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 知难而退

作品:《六零俏军媳

    “怎么你也来凑热闹。”丁国栋掩面真是这场面让人无比的尴尬。

    “哈哈”沈易玲不厚道地笑了,“国栋同志,还说什么喜欢温柔贤淑的女人,这可怎么办啊与温柔贤惠相差十万八千里。”

    “你是谁”高水仙看着眼前这个长相艳丽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

    一袭红色的羊绒大衣,趁的肌肤如玉一般洁白,真是艳光四射,为这平凡的小屋内增色了不少。

    沈易玲看着眼前这个乡下姑娘,面如银盘,杏核水眸,长相端庄。

    “我是在你之前,需要他对我负责的女人。”沈易玲毫不避讳地说道,眼底笑意连连。

    高文山在沈易玲出现的那一刻,就知道妹妹水仙不可能了。

    自家妹子别看叫水仙,那说白了也只是乡下的狗尾巴草,而站在客厅中央的女人,像是艳丽的牡丹。

    简直没法子比只一个回合在气势上就败下阵来。

    尤其丁国栋在同她说话时眼神,眼底溢出来碎光,同为过来人,怎么看不出那是什么

    丁国栋闻言嘴角直抽抽,他是她们手里的肉骨头吗

    说老实话,他都有点儿佩服眼前这个朴实大胆的乡下姑娘了。

    尽管紧张却说出了她内心的话,真是大胆爽朗、朴实无华,热情直率,也许她长得并不是特别漂亮,但是她热情、温暖、果敢、坚毅。面对他时,她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意,真是男人都无法做到她这一点儿。

    不过作为男人的他真的无福消受。

    “你是又谁”沈易玲笑眯眯地看着眼前大胆的村姑,居然敢向他男人表白。

    沈易玲这四天被派出去出公差,所以没在家,一下火车,将提货单交给了来接车的同事,就兴冲冲地跑来。

    结果在门外就看了出大戏,差点儿没把鼻子给气歪了。

    “我是”高水仙未开口就先缩脖子,怯场了。

    “国栋老弟,抱歉给你带来麻烦了,我们走了。”高文山直接拉着自家妹子先溜了。

    高文山虽然不知道沈易玲是干什么的但那通身的气派不是普通人能有的。

    还是拉着自家妹子,三十六计走为上。

    兄妹俩一前一后出了丁家,高水仙甩开他的手道,“哥你干嘛拉着我出来,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还说个屁啊没看见人家对象来了。”高文山黑着脸爆粗口道,双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道,“水仙现在人家已经有对象了,那么你也该收心了吧我可不许你去人家后院点火,做出败坏门风的事情。”

    “知道了。”高水仙噘着嘴道,尽管不愿意,十九年来,头一次对男人上了心,可人家有对象了,真是无比郁闷。

    “我说水仙,你啥时候这么彪悍了,真是吓我一跳。”高文山上下打量着她道。

    高水仙低着头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当时说了点儿啥现在胸还扑通扑通直跳呢”

    “真是”高文山无语地摇摇头,兄妹俩溜达到家。

    郭秀丽看见他们二人回来,立马从小方凳子上起身迎了过来。

    迫不及待地问道,“去了那么久,应该说见到人了,怎么样问清楚了吗”

    “倒霉催的,被人家对象给堵上了。”高文山无比郁闷滴说道。

    “啥还真有对象啊”郭秀丽担心道,“那打起来了吗”

    “没有,没有。”高文山指指自己道,“你看我们的样子就知道了。”

    “那就好。”郭秀丽拍着胸脯道。

    “行了,这档子事就算过去了,以后谁也不许提及了。”高文山看着她们两个道,目光落在高水仙身上,“哥以后再给你找个好的。”

    “嗯”

    “铁蛋儿他们呢”高文山随即问道。

    “在写作业呢不知道是咱的文化水平低,还是城里的作业多,所以孩子们到现在都没有完成作业。”郭秀丽唠叨道。

    “应该是跟不上的缘故,所以才学的这么吃力。农村的教学质量能好到哪儿去”高文山分析道,“不行的话,让建国教教他们,那小子现在的作业都完成的很好。”

    “在过两天看看吧真不行了让建国教教。咱俩的文化水平不高,要是高的话,也不必求人帮忙。”郭秀丽无比郁闷地说道。

    “所以啊咱俩得拼命供孩子念书,不然等将来,他们啥也不会,咋教孙子。”高文山调侃道。

    郭秀丽闻言哭笑不得道,“你想的可真远结婚还早的很呢”

    “不早了,也就六七年的功夫了。”高文山坐到了凳子上道,“你去做饭吧我来糊。”

    “成,俺做饭去。”郭秀丽出了房门道,由于厨房在外面,所以得出去做饭。

    aaaaaa

    高家兄妹走了,沈易玲踩着优雅的步伐,脸上挂着完美的笑容,一步步地靠近丁国栋。

    被当场捉包的,丁国栋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想干什么”

    “他们怎么回事你不需要像我解释一下吗”沈易玲一步步的前行,丁国栋一步步的后退,直到退无可退,后背抵住了八仙桌。

    “事情是这样的”丁国栋简单的叙述了一下,选择坦白,“真是没啥事只见了一次面。”

    沈易玲恍然大悟道原来是高进山的妹妹。

    “只见了一次面就让人家辗转反侧,给惦记上了,你可真会招蜂引蝶的。”沈易玲调侃道。

    “喂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招蜂引蝶”丁国栋突然发难道,“还说呢你这几天跑哪儿去了连个音讯都没有。”

    沈易玲直接坐在了八仙桌旁的圈椅上,闻言看着他眼底的担心,高兴地说道,“你关心我啊”

    “作为同事平常围在身旁,突然一下子消失几天,又没有留言,我能不担心吗”丁国栋双眸偷偷地瞥了她一眼道。

    沈易玲闻言轻蹙眉头,“你刚才说要对我负责的,不会说话不算话吧”

    “那个这个那是你们说的,我可啥也没说。”丁国栋直接赖账道,突然看向沈易玲道,“你怎么回事撂下一句话就没人影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