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小算计VS大盘算

作品:《六零俏军媳

    “孩儿他妈,必须让孩子们上学,不上学就像我一样每个月就挣着二十八块,升职调级涨工资,啥时候都没有我的份。”高文山看着她边走边说道。

    “上上,我啥时候说不让上了。”郭秀丽没好气地说道,“你多给我找些糊纸盒的工作,也能多挣些钱。”

    “以后没事的话,这样我跟你一起糊,能挣一些算一些,也好早日还清债务。”高文山咬着牙说道,老实说这都是家里无事的老娘们糊着贴补家用的,堂堂大男人糊纸盒说起来真是有够丢人的,可现在顾不得脸面了,欠着一大笔债,只能也跟着糊了。

    “不行,不行,这是女人的活,你哪儿能干呢”郭秀丽摇头道,“你上班已经很累了,我能行的,不就是糊纸盒吗简单很。”

    “咱关上门,他们又看不见,行了你就听我的吧”高文山拍板定案道。

    这年月各街道居委会都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副业,如折页子、穿书、糊纸盒、绣花、补花、缝纫等等,这些手工劳动有些是有车间的,而大部分工种没有车间,都是干活人将半成品拿回去在自己家中完成,按规定时间交活儿。这样的工种主要分给一些家庭较为困难的居民,多是一些没有正式工作的家庭妇女,让他们赚点儿零用钱以贴补家用。

    这活儿利小,几个盒子才一分钱,可技术含量低,可以全家齐上阵。

    郭秀丽他们一来,高进山就给这弟妹先找了这么个活计,这样在家既能挣钱贴补家用,又不耽误在家做饭、看孩子。

    “你心里也别服气,心疼那几块钱,眼光得放远点儿,算计着自家人那几块钱算什么本事”高文山没好气地说道,看着她又道,“我哥是我们这些兄弟姊妹中最有出息的一个,你承认吧”

    “这我承认。”郭秀丽点头道,当初说亲的时候她娘家就是看中一点儿就是他哥在城里当大官。

    “钱真的不算个事,咱把这买房的钱慢慢地还了,以后遇上了大事,我哥动动嘴,还不就解决了。以我哥的年龄,事业还处在上升期,将来走到哪一步咱也不知道,咱懂事,知趣,我哥心里还能没数。”高文山给自个的婆娘分析道。

    “啥大事啊”郭秀丽满脸疑惑地问道。

    高文山闻言合着他费了半天口舌,这婆娘没听懂,“你咋恁笨了。”

    “我笨所以才问你呢”郭秀丽老实的承认道,一点儿没有不好意思。

    “工作啊结婚啥的,这不都是人生大事。”高文山深吸一口气,耐着性子道,“我哥在城里十来年,这人脉关系肯定比咱强。将来孩子学业有成,有出息了,无论是招工还是当兵都指望我哥呢”

    “这倒是。”郭秀丽听明白点点头道。

    “可是咱也不能跟我哥丢脸吧孩子们一拉出去,文盲,干啥啥不行,叫啥啥不会的,你叫我哥那脸往哪摆。”高文山侃侃而谈道,“要是孩子们文化水平高,给他个任务完成的漂亮,领导夸赞,我哥这脸上也有光不是嘛”

    “是这个理儿。”郭秀丽恍然地看着他道,“他爹,你来城里咋学会这么多弯弯绕绕的。”

    “活到老,学到老,看多了,自然就知道了。”高文山高深莫测地说道。

    说话当中两人走回了前院,高水仙担心地站在台阶上一看见他们回来就迎了上去,四个孩子也跑了过来围着他们道,“爹、娘。”

    “进了城了就叫爸妈,不是说过你们。”高文山看着四个孩子道。

    “哦爸、妈。”四个孩子利索的开口道。

    铁蛋在他们身上转来转去的,“爸妈你们吵架了。”

    “没有,我跟你妈说点儿事,你们上学的事情。”高文山一下子就转移了孩子的注意力。

    “上学,我们可以上学吗”钢蛋儿激动地说道。

    “当然了,你们都上学。”高文山大手一挥道。

    “可妈说家里没钱让我们上学校。”铁蛋儿懂事地说道,“我不上了,让弟弟们上吧”可眼底愣是憋着泪不让它流下来。

    高文山瞪了郭秀丽一眼,“在孩子们面前胡咧咧啥”

    郭秀丽缩着脖子辩解道,“咱家啥情况,一目了然,还当孩子们是傻瓜。”

    高水仙赶紧又插嘴道,“二哥,二哥,供孩子们上学,吃力吗”

    四个孩子大眼睛齐齐看向一家之主高文山。

    “傻小子,爹娘就是砸锅卖铁,也让你们都上学。”高文山伸手揉着他们的脑袋道,“爹已经吃够了没文化的苦,哪儿能让你们再受苦呢”

    “可是爹”钢蛋儿赶紧改口道,不由得担心地说道,“爸哪儿来的上学的钱。”

    “这个要谢谢你大爷,他继续出钱供你们上学,谁要是敢不孝顺你大爷,小心老子打断他的狗腿。”高文山厉声道。

    四个孩子重重点头道,“爸我们孝顺大爷。”

    “可不是光嘴上说说。”高文山警告他们道,接着又道,“你们也别担心钱的问题,以后爸跟你妈一起糊纸盒,挣家用。”

    “我们也可以。”四个小子立马说道。

    “行了这事以后再说,现在我上班去了。”高文山抬眼看了下日头说道。

    “哥,你的脸咋那么红呢”高水仙看着他的脸颊突然说道。

    郭秀丽一脸的不好意思,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高文山则机灵的说道,“太阳给晒的。”疾步朝自行车走去,“不跟你们说了,我上班去了。”推上自行车就出了家门,骑上自行车如脚踩风火轮似的走了。

    余下郭秀丽他们,进屋坐在矮桌前,继续糊纸盒,四个小子凑过去道,“妈妈,我们帮你们。”

    “你们会吗”郭秀丽看着他们四个道。

    “妈教我们就会了。”铁蛋儿积极地说道。

    “那好吧”郭秀丽想了想道,反正也干不了几天,等一上学,就没时间了。

    一下午一家人都在糊纸盒中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