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妻子有其事,丈夫服其劳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早早的就哄着小沧溟睡着了,起身去把家里的脏衣服于尿布洗洗干净,晾在卫生间的晾衣绳上。

    再回来时夜色深深,一弯弦月挂在天空,散发着清冷的幽光。

    “马上就还要吹熄灯号了,早做准备。”丁海杏坐在床边看着坐在书桌边的战常胜说道。

    “哦”战常胜将手里的书合上,钢笔帽拧上,起身去洗漱,回来看看小沧溟换了一下脏尿布,轻轻拍了被打扰的小家伙哼哼唧唧的,很快就又熟睡了。

    战常胜这才上了床,钻进了被窝,例行公事的将两人的手表上上劲儿。

    “有个事情跟你说一下。”丁海杏看着正在给表上发条的战常胜道。

    “什么事”战常胜随口问道。

    “我给儿子脚丫子上戴了一个黑色的珍珠,也给了红缨一颗,用咱爸、妈的名义。”丁海杏抬眼看着他认真地说道。

    “黑珍珠”战常胜惊讶道,“你到底有多少珍珠”

    “这我也不知道,我还有玳瑁呢”丁海杏浅笑如月地说道,“我也没数过。其实说是黑珍珠,就是黑不溜秋的石头,样子不好看。”靠近他吐气如兰地小声地说道,“主要是辟邪。”

    “那不是封建迷信吗这你也相信。”战常胜指指自己道,“我可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知道,知道,你就当没听见我最后一句话好吗”丁海杏摇着他的胳膊撒娇道,“好不好吗”尾音轻颤,顿时然他酥了半边身子。

    “人家给小孩儿戴银手镯、长命锁,都是讨个好彩头,我给小沧溟戴颗珠子不为过吧”丁海杏索性道,“反正我已经告诉你了,红缨问起来,你就说知道就行了。”

    “又要我顶缸,你要怎么谢我”战常胜好笑地看着自说自话的她道。

    “啵”丁海杏痛快的亲了他脸颊一下,“妻子有其事,丈夫服其劳。”振振有词道。

    “如此敷衍,这也太没诚意了吧”战常胜伸手环抱着她双眸凝视着她说道。

    丁海杏直接跨坐在他的身上,眼底闪过一丝狡黠,娇笑道,“你可不许乱动哦”

    战常胜展开双臂乖乖躺好,“今儿是你为刀俎,我为鱼肉,任凭你为所欲为。”暧昧地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丁海杏从枕头下摸出小套子道。

    战常胜双眸冒火,希冀地看着她道,“来吧”

    “你不准还口哦”丁海杏娇媚地看着他说道。

    “快点儿”战常胜迫不及待地催促道。

    “慌什么”丁海杏俯身鲜艳欲滴的红唇,吻上他温热的薄唇。舌头温柔的描绘着他的唇形,然后侵入嘴内与他的舌头一起共舞纠缠,热切的诱惑着他。

    柔弱无骨的小手,放肆地爱抚着他坚硬如磐石的胸膛,摸呀摸的

    丁海杏仿佛在顶礼膜拜似的,吻的他死去活来的,虔诚的吻过他的耳际、双颊、嘴唇、脖子、胸脯一路留下许多湿吻,每一次吸吮都让他全身颤抖、四肢无力,恣意地玩弄着他的身体。

    看着他的反应,真是太有成就感了。

    她的热吻带来的震撼,堪比十二级台风,吹的他丢盔弃甲,让他感觉浑身酥酥麻麻,彻底的软了。

    察觉他的手不老实,丁海杏抬起头来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你的手在干什么说好的不许动哦”

    “君子动口、不动手。”战常胜声音嘶哑地说道,说着起身,吻上她的水润的樱唇,急切的狂吻着他。

    真难为他了如此的姿势也能吻的这般投入,让丁海杏倒在他身上,一同倒在了床上。

    “啊“早已分不清是谁的嘤咛声,两人都被熊熊火焰折磨着。

    丁海杏推开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一语双关道,“今儿是我先上”

    他无辜的眨眨眼,更加幽深的双眸凝视着坐在自己身上的杏儿,仰头微微闭着眼睛的小人儿,她的麻花辫有点松散,落下些许发丝贴在她柔美的颈子,嫣红的菱唇张合,一副渴望被爱的样子,战常胜快被她逼疯了。

    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丁海杏睁开眼睛看着他道,“说好的我主动的,你赖皮。”声音软软柔柔地娇媚无比。

    “还是我来吧我怎么舍得累着你呢老子打仗从来都是冲锋在前的,什么时候落后过。”战常胜冠冕堂皇的说道,关上保险,与她一起并肩作战。

    被丁海杏给刺激的他感觉如打了鸡血一般,怎么都要不够她,如果不是小沧溟哭声打断两人,估计丁海杏有的受了。

    战常胜伺候完小的,在伺候大的,最后搂着丁海杏轻轻抚摸着她嫩滑令她爱不释手的肌肤。

    丁海杏枕在他厚实的胸膛上,拧着他的腰道,“以后不许这么不知节制,腰都快断了。”

    “我给你揉揉。”战常胜催动体内真气,轻轻按着她腰部的穴位。

    丁海杏浑身如泡在温泉中一般,热乎乎的,舒服的如小猪一般直哼哼。

    “于哥来电话说,姓郝的他们一家都搬到城里了,花了三百块钱在大杂院里买了三间房子。”战常胜有一下没一下的说道。

    “走了更好,这样海边生活好起来,也没他们的份儿。”丁海杏有一搭没一搭的说道,“真以为城里的日子就好过了,没钱、没工作,城市贫民有时还不如乡下呢他们会后悔的。”

    “于哥的儿子好吧该满月了吧”丁海杏随口问道。

    “吃的虎头虎脑的,比咱家沧溟还要胖。”战常胜轻笑道。

    “其他战友有好消息了吗”丁海杏又问道。

    “怎么不相信自己的医术,陆陆续续地都有了。”战常胜轻笑地看着她道,“于哥他们让我替他们说声谢谢。”

    “治病救人,乃医者本分。”丁海杏小声地咕哝道,“对了你什么时候给家里寄信,别忘了寄一张儿子的百天画像。”

    天气太冷,不能抱着小沧溟去照相馆照相,出生到现在也只是借对门的相机照了一张满月照,好在景博达时不时的给小家伙画像,这样小家伙的姥姥、姥爷,姑姥姥,才不至于望穿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