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玩具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家伙正耍小性子呢”丁海杏抱着哭的痛哭流涕的小家伙道,“红缨为了哄他又蹦又跳的,所以才出汗了。”看着红缨道,“坐,坐那儿歇会儿。”

    “乖,乖,沧溟不哭啊看舅舅给你带来了什么”丁国栋拿出自己做的玩具。

    拖拉玩具,一只带轮子的木头鸟,色彩艳丽,有着长长的手柄,推着或拉着,行动间,鸟的翅膀上下晃动,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

    得小家伙一下子被吸引住了,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地上的木头鸟。

    “哥你做出来了。”丁海杏看着脚下玩具道。

    “你说的那么详细,哥还做不出来吧”丁国栋一推一拉,小家伙的眼就跟着跑。

    “哥,你这鹦鹉雕刻的够逼真的。”丁海杏忍不住赞叹道,看着如金刚鹦鹉一般艳丽色彩好奇地问道,“你怎么上的色。”

    “杏儿,你忘了我在印刷厂工作,不缺颜料。”丁国栋笑了笑道。

    “喂公器私用不好吧”丁海杏赶紧说道。

    “是废料,其实这鹦鹉早就做好了,就是染色麻烦了点儿,不然我早拿来了。”丁国栋笑眯眯地看着沧溟道,“沧溟喜欢吧”

    “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了。”丁海杏看着一直低着头的小家伙道。

    “舅舅我来。”红缨看着玩具跃跃欲试道。

    “你们玩儿,我去炒个菜,咱们就开饭。”战常胜看着他道,“大舅子,留下吃饭吧”

    “不了,不了,我回家就是饭。”丁国栋摆摆手道,“我是玩具做好了,急着送来。”看着他们道,“你们忙吧”

    “大舅子,大舅子,都来了,怎么着也得吃完饭在走。”战常胜拦着他道。

    “我留下,饭够吃吗”丁国栋看着他们俩道。

    “大哥留下吧今儿我蒸了馒头,还能不够吃吗稀饭不够,咱就喝水吗”丁海杏看着丁国栋道,“大哥留下吧你回去还得自己做。”

    丁国栋想想家里,不知道高文山是否会去堵他随即答应下来,“那好吧”

    拍拍手道,“来沧溟让舅舅抱抱。”

    “他现在满眼都是玩具,哪里还注意到你。”丁海杏笑着说道。

    “你们玩儿,我去做饭。”战常胜转身去了厨房。

    “来让我抱会儿。”丁国栋看着小家伙说道。

    “等我去把完尿,在把孩子给你。”丁海杏抱着小家伙先去了卫生间。

    结果小沧溟一看不见玩具,就着急了,手臂伸得长长的,指着地上的玩具。

    “我跟着你。”红缨推着木头鸟,跟着去了卫生间。

    丁海杏把了他尿了之后,回到直接将小沧溟递给了他道,“来沧溟找舅舅,让舅舅抱着。”

    丁国栋抱着孩子坐在沙发上,红缨则推着玩具,在客厅内来回的走,满屋子都是咔哒、咔哒的声音。

    丁海杏进了厨房,大哥留下来吃饭,她怎么着也得再整两个菜。

    有孩子傍身的丁海杏加上又是冬天,也不能去海边,真是连作弊的机会都没了。就连买菜都是全程跑步,不敢走太远。

    虽然有战常胜晨练时捡来的海鲜,可终归太少了,只够吃,却不能风干腌制。

    所以这加个菜啥的,就捉襟见肘了。

    “杏儿,你看着锅,我去食堂在打俩菜。”战常胜解开身上的围裙道。

    丁国栋闻言提高声音道,“不用,妹夫,有啥吃啥,不用。”

    这哪能真听他的啊战常胜走过来道,“有个他,杏儿也转不开身,带孩子出去太冷了,虽然不缺海鲜,可也许久没有吃肉了。都馋了,正好我去买。”

    “对呀大哥,我们要吃的。”丁海杏站在厨房门口道。

    丁国栋无话可说,看着战常胜拿着饭盒和饭票、钞票穿上大衣出家门。

    回来时,打了一份红烧肉和四喜丸子。

    有了新玩具占据小沧溟的注意力,吃饭的时候他也没闹。

    当然战常胜的左手不能闲着,得推着木头鸟来回的跑。

    吃完饭丁国栋收拾干净餐桌,略微坐了坐,才告辞离开。

    aaaaaa

    高文山心情不好的回到了家,这脸上自然也毫无喜气。

    他一进门,郭秀丽就好奇地问道,“孩儿他爸,帮小姑子问了吗”

    高文山深吸一口气,又鼓着腮帮子吐出去一口浊气道,“问了。”

    高水仙一脸希冀地看着自家的二哥道,“二哥他怎么说的。”心中如小鹿乱撞似的,扑通扑通直跳,不自觉的捏紧了拳头。

    “看你的样子,人家这是没看上咱家水仙了。”郭秀丽直白地说道。

    高水仙闻言难掩失落,小脸瞬间晴转阴。

    高文山瞪了一眼郭秀丽道,“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我只是说出事实,好让她认清事实。”郭秀丽并不觉得自己有错,“相反你的任何说辞,带给她希望,不能实现怎么办”

    高文山被噎的满脸通红,于是劝道,“水仙,就才见了一面,他没相中咱,咱还没相中他呢”积极热心地又道,“厂子里的好小伙子多的是,哥给你在找个好的,一定比他好”

    “俺可是一眼就看上他了,他为啥没看上俺,俺哪点儿不好了。”高水仙一脸难过的说道。

    “水仙,水仙,不是你不好,是人家有对象了,是哥弄错了,让你伤心的,哥在赔给你一个好的。”高文山赶紧说道,不能让水仙陷得深了,自家妹子没见过什么世面,见过的男人都是村里的那些糙汉子,整日与土坷垃打交道,乍一看见斯斯文文的丁国栋自然上心了。

    “水仙,城里都是像他那样斯文人,回头你多去哥哪儿走走,就知道了。”高文山看着她说道。

    郭秀丽捶着高文山的肩头道,“你这哥当的,人家有对象了,你还拿到小姑子跟前干什么”

    “这我哪儿知道啊谁知道他不声不响的咋处上对象了。”高文山也无比郁闷滴说道。

    他本来以为丁国栋只是说说,婉拒这件事,可是细想想又觉的没必要撒谎吧撒谎很快就拆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