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 大毒草

作品:《六零俏军媳

    “现在满意了,可以走了吧”沈易玲噘着嘴不满地说道。

    丁国栋蹬着自行车如风一般的轻快。

    沈易玲嘴角微微翘起,桃花眼流露出一抹狡黠,哼哼在狡猾的狐狸,也逃不出猎人之手。就让他自个傻乐吧现在不是很高兴载着她去看话剧。

    呵呵

    丁国栋一路骑车骑到了话剧院,也就是电影院,里面不仅有放映厅,也有话剧院。

    相较于电影院买票口排起的长龙,话剧门口就显得冷清了许多,所以票很好买。

    丁国栋掏了两毛钱,买了两张票和沈易玲一起进了话剧院,坐的稀稀拉拉的。

    丁国栋前面两排两个女的叽叽喳喳的说着,“这部话剧我都看了七八遍了,台词我都能倒背如流。我好羡慕里面的爱情。”

    两人热烈的讨论着剧情,也让丁国栋知道了这部话剧大概是讲什么的了。

    讲的是五十年代的江南某农村合作社,青年男女爱情的话剧,同时也批评了,农村基层干部的封建意识。

    突击队的姑娘童亚男劳动好、唱歌好,大家叫她“布谷鸟”。她性格活泼、积极上进。可是他的男朋友王必好是个团支委,一心想把她从布谷鸟,变成笼子里装的金丝鸟。他男朋友狭隘自私,不准她唱歌并阻止她和大伙接触。“布谷鸟”和男朋友解除了婚约又受到他的打击报复。在复员军人郭家林的帮助下,“布谷鸟”不但与他决裂,也找到了志同道合的爱人,同时又唱出了响亮的歌声。

    这部剧沈易玲也看了好几遍,剧情清楚的很,所以对她们旁若无人的讨论,对她来说是无所谓。

    “这个你看过吗”沈易玲看着他问道。

    “没有”丁国栋摇头道。

    “啊”沈易玲看着他道,“你怎么不早说。”

    “怎么了”丁国栋转过脸一头雾水地看着她道。

    “你没看过,我就让她们住嘴,别在讨论了,知道了剧情就没有新鲜感了。”沈易玲说着站了起来,“哎”

    “你干什么”丁国栋拉着她的手摁在了座位上。

    “让她们别在说了,公共场合大声喧哗。”沈易玲理所当然地说道。

    丁国栋闻言心中一暖笑了笑道,“我没关系的。”指指剧院道,“你看,没一个说话声音小的。”指指她,又指指自己道,“包括我们。”

    说的沈易玲无言以对,抬起他拉着自己的手,调侃道,“拉的挺舒服的啊”

    丁国栋刷的一下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赶紧松开道,“我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啊”

    本来沈易玲不生气,闻言却很生气,非常生气,气呼呼的瞪着他。

    丁国栋赶紧赔不是吧越说沈易玲的脸越黑,干脆道,“你说吧我到底如何你才能不生气。”

    可这话能说吗我就生气你不是故意的,女儿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此时话剧马山要开演了,观众安静了下来,陆陆续续的又来了人,剧院里坐的七七八八的。

    “看话剧。”沈易玲咬牙切齿地说道。

    “哦”丁国栋正襟危坐,目视前方,看舞台表演啊。

    随着表演开始,“哈哈”剧院里传出阵阵笑声。

    丁国栋渐渐的放松了下来,这剧有意思,还真好看。

    “你在笑什么啊”沈易玲靠近他压低声音问道,“是不是也赞同,女人应该回到锅台,围着锅灶转。”

    “我笑是他被河泥砸的好。”丁国栋随口解释道。

    “这么说你不赞成只能公鸡敬菩萨、母鸡不能敬菩萨的封建思想了。”沈易玲小声地又问道。

    “嘘”丁国栋食指放在嘴边,指指舞台。

    沈易玲只好作罢,安静的看话剧,对这部话剧她也看了许多遍,看着女主人公斗争,能开上自己想开的拖拉机,自己好生羡慕。

    她的争斗却是苍白无力的,即便斗赢了老头子,也斗不赢大环境。

    看着台上的童亚男撕掉所谓的五条家庭规矩,婚后不许唱歌、不许跳舞,不许和社员嘻嘻哈哈,不许和男人走的太近、不许想拖拉机那种封建自私的爱情理论、落后狭隘的思想。真是痛快,台下的女人纷纷拍手叫好。

    看到前男友伙同青年团支部书记迫害布谷鸟的时候,说人家作风不正,开除人家团籍,台下的观众群情激奋,纷纷义愤填膺的,恨不得冲上台胖揍他们一顿。

    真是入戏入得深。

    此时却有一个男人站了起来,指着舞台道,“停下,停下,不许演了,这演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舞台上的演员纷纷看着台下鹤立鸡群的穿着中山装的男人。

    “这人是谁啊”大家心里纷纷猜测道。

    丁国栋和沈易玲也寻声望去,此人就在他们后两排的椅子上的男人,国字脸,洗的发白的中山装,笔挺、笔挺的,梳着大背头,胸兜里别着钢笔,看这做派,像个干部。

    “你干嘛不让人家演啊”

    “这看得正在兴头上呢”

    “哪里来的捣蛋的。”

    “继续演,继续。”

    台下的观众七嘴八舌地说道。

    “不许演”他跳出位子,大步走到了舞台上,指着演员们道,“不许演”

    “你凭什么干涉人家演出”观众纷纷嚷嚷道。

    “这人脑袋有病吧”

    “扰乱大家看话剧。”

    “工作人员呢请把他给请出去。”

    “赶紧让让,我们还等着看演出。”

    “看什么看没看出这演出有很大的问题吗”他满脸严肃厉声说道。

    “这演出能有什么问题。”

    “我们都看了十来遍了,也没看出有什么问题啊”

    “就是,群众反响热烈,看大家笑声就知道了。”

    大家纷纷站起来指责这个捣乱的家伙。

    “那是你们的思想觉悟太低了,他们的演出故意丑化党团组织。这么大的问题你们居然没有看出来。你们应该感谢我及时制止这棵大毒草。”他一句话让剧院内鸦雀无声。

    这帽子扣的有点儿大,没人敢接这个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