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1章 白条鸡和黑泥鳅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看着战常胜收拾好洗澡用具,拿上澡票走了。

    抱着孩子颠颠儿的跑到了卧室,因为她知道他的生活习惯,洗澡的时候,总是把手表,钱等贵重物品放到书桌上。

    丁海杏将儿子放到了床上,又插上了房门,拿起他的上海手表。

    白色的表盘,十二点下写着中文上海的字样,罗马数字标识着点数,简洁一目了然,没有多余的修饰。

    表带是银白色精钢带扣,看样子有八成新,戴的时间并不长。

    也是上海手表,五八年才开始正式投产,投放市场,自此,才结束了种花只能修表不能造表的历史。

    丁海杏意念一动,手中出现了无色透明的寒玉,比纸还薄,直接蒙到了表的外壳上,多余的寒玉被她用指尖的锋利的剑气给切割了下来,指尖窜出九幽冥火将边缘焊接了一下,确保永不脱落。

    本来被扔在床上的小沧溟,心中十分地不满,可是在看见妈妈指尖窜出来那绿色的火焰,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张着大嘴,哈喇子流了一地,简直不敢相信。

    太神奇了小沧溟举着双手想要够却够不到。

    丁海杏轻轻吹了口气,指尖上的九幽冥火一下子没了,朝小沧溟不羁的一笑,那样子帅气极了,小家伙很捧场咯咯笑出了声。

    小家伙的嘴巴圆圆,却扑腾的更厉害了,自个也不知道傻乐什么。

    丁海杏看着手表,这下子完美了。

    aaaaaa

    战常胜被催着出来洗澡,结果澡堂子还没什么人,大冬天洗澡的次数也都减少了。

    虽然是教职工澡堂子,可洗澡也是要澡票的。

    又不是干苦力的,一身的臭汗,一身的土。

    家家日子紧巴巴的,不舍得在洗澡上多花钱。

    所以大多数人一星期洗一次,或两次澡。

    战常胜来的早,看澡堂的是一个残疾军人,脚有点儿跛,眉峰还有一道粗粗的疤痕。年纪五十多岁,是个老革命了,不愿意离开心爱的军装,所以就留在后勤上,最终被安排来看澡堂子,这么个轻省的活计。

    看见战常胜进来了,“战教官来了。”

    “是啊秦师傅,我来洗澡。”战常胜看着他漆黑的眼底浮起笑意道。

    “刚打了一池子热水,快进去吧”秦师傅笑着说道。

    “辛苦你了。”战常胜敬重地看着他说道。

    “看个澡堂子辛苦啥啊”秦师傅眼热地说道,“我可真是羡慕你们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做贡献。”

    “羡慕什么您也可以继续发光发热啊”战常胜深邃的眸光落在他身上道。

    “不中用了,老了。”秦师傅摆摆手道。

    “怎么会虽然离开了岗位可革命精神可以代代传嘛”战常胜声音低沉道。

    秦师傅闻言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说的对”浑身充满了活力,与刚才的颓废截然不同。

    “怎么样腿脚还好吗我看这天阴了,说不定要下雪。”战常胜关心地问道。

    “用了你送来的药油,这刮风下雨不在酸痛了。你看这冷风刮的飕飕的,我也没感觉疼的要死,走起路来利落多了。”秦师傅开心地说道,“终于不在是天气预报了。”

    “那就好了,用完了说一声,我给你送。”战常胜语气平和地说道。

    “哎”秦师傅笑着又道,“快进去,这外面冷。”

    “那我进去了。”战常胜指指澡堂子道。

    “去吧去吧”秦师傅挥手道,好心地又道,“里面没人,水干净着呢”

    战常胜摇头轻笑地走进了澡堂子,脱了衣服,跳进了大池子里,享受着温热的水浸泡着身体,吁长出一口气,“真舒服。”热乎乎的毛巾搭在脸上。

    “景老师来了。”秦师傅看着景海林态度不似别人避之不及,却也没有多热情。

    “是啊秦师傅,忙着呢”景海林声音温润地说道。

    “快进去吧这会儿人少。”秦师傅不冷不热地说道。

    “那我进去了。”景海林径直进了澡堂子,打开了淋浴头,温热的水冲刷着身体,一扫身上的寒气,“还真如秦师傅所说人真的很说。”

    听见熟悉的声音,战常胜拿下毛巾,看着肤色明显比自己白了许多的景海林道,“哟白条鸡来了。”

    正在洗头的景海林抹了一下自己的脸上的水,睁开开看过去,透过层层水雾,诧异地看着他道,“老战是你。我说谁敢这么说我,除了你没第二个人。”没好气地看着他道,“你这嘴里就没个好话我是白条鸡你是什么黑不溜秋的黑泥鳅。”

    战常胜闻言嘿嘿一笑,“那咱俩就是白条鸡和黑泥鳅。”不以为意道,“咱俩一块去艇上,都晒的跟黑煤球似的,你咋一下子就捂白了。”

    “哼”景海林轻哼一声道,“那是你心眼儿不好。”

    “我啥时候心眼儿不好了。”战常胜游过去,趴在池子边上道。

    景海林轻笑道,“那你咋捂不白呢”

    “呵呵”战常胜摇头轻笑,随即又招手道,“来来,秦师傅刚打的热水,过来泡泡。”

    “免了,我还是洗淋浴的好。”景海林摆手道,随即压低声音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不用那么小心吧布谷鸟都解禁了。”战常胜深邃的黑眸晃了晃大大咧咧地说道。

    景海林无语地摇摇头,“天真的家伙,真不知道经历了那么多,你怎么过来的。”

    “哎我哪里天真了,我的思想政治觉悟比你高。”战常胜不服气地说道。

    “你洗好了没,我洗好了。”景海林看着他道。

    “哎你比我来的晚,怎么就洗好了。”战常胜看着他说道。

    “再不出去,人就多了。”景海林拧干毛巾搭在脖子上,端着脸盆向外走。

    呼啦一下子涌进了好几个人,战常胜自言自语道,“说的还真准。”洗澡洗的勤,麻溜的洗了洗,也就跟着出去了,景海林则穿上衣服离开了。

    “这家伙还真快。”战常胜穿上衣服追了出去。

    此时天黑了下来,“喂你洗这么快是为了躲他们吗”战常胜追上去看着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