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 心乱了

作品:《六零俏军媳

    “那不就得了。”沈易玲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你真的会把布谷鸟,变成金丝鸟啊”

    “是啊是啊怕了吧”丁国栋重重地点头道。

    “国栋同志,你真可爱”沈易玲忽然又调笑道。

    丁国栋脸上涨的通红,忽然眼前一亮道,“我记得某人可是自己说过的,想做贤妻良母,为老公和孩子奉献自己的一切的,怎么说话不算话,不想做金丝鸟,又想做布谷鸟了。”

    沈易玲闻言一愣,随即莞尔一笑,“哎呀,记那么清楚吗”此时桃花眼深邃而幽远,缓缓地说道,“我想做某人的金丝鸟,不知道某人同意否”

    丁国栋闻言心漏掉一拍,差点儿没把车子给拐到马路牙子上。

    “丁国栋你怎么回事把我摔坏了,你负责我的后半生啊”沈易玲故意夸张地说道。

    稳住车把的丁国栋非常不自在地说道,“你别说些,令人歧义的话。”

    “我说什么了”沈易玲故意装傻地说道,“我的话令你浮想联翩了,看来你也不是无动于衷嘛”

    “沈易玲”丁国栋气的连名带姓地叫道。

    “呵呵”

    回答丁国栋是沈易玲清脆愉悦的笑声,丁国栋不敢贸然说话了,话题总能被这厚脸皮的家伙给带偏了。

    沈易玲可怜兮兮地说道,“国栋同志,我的手好冷怎么办”

    “我把手套给你好了。”丁国栋看着自己手上的白色线手套道。

    “不行,我带了你怎么办”沈易玲否决道,“你在前面风吹的更冷。”

    “那你把手揣在兜里好了。”丁国栋又建议道。

    “呀这个办法好,我怎么没想到,国栋同志你好聪明。”沈易玲奸诈的一笑,将手缓缓的插进他的上衣兜里。

    丁国栋被这么冷不丁的动作给吓了一跳,骑的车子都歪七扭八了起来。

    “喂小心点儿,别摔着我了。”沈易玲警告道,“稳住,稳住。”

    丁国栋赶紧稳住车把,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干嘛将手放到我的上衣口袋里。”

    “我遵照你的指示做的。”沈易玲语气轻柔地说道。

    “我说什么了吗我咋不记得了。”丁国栋挑眉说道。

    “是你说的把手揣在兜里。”沈易玲好心地提醒他道。

    “是,没错,这话是我说的,我说的揣在兜里,是你自己的兜里,不是我的兜里。”丁国栋耐着性子解释道。

    “可是你的兜里暖和,不都说壮小伙,火力壮,我的兜里冷冰冰的。”沈易玲强词夺理道,“哎呀只是揣在你的兜里而已,又没有揣进你怀里。大惊小怪什么大黑天的光线不好,谁看的见。”嘴上催促道,“快走,快走,好冷啊”

    “你”

    “你什么你,身体别那么僵硬吗”沈易玲笑眯眯地说道,“放松、放松”

    放松个屁丁国栋恨不得爆粗口,后背贴着一个这么一个大活人,他怎么放松。

    “对了,你那院子没有集体供暖,晚上睡觉冷不冷啊”沈易玲关心地问道。

    “不冷,屋里有火炕,回去扔些柴火在里面,正好挨过一个晚上。”丁国栋声音紧绷绷地说道,“白天又不在家,所以冻不到的。”

    丁国栋本来还想说让她抽出她的手,结果家近在眼前了,想了想算了。

    嘎吱一下,捏住了车闸,车子停在了门外,丁国栋头也不回地说道,“下车吧”

    沈易玲依依不舍地抽回了自己的手,从车上蹦了下来。

    丁国栋一抬腿从车上下来,回头看着她道,“你怎么回去,后车带没气了。”

    “推着回去呗还能怎么办”沈易玲眨眨眼看着他可怜兮兮地说道。

    “这样你骑我的车回去,明天我给你修修车,回头我们在把车给换了。”丁国栋想了想道。

    沈易玲只好说道,“那好吧”

    丁国栋将车子掉了头,支好了,顺便把自己的手上的线手套摘下来递给了她,“你赶紧走吧天晚了。”

    “哦”沈易玲透过月色看着他突然说道,“我喜欢你。”

    “咳咳”丁国栋被惊地直咳嗽,“你你是跟我说吗”憋出来一句道,“你咋”这么不知羞,却说道,“这是男人该说的吧”

    “我咋了,人家布谷鸟都敢说敢做,我比她差吗我为什么不敢说。”沈易玲锐利地眼神看着他,言辞犀利地说道。

    “那能一样吗电影是假的,你让她在现实中试试,她肯定说出来。”丁国栋好半天找回自己的声音道。

    沈易玲被他给噎了个半死,干脆道,“我走了。”蹬上自行车落荒而逃。

    留下丁国栋一脸的懊恼,嘴角却不自觉的翘起,自言自语道,“不容易啊居然也会害羞,终于有女性的自觉了。”看着她消失在眼前,才转身掏出钥匙开门。

    进了家,先将炕给烧着了,然后洗漱干净才回屋,盘腿坐到了炕上,烦躁的扒拉、扒拉脑袋,“怎么会这样”

    耳朵里一直回荡着那句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如魔咒一般盘旋在脑海里。

    躺下,又坐了起来,怎么都不对劲儿,感觉脸热辣辣的,双手捧着脸,热乎乎的,无论怎么样,都挥之不去。

    aaaaaa

    沈易玲蹬着自行车一路回到了学校,自言自语道,“看来这几天得关注着他,无缘无故的请我帮忙借书这理由真是蹩脚的很到底要我帮什么呢”她这心里跟长草一样,带着满心疑惑回到了家。

    沈母一看见她回来,立马追着问东问西的,“吃了吗”

    “吃过了。”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图书馆早就关门了。”沈母继续追问道,“你干什么去了”

    “无可奉告”沈易玲蹬蹬踩着楼梯朝二楼走去,站在楼梯的拐弯处,回身看着她道,“别急着打听,等攻下碉堡,我会告诉你们的。”竖起食指警告地看着他们道,“别去查他的底儿,不然我跟你们急。”食指摇摇道,“别忘了我曾经的威胁。”

    “知道了。”沈母极度郁闷滴说道。

    没办法,谁叫这丫头脾气倔的像头牛,害得他们不敢轻举妄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