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洗好衣服,收拾了一下客厅八仙桌上的书,进了厨房和丁国栋他们俩一起做午饭。

    丁海杏喂饱了儿子,这小子就不愿意待在卧室了,三个月的孩子也会认人了,自然也看腻了卧室了。

    “好好好,我们出去。”丁海杏就抱着儿子去了厨房,“我们来看爸爸和舅舅们做饭。”

    “你儿子在卧室待不住了,向往着外面了。”丁海杏抱着儿子站在门口,告状道。

    “是该出来,天天闷在房子里能不腻吗”战常胜出去拿了张椅子来道,“坐下,坐下抱着他。”

    丁海杏坐了下来,才三个月,骨头还软,改竖抱为横抱,头稍稍抬高,让小家伙清晰的看见他们三人。

    “杏儿来的正好,这些海鲜你想怎么吃”战常胜看着她悠然地问道。

    丁海杏看着处理好的食材道,“有冬蟹,清蒸好了,熟了直接吃。”冬蟹有别于其它海鲜,天冷时候的冬蟹还是很肥美的,膏非常的厚,甜。

    丁国栋认同地说道,“嗯冬蟹一定要用清蒸的做法才行,用任何其它的方法都不会体现蟹的甜味。吃冬蟹要清淡一些,通常会隔水清蒸,葱姜蒜一律不放。十几分钟蒸熟后,什么蘸料都不用,直接吃。吃海鲜,讲究的是鲜,蘸料的话,就浪费了鲜。”

    丁海杏看着扎把长的小黄鱼道,“还有那小黄鱼,腌制好了,直接干煸得了。”

    冬季的小黄花鱼,肉质肥美,鲜嫩无比,入口即化。黄鱼肉嫩味鲜少骨,老少皆宜。

    “行”战常胜应道。

    “至于带鱼红烧好了。”丁海杏看着肥美的带鱼说道。

    这个时候的带鱼体内积蓄了脂肪,所以肉厚油润,味道特别好。

    “剩下的你们自己做主好了。”丁海杏随意地说道。

    余下的海鲜被他们给做成了辣炒文蛤、蒜蓉蒸大虎虾。

    “我回来了。”红缨走进来说道,“好香啊都做了什么好吃的。”

    “正好,摆碗筷,我们马上开饭。”战常胜闻言从厨房里探着脑袋,看着她道。

    “我洗了手,来帮忙。”红缨笑着说道,转身进了卫生间,洗干净手,出来帮忙端饭菜。

    餐桌上摆好丰盛的海鲜,主食蒸的大米,丁海杏现在也有了粮食了,大家聚在一起改善伙食。

    丁海杏将沧溟放在沙发上,身下是厚厚的被子,小家伙一扭头就能看见他们。

    “快吃饭,趁着沧溟不闹。”战常胜赶紧说道。

    大家纷纷抄起筷子,夹着盛进碗里的饭菜吃饭。

    “解放天越来越冷,你还是搬过来,跟我一起住好了,宿舍也没暖气。”丁国栋看着他道。

    “宿舍没有感觉到冷。”应解放婉拒道,不想离开学校那学习氛围。

    “那这样的话。”丁海杏出声道,“哥把那张狗皮褥子给解放,让他垫在身下。”接着又道,“我这里还有一身棉衣,你也拿走吧”

    “我真的没那么冷。”应解放看着他们道。

    “二选一,要么搬到大哥那里,要么我们给你什么,你拿着。”丁海杏比了个二字。

    “我还是要狗皮褥子好了。”应解放乖乖地选了一样道,“那棉衣我有。”

    “你也拿着吧你姐夫他用不上。”丁海杏一撩眼皮瞥了眼战常胜道。

    别说常胜不需要穿,就是穿也不会穿的。

    战常胜剑眉轻挑,知道了棉衣的出处,于是道,“我从里到外都是军装,所以不用穿,解放拿走吧”

    “合身吗”应解放问道。

    “我给你改好了。”丁海杏直接说道,这家伙再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大家边吃边聊,感觉被冷落的战沧溟不乐意了,躺了这么久,要找存在感吭吭唧唧的哇的一声哭了。

    “你们吃饭我来抱他。”战常胜起身将儿子抱在怀里,重新坐在了餐桌前。

    “我给你拿个勺子过来。”丁海杏起身去碗柜里拿了一个瓷勺过来递给他道,“这小子现在还小不会扒碗,将他放在你腿上,用勺子吃饭。吃什么我夹给你,凉了就不好吃了。”

    战常胜左手托着儿子躺在自己的腿上,右手拿着勺子舀着米饭和菜,送进自己嘴里。

    躺在他腿上的小沧溟,幽黑眼眸紧随着他手里的勺子,那眼巴巴的样子别提多可乐了。

    丁海杏见状在心里好笑的摇头,妥妥的吃货一枚。

    “你们学校的伙食怎么样”丁海杏看着解放问道。

    “还行都挺便宜的。中午干的稀的都有,早、晚是稀饭山芋干,在食堂一般只买两分钱的蔬菜就可以了。”应解放简单地说道。

    “大冬天能有什么菜,估计也就水煮白菜,走的时候拿我腌好的小海鱼、咸菜和豆瓣酱。”丁海杏直接说道。

    应解放也不跟她客气,直接点头应了。

    吃完饭收拾干净后,趁着星期天战常胜有时间推着板车去菜市场买了冬储白菜、萝卜、土豆。

    由丁国栋和解放帮忙,快的很,将冬储的大白菜放到楼前,晒晒。

    至于土豆、萝卜,丁国栋在楼前挖了一个大坑,将它们放进去埋上储存。

    干完这些丁国栋和解放才拿上澡票去洗澡。

    aaaaaa

    楼上高家吃完午饭,收拾停当后,高文山略微坐坐,一家子就离开了。

    高进山送文山他们一家子下来,正好遇见了战常胜他们推着板车回来。

    “国栋老弟。”高文山高兴地迎上去道,看着战常胜笑着又道,“战教官。”

    “来看你大哥了。”战常胜看着他们说道。

    “文山大哥,这是嫂子吧”丁国栋看着他们一家道。

    “是啊”高文山热情地介绍道,“这是我家那口子,这是我家那四个小姑崽子。”拍着孩子的脑袋道,“铁蛋儿,快叫人啊怎么一个个跟木头似的。”

    “叔叔好。”四个孩子齐声道。

    高进山看着二弟那热情的样子,微微摇头,真是上赶着不是买卖。

    “好了,好了,外面冷,你们赶紧领着孩子回家吧”高进山催促道,朝高文山使使眼色。

    高文山肚子里的话被高进山给憋了回去,“走吧赶紧回家。”看向战常胜他们道,“战教官,国栋老弟,我们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