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 少年报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国栋将脸盆放到了卫生间,走进客厅看着他们道,“妹夫还有事吗没事我就先送解放回去,然后在回家。”

    “哥,哥”丁海杏拍着沙发道,“过来坐,坐有事情问你。”

    丁国栋走过来坐下道,“有什么想问的”看着丁海杏那莫名其妙的笑容,“杏儿你笑容好诡异,笑什么呢”

    “嘻嘻”丁海杏笑地暧昧道,“哥,你没有向我们交代的事情。”

    “交代我要交代什么事”丁国栋一头雾水道,“杏儿,你就别笑了,什么事直说,装神弄鬼的。”

    “楼上的高大哥没向你说过什么吗”丁海杏一瞬不瞬地盯着他道,企图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什么结果他神色如常,眼神迷惑看来是真不知道。

    “楼上的高大哥”丁国栋摇摇头道,“我没跟他说过什么”忽然双眸清明了起来。

    丁海杏发现他脸上细微地变化,赶紧说道,“哥,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楼上高大哥没说过什么倒是高二哥想把他家的妹妹介绍给我。”丁国栋好笑地看着满眼兴味儿地丁海杏说道。

    应解放蹬蹬跑过来,显然比当事人还激动地说道,“哥,有人给你介绍对象了。”说着拉开八仙桌下的凳子坐了下来,一脸八卦的样子看着他。

    “一个个的那么激动干什么只说给我介绍,我没答应。”丁国栋看着他们一脸看戏的表情没好气地看着他们说道。

    “为什么”丁海杏好奇地问道,“别给我说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那都是借口,我不听。”

    “没有为什么只是单纯的不想。”丁国栋看着他们认真地说道,“我不想因为该结婚而结婚,就这么简单,别胡思乱想。”

    “那你呢这面见还是不见。”丁海杏看向丁国栋问道。

    丁国栋目光却看向了战常胜,迎上他的目光,战常胜轻笑道,“这件事跟我们没有关系,只当一次普通的相亲,你想去就去,不想去也不会有人勉强,你不必因为我而胡思乱想,明白吗大舅子。”

    “那我知道了。”丁国栋正色地点点头道,他知道该怎么做了,他不会去,甚至有些反感他们的做法。

    “哇哇”此时小沧溟哭了起来,战常胜和丁海杏两人起身急忙朝卧室奔去。

    “来了,爸爸妈妈来了。”两人进去异口同声地说道。

    “哎呀睡醒了,看不到妈妈,这么着急啊”丁海杏忙掀开被子,看着尿布没湿,赶紧抱出来把尿。

    战常胜麻溜的将床下的便盆踢出来,哗啦啦小沧溟痛快的解决了,也不哭了。

    “这泡尿,如果尿到被窝里,能把人给冲跑了。”战常胜看着小沧溟逗弄道。

    “妹夫、杏儿,我们走了啊”

    “姐夫,姐,我们走了。”

    丁国栋和应解放异口同声地说道。

    “哦记得去厨房拿装好的咸菜和豆瓣酱”丁海杏看着站在门口的两人道。

    “知道了。”丁国栋和解放点点头道。

    “我就不送你们了。”战常胜回头瞥了他们一眼道。

    “不用,不用,你们还是照顾孩子好了。”丁国栋和解放立马摆手道。

    “小沧溟,舅舅走了,星期天再来看你。”丁国栋弯腰于小家伙平视,看着他道。

    战沧溟听着叫自己的名字,扭过头忽灵灵的大眼睛,眼睫毛上还挂着泪珠,朝他们咧嘴一笑,露出粉红色的牙床。

    “小家伙知道我们在叫他耶你们看还笑了、笑了。”应解放一脸神奇地说道。

    “三个月的孩子认满家,我们又不是小傻瓜,当然知道你在叫他了。”战常胜笑容温暖地说道。

    “我们走了。”丁国栋和应解放朝小家伙摆摆手,拿上东西起身离开了。

    丁海杏抱着儿子喂奶,战常胜则把便盆给倒了,冲冲又放回了床下,又去打上肥皂洗洗手,才回来坐到了床边的椅子上。

    “杏儿,对这件事,怎么看”战常胜抬眼看着她问道。

    “我哥都没有结婚的意愿,这事”丁海杏微微摇头,“成不了。”忽然看着他说道,“你是男人,我哥咋想的怎么就不想结婚呢被前任伤的太深了。”皱着眉头道,“可也不像啊”自言自语道,“奇怪来了这么久,他就没处一个。”又不是后世人人闹着不婚主义,现在不想结婚会被称为怪物的。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战常胜看着他道,“我见过大舅子跟一个女同志一起骑车出去,车座后面还放着野餐篮子。”

    丁海杏闻言双眼放光道,“我就说吗有问题,肯定有问题。真是还藏着掖着,有什么好藏的。”

    “要不我去问问,我们男人说话方便。”战常胜眼里也冒出浓浓的八卦之火道。

    “别,别,我哥那人心里能装事,他如果不想说,谁问也没用。你还是让他自己说好了,去问他,别弄巧成拙了。”丁海杏赶紧说道。

    “那就等等好了。”战常胜勾唇轻笑道,忽然想起来问道,“哎红缨呢”

    “在屋里呢”丁海杏瞥了眼红缨卧室方向道,“在你回来之前就回来了。”

    “吱呀”一声门开了,红缨从屋里出来道,“爸、妈,我们晚上吃什么”

    “来来,红缨过来。”战常胜看着走过来的红缨招手道,“爸有话问你。”

    “爸,您要问我什么”红缨走过来,站在书桌前看着他说道。

    “写稿子是什么意思”战常胜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突然说道。

    “爸,您咋知道的,谁告诉您我投稿的。”红缨惊讶地问道。

    “投稿,什么投稿”战常胜一头雾水地看着她道,“不是写稿子吗怎么又投稿”

    “噗嗤”丁海杏抿嘴偷笑,“红缨你自己暴露了,你就老实交代吧”

    “妈,您也知道。”红缨一脸的惊讶,灵动的双眸看着她道。

    “我不知道,不过我看到京城的来信。”丁海杏清亮的目光看着她道。

    “怎么又扯上京城了。”战常胜看着她们母女俩说道,心里却更加迷糊了。

    红缨羞涩的看着他们,不好意思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暑假里发生有趣的事情,投给种花少年报。”

    随即说道,“你们等等,我去拿报纸。”话落转身跑进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