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 吐出象牙

作品:《六零俏军媳

    高进山送走了二弟一家,看向正在忙活的战常胜一家,“我不打扰你们搬白菜了。”话落转身上了楼

    方巧茹看他进来,“老高,送走他们了。”

    “嗯送走了。”高进山坐进了沙发上。

    方巧茹看着他立马道,“进山跟二弟好好的谈谈,得让孩子们上学,千方百计将他们从农村弄到城里来,就是为了孩子们受到良好的教育,将来找一份好的工作,不再像父辈那样面朝黄土背朝天。”

    “怎么了,弟妹说什么了”高进山皱着眉头问道。

    “你的弟妹说不让孩子们上学,要让老大出去找活干,贴补家用,十岁的孩子人家不可能录用的,这个了年纪的孩子不上学干什么”方巧茹微微摇头道,“真想不通他们两口子想什么呢”

    “我会找二弟说说的。”高进山点头道,“尽快让孩子们上学。”

    她这个当嫂子的只能做这么多了,剩下的就不能管的太宽了,毕竟人家有爹有妈的。

    “巧茹,我也有个事跟你商量一下。”高进山犹豫了一下道。

    “什么事”方巧茹随口问道。

    “二弟刚才跟我商量,想给水仙和楼下的老战的内兄牵牵线。”高进山缓缓地说道。

    “什么”方巧茹惊讶道,随即笑道,“这是好事啊老战家的内兄知根知底的,人也是个好人,跟水仙挺合适的,又都是贫农。”

    “你也这么想”高进山挑眉看着她道。

    “怎么你觉得不合适吗”方巧茹讶异地看着他道。

    “我是男人,我最懂男人的心里,如果丁国栋还在乡下,那么我会很乐意。可现在他是城里人不会想娶一个乡下丫头的。”高进山冷静地说道。

    “哦”方巧茹点头道,压低声音道,“就跟解放大军刚进城一样,升官换老婆。”

    “要死了。”高进山捂着她的嘴道,“这话你也敢说。”

    “呜呜”方巧茹摇摇头,拿下他的手道,“我就在家说说。”

    “以后给我管好你的嘴,不许胡说八道。”高进山严肃地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方巧茹忙不迭地点头道,将话题转回来道,“那这事怎么办我看他二叔积极着呢”

    “还能怎么办我去找老战说说,成就成,不成就不成。”高进山想了想道。

    “其实你私心里,也希望能成吧”方巧茹食指捅捅他的胳肢窝笑道。

    “那当然了,抛开别的国栋这小伙子本身就不错,是个好小伙子。进了城,所作所为,我们看得分明,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谁不喜欢呢”高进山一脸笑意欣赏道。

    “那你就去试试。”方巧茹说道。

    高进山起身走到窗户边,看着窗外正忙活的老战他们,看样子干的差不多了,于是起身下楼。

    等战常胜他们干完了,让丁国栋和解放他们去洗澡。

    高进山靠近战常胜说明了来意,战常胜一脸惊讶地看着他道,“老实交代,你什么时候惦记上我大舅子的。”

    “你同意。”这回换高进山惊讶道。

    “我同意有用吗”战常胜好笑地看着他道。

    “难怪你这么爽快。”高进山笑道,“我只是希望他们见个面,以后自由发展。”

    “这事我保持中立,你自己跟我大舅子说吧”战常胜看着他道。

    “行有你这句话就成。”高进山笑着说道,“不耽误你了。”话落转身上楼碰见景海林热情的打招呼道,“景老师忙呢”

    “嗯”景海林简单地应了一声,随后就又道,“这不是看着人家准备冬储菜,趁着星期天在家我也拉回来。”

    “那你忙吧”高进山看着他笑了笑道,话落蹬蹬上楼了。

    景海林摇摇头,走了出来,看向推着板车的战常胜道,“老战,板车用完了吗用完了,给我使使。”

    “我正准备送回去这下子省的买我跑一趟了。”战常胜将板车递给了他道,“给。”上下打量着一身劳动服的景海林打趣道,“你穿上这身衣服,看着都不像你了。”

    “怎么不像我了。”景海林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抬眼眸光温润地看着他笑道,“像不像劳动群众。”

    “不说话还像,一说话这书生气就向外冒。”战常胜轻笑道,挠挠下巴道,“现在怎么说呢应该说是劳动人民知识分子。”

    “这话我爱听。”景海林闻言喜笑颜开道,揶揄道,“想不到你这嘴里终于吐出象牙来了。”

    “去你这人就不能说你个好,拐着弯儿的骂人。”战常胜食指点着他道,忽然想起什么来又道,“哎楼上老高这是哪儿根筋儿不对了,居然主动跟你打招呼了。前些天李守义还主动跟你说话呢”微微蹙了下眉头道,“不对”压低声音道,“好像气氛松了些,没那么紧绷了。”

    “你没看报纸吗”景海林看着他说道,“亏的我还想说你政治敏锐呢”不然怎么说出劳动人民知识分子。

    “哦那科学的春天岂不是到来了。”战常胜眸光中溢满笑意道,“这些人嗅觉还挺灵敏的嘛”

    “春天”景海林微微摇头道,语气是那么的不以为然。

    “听出来了,你不相信”战常胜眸光深沉地看着他道,“报纸上不是写着研究调整文艺政策,要加强民主作风。不能瞎指挥,乱戴帽子。不能揪着话头,就动不动就套框子、抓辫子、挖根子、戴帽子、打棍子。杜绝一切从他的主观主义、片面性、形而上学出发,也不经过调查,主观上断定,就扣帽子的行为。”

    景海林轻抚额头,想了想道,“怎么说呢分量还不够,我只能这么说了。”

    战常胜惊讶道,“他的分量还不够你想要谁说。”

    “这还用我说吗”景海林直接反问道,压低声音道,“没有后续的详细的细则,简单粗暴点儿说,被打倒的人,没有站起来。明白吗”

    “就如看一个人不是看他说了什么而是看他做了什么”战常胜正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