”噘着嘴又道,“怎么没有书里描写的怦然心动的感觉。”伸出舌尖舔了自己嘴唇一下。

    这丫头太放肆了,丁国栋上前一步,捧着她的脸重重的吻了上去。

    沈易玲只感觉到一团黑影笼罩着自己,感觉唇上一阵柔软侵袭,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下意识的摇着头想挣脱他的嘴唇,但无论她怎么反抗,他还是稳稳的吻着她。

    丁国栋微微用力微微用力吸吮她的唇瓣、舌尖轻轻地描绘着她的唇形,试探的轻撬她的牙关,毫不费力的侵入。

    沈易玲则温柔的接受了他,完全没有抵抗他的入侵。

    他热热的呼吸就散在她的脸庞,香醇如红酒般热烈,让人炫目。

    火辣辣酥麻麻的感觉,眩晕愉快的令身体发软,让沈易玲不得不靠在丁国栋的身上,这个吻从柔情蜜意到迷乱激狂,让人窒息的感觉升起,才不得不分开。

    沈易玲倒退两步,甩甩脑袋,缓和了一下依然在砰砰乱跳的心脏;口腔里残余的那不属于她的醇厚的味道,令她惊讶地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丁国栋伸出拇指摸了摸嘴唇,双眼定定地直视着她,没有丝毫闪躲,“现在不敢小看我了吧”他感觉终于男人了一回。

    沈易玲看着他一脸的执拗,双眸清亮的男人,双眼放光道,“心跳加速,血压上升,感觉不错。”大胆且羞涩地说道,“我们再来一次。”

    “啊”丁国栋瞠目结舌地看着她道,“怎么会有你这种女人。”

    沈易玲上前一步,双臂展开,搂着他的脖子,脸颊依旧红艳艳的,红唇像水蜜桃般粉嫩诱人,轻轻踮起脚尖,吻了上去,具体的是贴在一起。

    丁国栋僵硬着身体,双手紧紧的抓着裤缝,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你”一开口口腔被入侵,沈易玲学着他的样子来了温柔的深吻。

    一吻结束,沈易玲放开了他,“现在你得对我负责了吧我们结婚吧”

    “你”丁国栋一脸懊恼地看着她。

    “不结吗你好好考虑,我先走了。”沈易玲身形一动,推着自行车,翩然离开,蹬着自行车,寒风吹来,把脸上那热辣辣的感觉给吹散了,轻舔嘴唇,似在回味。沈易玲笑出了声,“呵呵嘻嘻”感觉好美妙。

    反正已经跑不掉了,就让你在挣扎几天。

    丁国栋傻呆呆的站在原地,不敢置信,他刚才都做了什么双手掩面,怎么会这样使劲儿揉搓着自己的脸颊。

    冷风袭来,把脸上的火辣辣给吹散了,吹的他打了冷颤,晕晕乎乎的,如脚踩棉花似的,深一脚浅一脚的进了屋子,将自己摔在了炕上。

    闭上眼,就是刚才的画面,那温热湿滑的触感,那甜美的感觉。

    哦刷的一下脸又红了,丁国栋双手使劲儿的搓搓自己的脸,大骂自己笨蛋

    不行,得找些事情做,起来先去将院门插上,将屋里屋外统统打扫了一遍。

    把自己给累的惨兮兮的,躺到了床上,闭上眼睡着了,可这梦里还是那令人脸红心跳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