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 说清楚?

作品:《六零俏军媳

    高进山给三个侄子在第二天就联络好了学校,军校附属的子弟小学,对于本校的教职工的他来说轻松的很。

    高进山立马通知高文山带着孩子来进行入学考试。

    孩子们在老家村里上学,始终不如城市,所以校长建议孩子们留一级,这样稳妥点儿。

    兄弟俩商量了一下,听从了校长的建议,反正现在上学孩子都偏大一些,他们也算是正常年龄。

    考完试直接将孩子们送到了班级去。

    高家兄弟俩出了学校,“臭蛋呢你想好怎么安排了吗按年龄够上幼儿园了。”高进山边走边说道。

    “不了,孩儿他妈没有工作,在把孩子送到幼儿园,花那冤枉钱干什么送幼儿园也只是换个地儿让人家看孩子而已。等年龄够了上育红班去。”高文山直接说道,这是他经过深思熟虑的,从兜里摸出两块钱道,“哥,这是房钱,从这个月开始,开工资后,我都还你,直到还清为止。”

    “你可真是,都说了不用给了。”高进山推拒道,“你刚进城来,需要钱的地方多的是,手上有钱也宽松点儿。”

    “哥,这钱我们有的。”高文山抓着他递过钱来的手道,“早点儿还清债了,我们也无债一身轻,不然压的心里难受。”一辈子没欠过别人钱,尤其是这么一大笔钱,对于老实的庄稼汉子来说,真是压的喘不过气来,慢慢还心里也轻快点儿。,

    “那你生活怎么办”高进山担心地看着他道。

    “孩子们上学的钱,比我预想的要少了三分之一,我现在晚上跟孩儿妈和孩子们一起糊纸盒,这孩子们的学费也能挣出来,所以哥不用补贴我们了。”高文山看着他继续说道,“你还要贴补家里,比起我你的负担太重了。”

    “那好吧”高进山欣慰地看着他道,“工作上、生活上,有什么事来找我。”

    “没啥事了。”高文山憨憨一笑道,“我的工作挺轻松的,搬搬书和纸箱子,可比在家种地轻省多了,也不费脑子。生活上,吃上供应粮,还有啥不满足的。”突然想起来道,“对了,哥,就是那居委会还是街道办啥的糊纸盒的事情,让俺嫂子说说,别断了就成。”嘿嘿一笑又道,“给钱的时候别觉的俺们是乡下来的,为难俺们。”

    “成,这小事一句话的事。”高进山爽朗地笑道,“哥替你嫂子应下了。”

    “那先谢谢嫂子了。”高文山高兴地说道,“哥,我走了,不打扰你上班了。”

    “我不送你了,你赶紧走吧”高进山看着他消失在自己的眼前,才转身去了办公室。

    aaaaaa

    高文山一路骑车到了工厂,还是迟到了,不过由于事出有因,所以谁也没有说啥子,这谁家还没个急事,何况是搬家过来。

    好容易挨到了中午,饭堂内,高文山打好了饭菜,四下张望一下,径直朝丁国栋所坐的饭桌走了过去,坐在了他的身边。

    “国栋老弟,昨儿见了我妹妹,我没吹牛吧脸若银盘,秀眉大眼,标准的福相。”高文山压低声音道。

    “吃饭,吃饭,吃完饭再说。”丁国栋轻抚额头想了想道。

    “行”高文山唏哩呼噜的开始吃饭,看着菜色嘴里嘀咕着埋怨道,“说是白菜猪肉炖粉条,就没见一片猪肉,纯粹是水煮的。”

    “行了,就别挑剔了,有的吃就不错了。”丁国栋看着他道,“忍忍,嫂子不是来了,晚上吃点儿好的,把中午的就给弥补回来了。”

    “呵呵”高文山尴尬地笑了笑,家里是清粥咸菜,还是咸菜,还不如厂里食堂的呢起码是炒菜,虽然油花少的可怜。

    别抱怨这日子可比在老家幸福多了,高文山宽慰自己,然后唏哩呼噜,眨眼间这白菜粉条和三个黑面馒头就下了肚。

    丁国栋也吃完了饭,两人去水龙头冲冲饭盒,放回了食堂的架子上。

    一前一后出了食堂,高文山追着他道,“怎么样见到真人就知道我没骗你吧我妹妹美丽,勤劳,节俭,能干,腌咸菜也是一把好手。你小子就在家就等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吧”

    “那个文山大哥。”丁国栋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话说明白了,看着固执的他,千万种理由他都不会接受,最有效的办法,干脆道,“我有对象了。”

    “嘎”高文山呆愣愣地看着他道,“你有对象了”

    “嗯”丁国栋重重地点头道。

    “你有对象了”高文山使劲儿地摇摇头道,“这不可能,咱俩同吃同住,你啥时候有对象了,我咋不知道咧”抬眼瞪着他道,“你骗我对不对,我妹妹哪儿点儿配不上你了。”

    “我真的有对象了,我骗你干什么我要真是在有对象的情况和令妹这才真的是骗你呢这是要犯错误的,作风不正的错误。令妹就像你说的非常好,美丽、勤劳、善良,能干”丁国栋看着他认真地说道,“可是我不能耽误令妹吧”

    “文山大哥,文山大哥。”丁国栋担心地看着他道。

    高文山被突如其来的打击好半天没缓过劲儿。

    “我没事”高文山摆摆手道。

    丁国栋看他回过神儿来,“那我回车间了。”

    高文山看着那小子的背影,怎么也不相信他有对象了,得暗中观察、观察。

    aaaaaa

    丁海杏上午做着家务,都想着怎么也跟一家之主佩戴上辟邪石。

    有点儿挠头,军人不准佩戴超出军人范围内的佩饰。

    下午在红缨上学后,丁海杏带着儿子闪进了空间。

    丁海杏坐在竹屋的地板上,看着正翻身翻的不亦乐乎的小沧溟道,“你只顾自己玩儿啊快点儿帮妈妈想想办法,我们要怎么样帮助爸爸”

    小沧溟一翻身抓着丁海杏的裤腿,黑葡萄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一脸的无辜。

    丁海杏低头看着他道,“儿子,该怎么办呢你爸他是一家之主,他又从事危险的职业,这顶梁柱可不能塌”

    回答她的是“咯咯”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