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暴怒

作品:《六零俏军媳

    “好”红缨走到了水池边上,看着水池的海蚌开始清洗,去蚌壳取蚌肉。

    现在红缨处理海鲜的手法熟练的很,将取出的蚌肉,蚌肉切成片,蚌裙切开,与蚌纽一并洗净。

    “妈,我洗干净了。”红缨拿着围裙擦擦湿漉漉的手。

    “红缨这是姥姥给你的珍珠。”丁海杏摊开手,露出手心儿里的花生仁大小的黑色的珍珠,穿着红色的丝线。

    “这个我不能要,给沧溟戴,我在家听奶奶说珍珠辟邪。”红缨看着她手里的珍珠说道。

    “不用,不用沧溟有,只不过比你的小一点儿。”丁海杏看着她说道,“这是姥姥在信里面写着专门给她外孙女的。”紧接着又道,“还是你觉得它黑不溜秋的不好看。”

    “不是,不是,只是觉得它太贵重了。”红缨不好意思道。

    “贵重啥的,在海边长大,说不定你那天你也在海边捡到的海蚌里挖到珍珠呢”丁海杏将珍珠戴到了她的脖子上。

    红缨机灵地将珍珠塞到了衣服里,“这个爸爸知道吗”

    “知道。”丁海杏点点头道,看来晚上得像孩儿他爹报备一下。

    aaaaaa

    高文山和高水仙回了家,四个孩子在院子里疯玩,郭秀丽在家里糊纸盒,刚来没多久就找到零工了。

    高文山走进来看着自己的婆娘瞬间脸就黑了,郭秀丽看着他们兄妹俩则高兴地问道,“吃了吗”

    “吃了。”高水仙搬个小凳子过来坐下道,“二嫂,这个怎么糊。”

    “我教你。”郭秀丽热情地说道,教水仙怎么糊纸盒,“大哥请你们吃了什么”郭秀丽兴冲冲的问道,“都是好吃的吧是不是大鱼大肉啊”

    “吃,就知道吃,我缺你吃了,还是缺你喝了。”高文山气得一脚踹了脚边的小凳子,凳子飞向小矮桌,将上面的纸盒给撞的四下飞散,有的甚至给压扁了。

    “哥,你这是干什么”高水仙赶紧将纸盒收拾好,放在矮桌上面。

    郭秀丽被他的行为给吓了一跳,随即蹦起来毫不示弱地冲他喊道,“你抽什么疯。”

    “我抽风,你不就是想让大哥继续出钱供孩子们上学,现在大哥同意了,达到你的目的了。”高文山黑着脸低声呵斥道。

    郭秀丽闻言脸色涨的通红,有着被拆穿后的一脸窘迫和手足无措。

    “二哥、二哥。”高水仙眼看着他们两口子吵起来,要是在打起来,立马出声道,“二嫂。”

    两人看着高水仙一脸难为情,在家里跟本无法好好的谈。高文山干脆看着郭秀丽道,“我们出去谈谈。”

    “出去就出去,我怕你啊”郭秀丽攥紧拳头给自己打气道。

    高文山朝外走了两步,回身道,“水仙,你把纸盒收拾一下。”

    “哦”高水仙紧张地说道,“二哥你不会打二嫂吧”

    “我跟你二嫂好好的说道、说道。”高文山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道,“我不打女人的。”

    高文山和她一前一后去了后院,现在人都上班院子里没人。

    高文山停下脚步,回身直接怒瞪着她道,“我告诉你,郭秀丽收起你哪点儿狡猾的心思,你还是嫌咱家欠大哥的少是不是。我们怎么进城的,你不是不知道,工作是大哥给的,房子是大哥出钱买的,我们都进城了,难不成还要大哥养着咱这一家不成,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我我就是知道房钱这债务压在身上喘不过气来,才想办法的。”郭秀丽看着如黑脸包公似的高文山,缩着脖子道,“我我也是为家里好,你那一个月二十八块钱够干啥咱还得每个月还两块钱的房钱,四年多才能还清,三个孩子的学费也不是个小数目,这些是不打磕巴必须掏的。”

    “那你也不能这么干吧日子紧巴巴地还能过,你干嘛伸手朝别人钱,你还要脸不,那是我哥”高文山暴跳如雷地说道。

    “是啊我不要脸,我要脸干什么”郭秀丽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我还不是被逼的原以为到城里跟着你吃香的喝辣的,谁知道这日子依旧苦哈哈的。”她拍着自己的脸道,“我舍得脸面为什么还不是想让你心里别那么大的负担,我不是也开始糊纸盒贴补家用了,我在家里吃饱蹲着的嘛”一屁股坐在长廊的椅子上,“呜呜”的哭了起来,埋怨道,“你哥家里那么有,干啥还逼着咱还钱呢。”

    这一句话彻底的被激怒了,高文山闻言气的举起了胳膊。

    “好啊你还敢打我。”郭秀丽抱着他的腿道,“你打,你打死我得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进城的喜悦还没来得及享受,现实的残酷结结实实的压在了高文山身上,气自己的老婆自作主张,更气自己没本事,气得啪啪扇了自己两个耳光。

    这两巴掌把郭秀丽给打蒙了,赶紧伸出胳膊拉着他的手道,“文山,你这是干什么别这样,我再也不敢自作主张了。我错了,求你了。”

    “我对你太失望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找我商量一下,你知道大哥说起孩子们不上学的事情,我脸臊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高文山脸黑如锅底道,“大哥为了咱们出钱买的房子,你就住的那么心安理得,我们还钱是理所当然的,大哥的钱也是辛辛苦苦赚来的,不是大风刮来的。你怎么因为大哥有钱,就不想还呢大哥的钱还贴补着老家呢”

    “还,咱还还不行吗”郭秀丽抬眼看着他脸上的五指山道,“你说你打我呗,我皮糙肉厚的,你干嘛打自己的脸,你这下午咋出去上班。”

    高文山摆摆手道,“没那么严重。”

    郭秀丽拉着他朝前走去道,“走走,去弄点儿凉水敷敷就好。”

    高文山还没享受到老婆的温情,就被她下一句给打了脸。

    郭秀林一脸心疼道,“请假是要扣钱的。”

    算了这婆娘满心算计,也是想让家里的日子好过一些,就不跟她计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