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 能屈能伸

作品:《六零俏军媳

    “你可真是跟人家一起住了那么长的时间连这都不知道啊”郭秀丽白了他一眼,又劝小姑子道,“水仙,你二哥办事太不靠谱,这事还得找大哥来,大哥在城里待这么多年,人头熟。”满脸笑容地打趣道,“我小姑子漂亮、勤劳、善良,还怕找不到好男人。”

    “嫂子”高水仙红着脸,不好意思道。

    “好好好,嫂子不说。”郭秀丽立马说道,女儿家就是面皮薄。

    总算哄住了高水仙了,高文山眼神不住的感谢自家老婆,还是女人有办法。

    可是高水仙很不甘心,犹豫了一下说道,“我还是想确定一下他有没有对象。”

    “嗯我也是”

    高文山话还没说完,就被郭秀丽的咳嗽声给打断了。

    “行哥帮你打听一下。”高文山立马机灵的说道。

    “咱现在就去问。”高水仙扔掉手里的纸盒,站起来道。

    “啊”高文山傻眼了,这事情有些像不受控制的方向奔跑。

    “俺要当面问一下为什么”高水仙倔强地说道。

    “这个水仙,这样不好吧怎么说你也是个女儿家,哪有当着人家的面问呢”高文山结结巴巴地说道,朝郭秀丽使使眼色,快帮忙劝劝啊

    “二哥,你也别使眼色,俺不问清楚俺心不甘的。”高水仙一副豁出去的架势道,“这有啥不好意思的,为了俺的终身幸福,俺不该过问吗”

    “行,那咱就去问问。”高文山咬了咬牙道。

    “走,现在就走,他应该给你一样下班了。”高水仙急冲冲地说道。

    兄妹俩就这么出了家门,郭秀丽是拦都拦不住,这兄妹俩咋这么二杆子呢

    兄妹俩疾步走到了丁国栋的家,高文山一脸的纠结道,“那个水仙,你回家等信儿,这事哥给你问清了。”

    “不行,我要当面问。”高水仙坚持道。

    “那见到国栋老弟,我来替你问。”高文山拍着自己的胸脯道,“哥是男人,你可是个女孩子。”

    “那好吧”高水仙羞涩地勉为其难的答应道。

    结果兄妹俩兴冲冲地走到了丁国栋的家,确实铁将军把门。

    “哎呀没人,没人。”高文山一脸傻笑地说道,“走走,咱回家,等回来再问。”

    兄妹俩只好往回走,高文山紧皱着眉头思索,明明跟他一样骑车回来的,却不在家,这分明是在躲他。

    看来即便是没有女朋友,人家是真的不想找,想起这个高文山又想敲敲自己的脑袋,怎么就这么笨呢

    “咋这么快回来了。”郭秀丽看见他们兄妹进来便问道。

    “人没在家。”高文山庆幸道。

    “不想了,这事不想了。”郭秀丽开解他们道,“来来,你们糊纸盒,我去做饭。”

    “孩子们呢”高文山搬着小凳子坐在矮桌前道。

    “在屋里炕上写作业呢”郭秀丽指指内里间道。

    在高家兄妹离开没多久,沈易玲也骑着车子过来,看着铁将军把门,自言自语道,“这家伙下班了,不回家去哪儿了。没听说厂子里忙啊”骑上自行车回学校,“以他两点一线的性格,也不可能去哪儿啊”忽然想起来道,“回学校看看。”骑着自行车回了学校,特意绕着弯的去战家楼前看看,看到自己的自行车,“果然,就在这儿。”

    于是放心的骑着车子回家。

    aaaaaa

    楼上,高进山在方巧茹下班回来后,就拿着两块钱,在她眼前晃来晃去。

    “你够了啊”方巧茹拎着锅铲挥挥道,“半个多小时了,你举着不累啊”

    “现在相信我的话了吧我都说了我弟弟不是你想的那种人。”高进山在她面前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方巧茹抓过两块钱塞进了自己的兜里。“才一个月就把你给美的屁颠屁颠的,再说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有啥好高兴的,又不是挣来的钱。”

    “我弟弟说了,以后每个月开工资都会给的。”高进山立马说道,“你应该这么想,我弟弟主动还钱是多么的难得,有多少是借钱不还的。”

    “你不就是想听我说,我看错你弟弟了,你弟弟有良心,良心大大的好”方巧茹白了他一眼道。

    “这还差不多。”高进山笑了笑道,“哦对了,弟妹糊纸盒的事情你帮忙说着点儿,别让人抢了,还有给结钱的时候别为难他们。”

    “我就知道。”方巧茹小声地嘀咕道。

    “什么你就知道。”高进山看着她道,“这举手之劳的事情,你不会不帮吧”

    “帮,看在你弟弟良心大大的好的份上,我帮”方巧茹轻笑着点头道。

    “我怎么听出浓浓的讽刺意味。”高进山斜眼看着她道。

    “我是在夸他二叔,怎么会讽刺呢”方巧茹坚决不承认道。

    “还有”

    “你还有什么”方巧茹哀叹道。

    “是我的事情。”高进山嘿嘿一笑讨好地说道,“你看我弟弟还钱了,这戒烟是不是该算了。”

    “不行”方巧茹立马说道,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怎么能半途而废。

    “你这人怎么样”高进山黑着脸说道。

    “我就这样你有意见”方巧茹踮着脚气势上毫不示弱地说道,“要不咱来算算账,看看家里的开销。”

    “没意见,没意见”高进山立马软了下来,“你做饭,我出去。”心里轻哼一声我不会自己买啊在单位抽烟,在家里不让你知道。

    方巧茹也知道这烟是戒不下去了,不过他不敢在家里明目张胆的抽,在单位的话,那是鞭长莫及,想管也管不了。

    算了,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aaaaaa

    送走了丁国栋,丁海杏看着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地战常胜催促道,“你不去洗澡。”

    “这么急着催我去洗澡,是不是想”战常胜放下手中的报纸暧昧地看着她道。

    “去满脑子不正经的思想。”丁海杏没好气地看着他道,“快去,快去,在外面摸爬滚打的,浑身的土,你要不是脱了外罩,儿子都不让你抱。”

    “好好好,我去洗澡。”战常胜起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