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 有二就有三

作品:《六零俏军媳

    “知道了还说。”景海林黑眸轻闪道。

    “你还真是谨慎。”战常胜不以为然地说道,“我在报纸上看到的咱们市话剧团又开始上演布谷鸟了,这不就证明风向趋暖了。”

    “你也说了又,它当时被禁是为了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修正主义的产物,丑化抹黑组织,宣传资产阶级思想。这些你应该在前两年的报纸上看到过。怎么还那么幼稚。”景海林不紧不慢地走着,漫不经心地说道,“有一就有二,我相信有二就有三,说不得哪一天又禁了。”

    “只是一部农村轻喜剧,跟资产阶级挨的上边吗”战常胜撇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道,极为不屑地说道,“一有风吹草动,就有人像跳梁小丑似的,乱蹦跶。”

    “呵呵”景海林讽刺地说道,“鞭笞封建残余是对的,可是也不应该把团支部写的漆黑一团,把党支书给写成了不关心人,只关心猪啊牛啊羊的什么的。应该是什么高大、正直、光辉的积极的正面形象。”眼底凝结着寒霜。

    “其实这部戏,好就好在这里,干预了生活,揭露了矛盾。”战常胜口吻公正的说道。

    “可结果呢躲过当年的风头,依然被禁演了。”景海林微微摇头看着他道。

    “可是现在解禁了。”战常胜嘀咕道。

    “回光返照”景海林直接了四个字。

    “可是报纸上”

    战常胜的话还没说完,景海林就压低声音道,“这亩产万斤,也在报纸上宣传过。”

    “咳咳”战常胜被他的惊人之语给惊的直咳嗽,“你你你可真事什么话都敢说。”

    “我说什么了吗”景海林停下脚步无辜地看着他道。

    “没有,没有,你只是在陈述报纸而已。”战常胜一本正经地说道。

    “呵呵”

    两人相视一笑,“我先走一步。”战常胜端着盆指指前面道。

    “我去办公室拿一点儿资料。”景海林心领神会地说道,拐弯朝办公室走去。

    “哟还真下雪了。”战常胜抬眼看着漆黑的天空,雪粒子扑簌扑簌下的紧,缩着脖子抬脚朝家里跑去,“我回来了。”端着脸盆直接进了卫生间。

    出来后,直接进了卧室,“儿子,爸爸回来了。”战常胜直接坐到了床上,看着小沧溟道,“还没睡呢”

    “这会儿兴奋着呢”丁海杏低头看着他道,“兴奋过后估计就该睡了。”

    话音刚落小家伙就打起了哈气,“说着,说着这就要睡了。”

    “外面下雪了。”战常胜看着他们俩道,“这要下一夜,明儿一早得铲雪去了。”

    “不会,小雪,地温高,很快就化了。”丁海杏杏眼溜圆地看着他说道。

    “我都忘了你比天气预报都准。”战常胜起身道,“好了,你哄他睡觉,我去看书。”走到书桌前将手表戴上,在手表戴在手腕上那一刻,一缕精纯的灵气钻入体内,黑眸轻轻闪了闪,若无其事的将钱又揣进了兜里,然后拿起书出了卧室。

    出了卧室,战常胜蹬蹬跑到客厅的八仙桌上,把书放上去,摘下来自己的手表。

    上看下看,左看右看,都摸遍了,也看不出所以然来。

    自言自语道,“难道是我的错觉”又将手表戴在了手上,熟悉的感觉又来了。

    “到底怎么回事”战常胜看着手上的手表,这么小的东西也塞不下珍珠啊扒拉扒拉脑袋,就是米粒也塞不下啊可是杏儿是怎么做到的,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

    丁海杏透过精神力看到客厅内的动静,心中哈哈一笑,亲爱的,你就慢慢的想吧

    丁海杏先把了小沧溟的尿,包好尿布,抱着孩子,嘬着粮食,没五分钟小沧溟就睡着了,小心翼翼的抱到婴儿床里,盖严实了,才悄悄地出了卧室。

    “爸,在努力学习啊”红缨从外面回来道。

    “从博达家里玩儿够了。”战常胜回身看着她道。

    “爸人家是在做正事。”红缨跺着脚满脸的不依道。

    “什么正事”战常胜不解地说道,小屁孩儿能有什么正事

    “他们在用芦苇杆儿搭建潜艇。”丁海杏出现在他们面前道。

    “妈。”红缨看着丁海杏道。

    经丁海杏这么一提醒,战常胜想起来道,“那个驱逐舰建成了。”

    “嗯”红缨点点头道,“时间可真够久的,快一年了。”接着又道,“一点儿,一点儿搭建,芦苇杆儿还得自己处理,当然就慢了。”

    “可真够有毅力的。”战常胜唏嘘道。

    “博达说,这个磨性子最好了。”红缨看着他们俩说道。

    “你们俩还用磨性子啊在磨就更不可爱了,一点儿都不活泼。”战常胜看着她道。

    “我觉得还好啦沉稳,难道像猴一样上蹿下跳的。”丁海杏看着红缨笑道,“别听你爸的。”

    红缨笑了笑道,“爸、妈,不打扰你们了,我洗漱一下睡觉。”

    “去吧去吧”丁海杏挥手道,“早睡早起身体好。”

    红缨进了卫生间洗漱,丁海杏转身看向战常胜道,“你洗澡换下来的衣服呢”

    “别洗了,就这一身正装,拍打拍打得了。洗坏了可就没了。”战常胜赶紧说道。

    “知道了。”丁海杏点点头道,“那我一会儿也洗洗睡了。”

    “去睡吧睡吧余下的交给我。”战常胜眸光温柔地看着她说道。

    丁海杏转身朝卧室走去,战常胜伸手叫住她道,“那个杏儿”

    丁海杏回身看着他道,“叫我干什么”

    战常胜深邃的目光看着她,“哦没什么儿子睡了吗”

    丁海杏能清晰地看见他眼底的纠结,轻声说道,“睡了”脸上浮现一个明媚的笑容,双眸灿若星辰,“沧溟他爸。”

    “嗯”

    丁海杏唇角缓缓翘起,忽然直截了当地说道,“我爱你”

    听了这话,战常胜直接傻了,脸刷的一下红的如猴屁股似的。

    “呵呵”丁海杏笑着转身,踩着优雅的步伐进了房间。

    还学什么习啊战常胜如兔子一般窜进了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