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辟邪

作品:《六零俏军媳

    “谢什么一家人。”高进山拍拍他的肩头道。

    “哥,茅厕在哪儿俺憋不住了。”高水仙夹着双腿一脸着急地说道。

    “走走,我们去操场那边的公厕。”高进山领着她去了公厕。

    “哥,有手纸吗”高水仙急切地问道。

    “手纸,手纸”高进山摸着自己的兜道,“你先进去,一会儿我让人给你送。”

    “我兜里有两张废稿纸,你拿去用吧”高文山兜里摸出两张稿纸递给了高水仙。

    高水仙接过稿纸匆匆地朝厕所跑去,高进山提高声音道,“右边是女厕。”

    “这俺知道,俺认识男女俩字。”高水仙扯着嗓门说道,奔进了女厕。

    “这丫头,那么大声音干什么”高文山闻言摇头失笑道,“回头好好跟她说说,文静点儿,多像战家嫂子学习,学习。”

    “说起这个,你干嘛在水仙面前说人家乡下人。”高进山面色不悦地说道。

    “本来就是事实嘛”高文山噘着嘴委屈地说道,“才进城不到一年吗那变化好大。我是想给水仙找个奋斗的目标。再说了人家不会介意的。”

    “事实是一回事,介意不介意你又不会知道。”高进山看着他说道,“以后少满嘴跑火车,也别给水仙灌输这种错误的思想,万一成不了,我看你那什么赔水仙。”

    “知道了,知道了。”高文山不以为意地说道,在他眼里自家妹子千好、万好,国栋老弟没有理由拒绝。

    真是蜜汁的自我良好的感觉与自信。

    高水仙从厕所出来,蹬蹬地跑了过来,“哥可以走了。”

    “哥,我们回家了,就不耽误你上班了。”高文山看着他道。

    “现在没时间,我们星期天再聚一聚。”高进山看着妹妹说道,“水仙,来城里了好好的玩儿。”

    “是”高水仙高兴地应道。

    高进山目送他们两人离开,才转身回了办公室。

    红缨上学去了,丁海杏则带着儿子一起闪进了空间。一进入空间脱掉小家伙身上厚重的棉衣,将他放在竹屋的地板上。

    地板上铺着一层松软的垫子,不至于搁着了。

    小沧溟如挣脱束缚的小虎仔似的,高兴的手舞足蹈,那肉呼呼的小短腿,蹬的可有劲儿了。

    没了厚厚的棉衣的束缚,手臂活动自如,拍的竹地板咚咚作响,跟打鼓似的。

    丁海杏盘腿坐在一边,打坐修行,看着自娱自乐的小家伙会心一笑。

    小沧溟玩儿了会,看不见丁海杏,笑脑袋一歪看见妈妈,伸着手,却抓不到。

    丁海杏见状不厚道地笑道,“抓不到哦”丝毫没有向前挪动。

    小沧溟碰见如此不靠谱的妈妈,要想抓住妈妈,只能自力更生,结果用力一使劲儿,翻身了。

    “哎呀居然会翻身了。”丁海杏高兴地说道。

    乖乖爬在垫子上小沧溟看着眼前景物的变换,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满眼的迷惑。

    不过不妨碍他发现新事物的兴奋,翻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肉嘟嘟的小手抓着丁海杏的裤腿好像完成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仰起头看着丁海杏咧嘴一笑,哈喇子又流了下来。

    丁海杏拿着手绢擦擦他的嘴,轻轻一推又让他仰面躺着。

    小沧溟当然不甘心了躺着了,翻身抓妈妈,母子俩玩儿的不亦乐乎,只不过终究人小,力气不大,翻了几次,就累的呼哧带喘的,缓缓的合上了眼。

    丁海杏满脸温柔地看着他,心念一动,手中出现一颗黄豆大小的黑曜石,用天蚕丝传过中间,系在了小家伙的白白嫩嫩的脚丫子上。

    黑曜石自古以来一直被当为辟邪物、护身符使用,因为其强大的化煞作用,可以避免负能量的干扰,在种花传统民俗中,通常采用黑曜石结合貔貅制成各种饰物和摆件,用于佩戴或安置家中用于招财辟邪和镇宅效果最好。因为黑曜石极度辟邪,作为历史更加久远的辟邪宝物,一直被视为辟邪镇宅之王,十分强大。

    丁海杏给小家伙系在脚上的,可不止辟邪石,还是法器,对于这法器,丁海杏可以自铸自作,并勤加护持。法器以恶治恶,藉超自然法力以克制超自然的精怪、物魁等恶物。

    丁海杏发现儿子能看见常人看不见的东西,所以为了避免恶灵侵扰,才给小家伙带上这个。还有一点,黑曜石可以在外面吸收天地微薄的灵气,蕴育小家伙的身体。

    其实符篆也可以,可是那会被斥为封建迷信的,虽然有她在身边他们不敢侵扰,可她总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待在孩子身边。

    有个强大的法器在可以保护儿子,天蚕丝拽不断,剪不坏,且随着儿子长大,它伸缩自如。

    至于孩子爸看见了,丁海杏完全可以说是黑珍珠,反正那家伙也分不出黑曜石与黑珍珠的区别。

    丁海杏见儿子睡了,赶紧修炼,她得加紧提升,待到体内真气浑厚,精神力也足够了,那么使用起家务实用咒语,也能得心应手,从繁重的家务活中解脱出来。

    时间差不多了,丁海杏给孩子穿戴整齐闪出了空间,一出空间就醒了,极度的不愿意离开。

    不离开也没办法,秘密不能让人发现,等小家伙懂事了,也就不能进去。

    “儿子,抗议无效哦你得尽快认清现实。”丁海杏点着他的鼻尖娇声笑道,“因为妈妈的地盘,我做主。”

    捏捏他的包子脸,“乖,妈妈去做饭了。”

    等红缨放学回来了,卷起袖子进了厨房,“妈,需要我做什么”

    “你先去写作业吧”丁海杏拦着她道。

    “我的作业在学校就写完了。”红缨从门后拿起碎花围裙系上。

    “那就复习去。”丁海杏随即又道。

    “那些课文我都被的滚瓜烂熟了。”红缨轻松地说道。

    丁海杏清澈如水的双眸淡淡的流转,随即道,“你们早上的海蚌还没处理完,你去收拾一下,咱们晚上清炒一下。”说着让开水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