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章 彪呼呼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一脸激动地将她扑倒在床上,“干什么”丁海杏抬眼凝视着他道,目光分外的温柔。

    战常胜声音沙哑道,“再说一遍。”

    “说什么”丁海杏轻扯嘴角勾勒出一个甜美的笑容故意说道。

    “就说你刚才说的话啊”战常胜认真的凝视着她的眼睛,声音不复往日的沉稳,有一丝丝紧张。

    “我刚才说了很多话,你具体要听那一句啊你得告诉我吧”丁海杏目光看向他,波光流转的眼睛流露出一丝狡黠的神采。

    战常胜眼眸轻轻转动,嘴角勾起似有若无的笑意,凝望着她轻声道,“我爱你”

    丁海杏闻言嘴角愉快的高高翘起,杏眼圆睁,眼尾魅惑地上挑,晶莹的黑瞳在晕黄的灯光映衬下毫不吝啬地绽放着迷人的光芒,“上道”

    “该你了。”战常胜强烈地要求道。

    “我已经说过了。”丁海杏轻笑出声道,眼角弯弯泛出一抹笑意。

    “我想听,快说。”战常胜固执地说道。

    “都生了孩子了,老夫老妻了。”丁海杏嘴角眼底都是笑意,俏皮地朝他眨眨眼。

    “说不说”战常胜眼底尽是笑意,眉头往上一挑,拖长了语调慢声威胁道,“不说的话大刑伺候。”

    “怎么伺候啊”丁海杏学着他的样子,挑挑眉,眼底的笑容又深了几分。

    双手放在嘴边哈哈魔爪伸向她的胳肢窝。

    丁海杏立马举手投降道,“好,我说,我说。”她这人最怕挠痒痒了,轻声道,“我爱你。”

    战常胜闻言嘴边的笑容一点点扩大,最后爬满了整张脸。

    丁海杏展开双臂圈着他的脖子突然正色道,“不想知道吗”

    “知道什么”战常胜笑着问道。

    丁海杏清澈的目光看向他的手腕,战常胜收敛起脸上的笑容道,“不想问”看着她的脸色越发的柔和,“我知道我爱的是你其他的不重要,等你想说的时候就说,不想说也无所谓。”

    丁海杏闻言脸上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捧着他的脸亲了上去。

    大火成燎原之势,焚烧了两人,却在紧急关头戛然而止。悲催的没有套套,为了杏儿的身体着想,战常胜只能落荒而逃。

    “嘻嘻哈哈”丁海杏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不厚道的笑了。

    “杏儿,咱们明儿再并肩作战,到时候你可别拖后腿。”战常胜提高声音咬牙切齿地说道。

    “要死了,说那么大声。”丁海杏娇嗔地啐道道。

    “红缨早睡了,听不见的。”战常胜低沉的声音又传来道。

    丁海杏将衣服穿好了,起身去洗漱,“沧溟他爸,我睡了。”

    “睡吧睡吧”战常胜头也不回地说道,“我在看会儿书。”

    “亲爱的,你看的下去吗”丁海杏声音中有浓浓的调侃意味。

    战常胜放下手中的笔,扭过身来一本正经地说道,“看来不把你就地正法了,你不甘心是不是。”

    吓得丁海杏如兔子一般窜进了卧室,小心翼翼的关上了房门。

    站在门边听着外面的动静,清晰地传来战常胜低沉浑厚地声音道,“放心睡吧我一会儿打坐,得了宝贝自然要用用。”

    丁海杏闻言莞尔一笑,将床底的便盆拉出来,然后去了婴儿床,还没有画地图,小辣椒鼓鼓的,还一翘一翘,这是要尿的节奏,于是抱着孩子把尿,哗哗“这放水的节奏,要把我们冲走啊”丁海杏抱着孩子放回婴儿床,然后将便盆倒了,冲冲重新拿回来放到了床底下,又洗干净手才回来拥被而眠。

    战常胜看书看到了熄灯号快要吹响的时候,合上书,收拾好了,才去卫生间洗漱,回来又把了儿子放水,自言自语道,“这样就能撑到后半夜了。”

    像小沧溟这样不哭不闹的孩子,是在太少见了。

    当然随着年龄的增长,好奇心越来越重,这个家里越来越呆不下,不陪他玩儿,那将是魔音穿耳,哭个不停。

    很是有脾气的呢

    收拾后一切后,战常胜盘膝坐在床上开始打坐修炼,有了寒玉的帮助,他很快就发现了好处,就是修炼突飞猛进。

    aaaaaa

    丁国栋这些天真是烦躁的想挠头,尽量的躲着高家兄妹,希望他们知难而退,却发现他们是锲而不舍。

    还有一个沈易玲一句我喜欢你,说完就不见人了。

    没错人不见了闹的他这颗心,悬着不上不下的,感觉被耍了。

    躲是躲不过了,丁国栋这一次跟着高文山一起下班回家。

    高文山激动地回到了家,就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高水仙,说开了也好,早死早超生,不不应该是早点儿结束,也不对,还没开始呢何来结束,反正是早点儿让他家水仙认清现实。

    高水仙闻言穿上蓝色的大棉袄,踩着重重的步伐,雄赳赳,气昂昂地就踏进了丁国栋的家门。

    高水仙袄袖子里双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为自己打气,双颊绯红,眼底羞涩地看着眼前地丁国栋就那么彪呼呼直白地问道,“你为啥看不上俺”

    “噗”把随后跟来踏进门的高文山给吓了一跳,“水仙,水仙,咱含蓄点儿,含蓄点儿。”

    “含蓄什么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俺就是要问清楚。”高水仙爽快地说道。

    高文山掩面,这还是他那个文静的妹子吗啥时候变的这么泼辣,简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说啊你为啥看不上俺”高水仙嗓门洪亮地质问道,“俺哪儿点儿不好了,俺第一眼看见你,俺就喜欢你。俺会洗衣服、做饭、砍柴、挑水、种地俺都会干。俺会照顾的你妥妥当当的。”

    丁国栋闻言满脸通红,我是个男人好不好怎么一个是这样,两个也是这样。

    怎么现在的女人一个比一个恐怖。

    “你得对俺负责”高水仙直截了当地说道。

    “负责,负负什么责”丁国栋给吓的结结巴巴地说道。

    “你为啥让俺这么喜欢你所以你得负责”

    “咳咳”丁国栋一脸惊悚地看着强词夺理的高水仙彻底的无语了。

    “凡事有个先来后到吧他要负责,也是先对我负责吧”沈易玲推开了房门踏进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