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 愿望

作品:《六零俏军媳

    景海林挑眉琥珀色的双眸拂过一道流光,悟性很高嘛

    战常胜声音低沉道,“所以你的态度谨慎乐观。”

    “嗯”景海林谨慎说道,“继续夹着尾巴,君不密则失身。”接着说道,“好了,不跟你聊了,我去拉白菜。”

    “用我帮忙吗”战常胜看着他说道。

    “不用,我们家就三口人,又不腌咸菜,所以不需要多少菜。”景海林拍拍自己胳膊上的肌肉道,“身体不是白练的。”

    “爸,我陪你去。”景博达从楼里跑出来道。

    “天冷,在屋里看书吧爸一个人去就成了。”景海林看着他道。

    “回来在看书也行,总得让脑子休息休息。”景博达指指自己的衣服道,“你看我都穿上旧衣服了。”

    “我走了啊”战常胜看着他们父子俩说道。

    “嗯”景海林朝战常胜点了点头,目光转向景博达道,“走吧”景海林看着他道,随口又问道,“红缨呢”

    “红缨在写稿子。”景博达说完就捂着自己的嘴巴道。

    已经走上台阶的战常胜闻言回头微微眯起眼睛看着景博达道,“我女儿在写什么”

    “这个您回家问红缨好了。”景博达催着自家老爸道,“爸,我们赶紧去买菜去。”推着他快步离开。

    本来没什么事,可是景博达神秘兮兮的,倒是让战常胜起了疑心,找个时间问问红缨。

    aaaaaa

    “爸,我是不是能光明正大的去找红缨玩儿了。”跟在景海林旁边的景博达突然出声道。

    “怎么会这么问”景海林惊讶地问道。

    “您跟着战叔叔在楼前旁若无人的说话。”景博达仰着脸看着他小声地说道,“是不是风向变了。”

    景海林心疼地看着儿子,这个年纪哪儿需要关注这些,人在其中连孩子都这么的敏感,脚步渐渐的慢了下来,最后停下了脚步,看着儿子的背影,满眼的疼惜。

    景博达察觉老爸没跟上来,转身朝景海林走去,看着他眼底怜惜,“爸,我没事,真的”摇头晃脑地说道,“爸不是常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景海林脸上泛着柔柔地笑意道,“你觉得呢”有心考校一下儿子于是反问道。

    “感觉说话的调调依然没变。”景博达皱着眉头,一副小老头的样子,“小心驶得万年船,我们还是夹着尾巴做人的好。”自言自语地又道,“还是红缨说对,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哦红缨说的。”景海林琥珀色的双眸轻轻晃了晃。

    “可能跟她自身有关,要是在乎别人的想法,这日子就别过了。”景博达老气横秋地说道。

    “你这小子,真是难为你们了。”景海林声音越发的柔软道,重新推起了板车,朝蔬菜公司继续走去。

    “爸,您说我们分析的对吗”景博达语气轻快地问道。

    “对”景海林给予肯定地说道,“无论什么时候谨慎总没错。”

    景海林心里真诚的期盼现在的风气能转变,可惜那只是他心底美好愿望。

    唉在心底重重的叹了口气,现在动不动就上纲上线,把一句话的错误、一种想法的错误,甚至把那种本来是允许的、可以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各种说法想法,都看成毒草、邪道。

    “爸爸,那您认为怎么样才算雨过天晴呢”景博达好奇地问道。

    “在对待自然科学学术问题上,必须鼓励各种不同党派和不同学术见解,自由探讨,自由辩论,不戴帽子,不贴阶级标签,不用多数压服少数。只有把那种坏的、不好的偏向去掉,正风才能建立起来,才能造成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那样一种政治局面。”景海林小声地说道,可惜现在还达不到。

    “嗯”景博达闻言重重地点点头。

    “儿子,你刚才说红缨什么”景海林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景博达飞快地说道。

    “真没什么”景海林挑眉道,“你说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爸爸,我可是坚定的革命接班人,不会出卖同志,做蒲志高的。”景博达小眼神坚定,义正言辞地说道。

    “还蒲志高”景海林好笑地看着这个自以为是的小人精道,“不就是向报纸投稿吗有什么不能说的。”

    “啊您咋知道的。”景博达惊讶地看着他道。

    “你们那点儿小伎俩,能逃的我的火眼金睛。”景海林笑眯眯地说道,“说说吧怎么回事”

    “事情很简单”景博达将两人的小秘密说了出来。

    aaaaaa

    战常胜将板车给了景海林,回家洗洗手,进去把高进山的提的那个事告诉了丁海杏。

    丁海杏闻言哈哈大笑,笑得战常胜莫名其妙,“你笑什么是赞成这件事,我可给你说啊人还没见到,不知道品行怎么样你可不能贸贸然答应。”

    “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同意了。”丁海杏媚眼一横娇嗔道。

    “那你笑什么”战常胜问道。

    “我笑,终于有人看上我大哥了。我当时就问他,没有人给他介绍什么妹妹啊侄女、外甥女的女性亲属。结果他说没有,这不现在就来了。”丁海杏微微扬起下巴傲娇地说道,“呵呵我大哥相貌堂堂,一表人才的,怎么会有人眼拙看不见呢”

    “那你的意思呢”战常胜笑道。

    “现在不都讲究自由恋爱,我不会干涉的,我相信大哥的眼光,从他跟我妈聊天的结果来看,大哥很理智的。”丁海杏笑眯眯地说道。

    “我们回来了。”丁国栋端着脸盆和应解放一起进来道。

    “走走,咱去找大哥说说,看他什么意思心里也好有个准备。”丁海杏闻言满脸笑意地起身颠颠儿的走了出去。

    “杏儿,你确定不是去看戏的。”战常胜看着双眸放光冒着浓浓的八卦之火的丁海杏说道。

    “啰嗦,趁着儿子睡着了,快点儿,快点儿。”丁海杏抓着战常胜出了卧室,进到了客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