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 举高高

作品:《六零俏军媳

    “就会傻笑。”丁海杏努着嘴仔细思索道,“你爸身上除了军装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动手脚呢扣子、帽徽”

    果断的摇头道,“不成不能长时间的佩戴,而且动手脚的话,亵渎了神圣的军装。”

    丁海杏手肘撑着膝盖,单手托腮道,“还能有什么地方佩戴,而被视为理所当然呢”眼角的余波瞥见了手腕上的手表,眼前一亮道,“我怎么这么笨”敲着自己的脑袋道,“真是明晃晃可以动手脚的地方,就如贴手机膜似的,贴上一个表膜不就好了。至于辟邪的首选就是寒玉,其质如玻璃般清澈、冰冷,也不易让人发现。”

    丁海杏脑中意念一动,手中出现了一块寒玉,如水晶一般透明清亮。

    丁海杏集中意念,体内催动体内真气外放,指尖冒出类似剑气,削铁如泥,将手中的寒玉切下来比纸还薄的薄薄一片。

    “当当当”丁海杏看着小家伙说道,“你妈我聪明吧”微微眯起眼睛道,“也可以试试你爸是否能看出它真正的价值。”

    “好了,晚上你爸回来咱给他的手表贴上。”丁海杏满意的点点头,“这样就跟你脚上的黑曜石一般了,趋吉避煞,还能帮助你爸打坐。”叹声道,“可惜你两个舅舅没有手表,也不好贸贸然的给他们买表,只能等他们攒够钱了。让他们像儿子一样戴珍珠,那是万万别想了。”

    低头一看本来翻的兴起的小家伙呼噜噜睡着了,摇头失笑,脑中意念动,手中多一条毛巾被,给儿子盖上。

    丁海杏却打坐继续修行,时间差不多了,赶在红缨放学回家前,带着儿子闪出了空间,还有在空间中蒸好一锅馒头。

    冬天了天冷了,也能在家蒸馒头了,也不怕放几天放坏了。

    丁海杏倒是想把馒头蒸的雪白、雪白的,可外面没有白面,所以这大馒头,蒸的泛黄。

    红缨和景博达、建国他们先围在八仙桌上写作业。

    丁海杏烧水,熬粥。红缨写完作业,送走了景博达他们,走过来道,“妈,您看着弟弟去。我来准备晚上要炒的菜。”

    “那好吧”丁海杏出了厨房,将厨房交给了红缨。

    “我回来了。”战常胜带着一身寒气进来道,先去卫生间洗洗手,途径厨房看着红缨正在削土豆皮。

    战常胜伸手敲敲菜墩,红缨抬头看着他到,“爸回来了。”

    “红缨,晚上炒土豆。”战常胜看着她说道。

    “嗯”红缨点点头道。

    “一会儿我来炒。”战常胜勾起唇角轻笑道,“记住我来炒。”

    “行”红缨笑道。

    “我去看你妈和弟弟。”战常胜指着卧室的方向道。

    “儿子,爸爸回来了。”战常胜推开卧室的门道。

    “呶你回来了,正好抱着你儿子。”丁海杏直接将小家伙递给了战常胜,调侃道,“他现在看腻了我这张脸,给他换个新人。”

    三个月大的孩子,已经有了好奇心,不想待在一个地方,可外面天寒地冻的能上哪儿去。

    在空间里,可活泼了,可战常胜他们回来了,也不能去啊这几个房间都看腻了,所以这会儿正闹脾气呢

    “儿子正使小性子呢”战常胜举着儿子玩儿举高高道。

    “哎你突然举这么高,别吓着儿子了。”丁海杏看着被他给举高高的儿子,担心地说道,“小心他的骨头还软着呢”

    “没事我小心着呢”战常胜举了两下,将儿子抱在怀里,对着他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儿子好玩儿吗”

    “咯咯”小沧溟笑出了声,战常胜低头看着坐在床上的丁海杏道,“还说你儿子害怕,听听都笑出声了,我儿子胆儿真大。”

    “那是因为你笑了,儿子知道,这是最开心,最好玩的游戏。”丁海杏笑着解释道。

    “爸,土豆切好了。”红缨走过来说道。

    “儿子,今儿咱们不玩儿了,爸爸要去炒菜了。”战常胜说着把小沧溟递给了丁海杏。

    小沧溟玩儿的正起劲儿的,一下子又被妈妈抱进怀里,当然不乐意了,黑葡萄似的眼睛望着战常胜离开的方向,扁着嘴哭了起来。

    “好好,我们找爸爸。”丁海杏抱着儿子进了厨房,站在战常胜身边道,“小没良心的,我天天抱着你,你爸一回来,就把我给抛之脑后了。”语气那个酸哟

    “儿子的醋你也吃。”战常胜抬眼看着她轻笑道。

    “哟哟又要哭啊”丁海杏看着这小子道,“你爸忙着呢没时间跟你玩儿。”

    战常胜放下菜刀,“要不我来抱着他,你来炒菜。”

    “别,你抱着他准又让你举高高,这坏习惯可不能惯。”丁海杏不在意道,“哭就哭吧锻炼肺活量,你炒菜,我抱着他出去。”

    小家伙被抱出了厨房,扯开嗓门哇哇大哭了起来,“你还真给我来劲儿了是吧”丁海杏气呼呼地说道,也没个玩具哄他,转移注意力,拨浪鼓早就玩儿腻了。

    红缨看着小家伙,做鬼脸,蹦蹦跳跳也吸引不了他。

    这边怎么也哄不住,战常胜心疼的放下菜刀走了过来。

    “要不”

    “啧啧谁当初信誓旦旦说要当严父呢不惯他这臭毛病,这点儿哭声你都受不住了。”丁海杏看着他调侃道。

    被丁海杏这么一说,战常胜乖乖的回了厨房,并关了上了厨房的房门,来他个眼不见为净。

    小沧溟本以为哭来了爸爸,会被举高高,结果人又走了,还关上了门,看都看不见了。

    这还哭给谁看啊不停的抽抽泣泣的,肩膀一耸一耸的,别提多委屈了。

    “咚咚”敲门声响起,战常胜打开厨房门道,“我去开门。”

    “大舅子,你咋来了。”战常胜看着门外的丁国栋道。

    小家伙一看见战常胜,本来已经不哭的他,看到希望,又扁起了嘴,嚎了起来。

    “这是怎么了”丁国栋闻声,冲了进来道。

    “舅舅。”红缨看见丁国栋进来叫道。

    “红缨,你咋满头汗,这屋里烧的暖气太热了。”丁国栋看着她额头上的汗津津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