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 生活靠脑袋

作品:《六零俏军媳

    第二天战常胜晨练回来,本以为是普通的珍珠,如丁海杏所说,辟邪的,让孩子带着玩儿呢

    可是给儿子换衣服的时候看见儿子胖嘟嘟的小脚丫上,戴着的黑珍珠,眼睛都直了。

    “你赶紧给儿子穿上衣服,别冻着了。”丁海杏叠着被子催促道,抬眼看过去道,“你直勾勾的在看什么”

    “这个真的是珍珠。”战常胜虽然眼馋可也怕儿子冻着了,赶紧给小家伙穿上包脚的棉裤。

    丁海杏心里咯噔一声,却眨眨眼看着他道,“是珍珠啊怎么了反正是海里捡的。”

    “我觉得它不是凡物。”战常胜让儿子趴在他的腿上系着棉裤的扣子道,“对修行有益,我能感觉到里面的能量。”

    “能量什么能量”丁海杏抬头一脸迷蒙的看着他故意装傻道,“啊你不会是眼热儿子脚上的珍珠想据为己有的吗”

    战常胜感觉大受侮辱道,“我是那么没格调的人吗”将儿子抱在了怀里,每天冬泳,吸收的灵气已经足够了。只是儿子得了个好东西,自然想多问问了。

    “你也想要啊那等我可以下海了去海里捞捞看看能不能好运的碰上。”丁海杏笑眯眯温柔地看着他说道。

    战常胜摆摆手道,“算了做人不能太贪心,儿子有这造化实属不易了,即便你好运逆天能找来,作为军人不能佩戴与军人无关的任何的东西。”

    战常胜抱着孩子起身道,“走了。”低头看着怀里的儿子道,“我们去吃饭了。”抱着孩子朝外走去。

    丁海杏偷偷的松了口气,呼总算糊弄过去了。

    背对着她的战常胜耳朵微微一动,这房间内任何细微地动静都逃不过他的耳朵。

    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战常胜抱着儿子出去,头也不回地喊道,“对了,把沧溟的包被拿来,让他躺。”

    “知道了。”丁海杏拿着小包被出去放在了沙发上。

    红缨已经摆好了碗筷,看着坐下来的战常胜道,“爸、珍珠的事情妈告诉了你了吗”

    “老人家的心意,就戴着吧”战常胜抬眼看着红缨道,“别戴在外面。”

    “知道。”红缨从脖子上掏出乌黑、乌黑毫不起眼的黑珍珠。

    战常胜眼前一亮别有深意地看了丁海杏一眼,迎上他的讳如莫深的眸光,丁海杏摸摸自己的脸道,“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没有。”战常胜勾起唇角轻笑道。

    “那你看着我做什么”丁海杏看着莫名巧妙地他问道。

    “我喜欢看你呗”战常胜别过脸看着丁海杏,一字一句地说道。

    丁海杏瞥了红缨一眼,嗔怪地看着他道,“餐桌上胡说八道些什么”心里却在嘀咕,难不成这家伙看出了黑曜石的不凡,不应该啊难不成他真的能看见黑曜石上流转的精纯的灵气。

    这些日子丁海杏还真没观察过他修炼的到了何种程度。

    “吃饭,吃饭。”战常胜招呼她们两个道,不在提及此事。

    丁海杏也没时间去想那事情了,小沧溟每天占据了她大半的时间。

    吃完早餐,红缨收拾干净了,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

    家里就留下了丁海杏和儿子两人,趁着小家伙睡觉的时候,撅着屁股抹桌子,拖地,洗衣服,现在多么渴望家务实用咒语,挥挥手指就好了。

    现在只能手动,小家伙醒了也不怕,喂喂奶、把把尿,直接放到床上,反正也翻了不身,安全的很。

    忙忙活活一上午就就这么过去了,还得做她和红缨的午饭。

    家庭主妇的悲哀,幸好有空间,不然连安静的待一会儿的时间都没有。

    aaaaaa

    “我吃饱了。”沈易玲放下筷子,推开桌子起身道,“我去图书馆了。”

    “等一下,等一下。”沈母抓着她的胳膊道,“外面的车子怎么回事”

    “怎么了”沈易玲满脸疑惑地看着她道。

    “不是你平常骑的车子”沈母双眸一瞬不瞬地凝视着她道。

    “哦跟别人换了下车子。”沈易玲简单地说道。

    沈母闻言双眼放光道,“跟谁换的,是他吗”

    “妈,你就别问了,该知道的您到时候就知道了。”沈易玲好笑地看着她,拂开她的手道,“妈,您应该像老头子学习,看看人家多镇定啊”摆摆手道,“我上班了,要迟到了。”头也不回地大步流星地离开。

    沈母看着女儿那大踏步,这太阳穴直跳跳,目光转向淡定如斯的沈父道,“看她的做派,你就没什么想说的。”

    “说什么”沈父淡然地说道,“咱们使尽全力不是效果不甚如意,我指望未来女婿改造她了。”

    沈母一脸的无奈,好奇地说道,“老沈,你就不想知道男方是什么人吗”

    “咱那闺女跟驴一样,牵着不走,打着倒退,你就镇定点儿好了。”沈父咬着发黄的大馒头道。

    “对方有自行车,看样子家境应该不错,这样咱家那傻闺女嫁过去,应该不会吃苦。”沈母自言自语地说道,“咱家闺女有工作应该不会饿着吧就是不知道负担重不重。”重重地叹口气道,“不嫁的话,千方百计的想把她给嫁出去,嫁出去又担心她生活过的好不好,会不会受婆家的欺负。在家的当姑娘和做人家儿媳妇,我宁愿她当老姑娘,起码不用担心。”

    抬眼看着无动于衷的沈父道,“我说了半天你给个反应啊”

    “我给你啥反应,我们还能陪到她几时,陪到她老的只有老伴儿。关键还是看小伙子人品如何”沈父放下筷子看着她道,“无论嫁不嫁人都要生活,而生活质量的好坏,靠的是这里。”指指自己的脑袋道,“你家境再好,他们俩不争气,就是有金山银山也会败掉的。只要他们俩有上进心,就是现在一无所有,也能进步,挣下一个锦绣前程。”接着起身道,“你就别在杞人忧天了。”

    沈母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道,“我就不相信你那么的淡定。”轻哼一声道,“也不知道是谁三更半夜的睡不着,唉声叹气的。”收拾干净餐桌后,就上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