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章 你来我往

作品:《六零俏军媳

    本来丁国栋有心让她做一下挡箭牌,可是看她跟狗皮膏药似的,黏上了就撕不下来。

    这事还是免了吧他自己把话给说清楚了好

    “快说让我帮什么忙”沈易玲催促道,卷起袖子大有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架势。

    丁国栋见状好笑地说道,“没什么借两本书看。”

    沈易玲桃花眼轻轻晃了晃,狐疑地看着他道,“借两本书”很明显不太相信他的说法。

    丁国栋一脸正色地说道,“真的借两本书,这里太闷了,打发一下时间。”

    沈易玲闻言脸上迅速洋溢着温暖的笑容,比此时窗外晚霞更加的灿烂。一双桃花眼深邃的如带电一般看着他。

    丁国栋打了个寒颤,有种非常不妙的感觉。

    果然,丁国栋就听见她清脆、愉快地声音响起。

    “打发时间啊这简单我们去看电影如何李双双估计你看过了。要不去看话剧,现在上演的布谷鸟又叫了,在家看书光线太暗,对眼睛不好。”沈易玲双眸温暖地看着他,提出建议道。

    这算什么挖坑将自己给埋了。

    沈易玲看着他继续游说道,“好不好嘛我们去看布谷鸟”声音中浓浓的撒娇的意味。

    “你还小吗”丁国栋不自觉的揉揉自己的胳膊,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正经点儿说话。”

    沈易玲郑重地要求道,“请我看话剧这是谢礼。”秀眉轻挑看着他质问道,“你不会不讲信用吧”

    “你真”丁国栋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说道。

    “想说什么说我卑鄙。”沈易玲混不在意地说道,“只要达到目的即可。”拍着手一脸欢喜地说道,“我怎么早点儿没想到呢”催促道,“快,快点儿咱们赶紧吃饭,正好能”抬起手腕道,“六点半那一场。”

    丁国栋无奈地看着她,紧紧的抓了抓筷子,从牙齿缝里挤出俩个字,“吃饭。”

    沈易玲闻言顿时喜上眉梢,一双眼睛笑如弦月,嘴上刚想高歌一曲,不过看着对面无比郁闷的男人,算了不在刺激他了。

    心里却打起了胜利腰鼓,偷着乐。

    两人麻溜的吃完饭,沈易玲主动的洗一下碗筷,而丁国栋则把厨房的火看一下,确保回来时,有热水用。

    沈易玲麻利洗好了碗筷,放进柜子里,趁着他在厨房之际,悄悄靠近了自己的自行车。

    看着丁国栋从厨房出来,沈易玲立马迎了上去,问道,“可以走了吗”

    “我去关一下门就走”丁国栋径直朝房子走去。

    沈易玲则去水井旁放着的脸盆里有水,则洗了洗自己的手。

    丁国栋将门关上,用铁丝别了一下,回身看着她道,“走吧”

    丁国栋推着自行车朝大门走去,沈易玲也推着自行车,跟在他屁股后面,突然大叫道,“哎呀后车带怎么没气了。”

    丁国栋闻言喜笑颜开转身道,“既然车子坏了,咱们今儿就别去了。”

    沈易玲看着他那笑脸,不去就那么高兴,真是碍眼的很。轻轻勾起唇角,笑眯眯地说道,“你的车子不是好好的,可以载我去啊”

    咔嚓晴天霹雳,丁国栋脸上的笑容就这么猝不及防的寸寸皲裂。

    沈易玲高兴地脸上露出夸张的笑容,“丁国栋同志,麻烦你了。”将自己的车子支好了,开心地朝他走去,“走吧迟了就耽误开头了。”手搭在了后车座上,推了推车子,“别紧皱着眉头,我不重的。”

    丁国栋闻言太阳穴直跳跳,深吸一口气,推着自行车出了大门,“你扶一下车,我去锁上门。”

    “好”沈易玲欣然一笑,扶着车把道。

    丁国栋转身将大门关上,铁棍穿过门栓,门栓上面的狮子头已经被敲的坑坑洼洼的,还顽强的活着。

    丁国栋直接落锁,将钥匙装进兜里,走过来推上车子,大长腿一跨,坐在车座上面,面无表情地说道,“上车。”

    沈易玲也不管他的黑脸,双手拽着他的外罩,吓了丁国栋一跳,回过头,红着脸看着她道,“你干什么”

    沈易玲摊开双手看着他道,“我没干什么啊”食指指着他道,“我才要问你,你干什么吓了我一跳。”

    “你上车,就上车,干嘛拽我的衣服啊”丁国栋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说道。

    “拽着你的衣服,我才好蹦啊”沈易玲佯装着蹦了一下道,“只是拽着你的衣服,不用那么大惊小怪的吧”拽着他的衣服,轻轻一蹦,侧身稳稳的坐在了后车座上,“走吧”

    丁国栋扭过去,蹬上脚蹬,沈易玲展开双臂环上的他的腰,白皙修长的双手交握,娇声道,“走吧我准备好了。”

    丁国栋浑身僵硬,低下头一脸惊悚地看着小腹前的双手,闭上眼,睁开眼,还在。

    “你怎么还不走啊要迟到了。”沈易玲笑眯眯地说道。

    丁国栋机械地转过头,一脸严肃地看着她道,“现在请把你的手拿开。”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沈易玲装傻充愣地看着他道,眨眨水汪汪地桃花眼。

    丁国栋清澈的双眸此时冒着火,瞪着她的双臂道,“别装傻把你的手拿开。”

    “啊”沈易玲一脸恍然大悟道,“你不让我抓着你的腰,我的手放在哪儿。”咄咄逼人道,“你说”

    “抓着车架子不好了。”丁国栋指指车座架子道。

    “不要”沈易玲果断地摇头道,“车架子太矮,还得一路弯着腰,不舒服,而且车架冬天手握着太凉,冻手。”重重地点头道,“还是这样舒服。”

    理由很好,很充分沈易玲咧嘴朝他一笑。

    丁国栋深吸一口气看着她道,“我不想在男女作风问题上犯错误。”

    “我们男未婚、女未嫁,何来生活作风问题,又不是已婚人士。”沈易玲轻松地解释道。

    “二选一,要么你现在抓着车架,要么我下车,你也下车。”丁国栋声音愉悦地说道。

    沈易玲看着倔强地他道,“好好好我抓车架可以了吧”逼急了他,把这脑袋一根筋的家伙给吓跑了,可怎么办,只好照做了,手抓着车座下面的弹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