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 傻爸爸、妈妈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笑意浓浓地看着丁海杏,开口充满了揶揄的口吻,“我是在夸你啊”

    “这个就不需要,不需要。”丁海杏赶紧摆手道,一副敬谢不敏搞笑的样子。

    “呵呵”三人相视一笑。

    “咯咯”

    突如其来稚嫩的开心的笑声打断了他们三个的笑声。

    “这是谁的笑声”战常胜问道。

    “怎么了”红缨由于听不见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们两人。

    “咯咯”清脆的笑声又起。

    这一回丁海杏听得分明,和战常胜的目光一起投到了沙发上的小沧溟身上。

    “孩子他爸咱家沧溟能笑出声了。”丁海杏起身急急地奔向了沙发,将沧溟给抱了起来,看着一脸迷蒙的红缨道,“红缨,弟弟能笑出声音来了。”

    “那咱家沧溟长本事了。”红缨看着他逗弄道。

    小家伙一咧嘴,哈喇子流了下来。

    “呵呵”战常胜笑看着他道,“能笑出声,证明咱家沧溟声带没问题。”

    “胡说什么”丁海杏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怎么跟个傻瓜似的。”

    “说我傻,你不也竖着食指,在儿子眼前晃,看着儿子眼珠子跟着你的食指来回的转。”战常胜不客气地竭她的底儿道。

    被他这么一说,一对儿傻爸爸、妈妈。

    “我吃好了,我抱着儿子进去喂他。”丁海杏起身抱着孩子进了卧室,看着他道,“妈妈吃饱了,现在给轮到你吃了。”

    小家伙叼着粮食就不撒嘴了,丁海杏能清晰的听到他大口咕咚咕咚吞咽的声音。

    早上醒的早,吃着、吃着小家伙就闭上了眼睛,睡个回笼觉。

    丁海杏轻轻地将他放在床上,盖上被子,出去时,战常胜已经吃完早餐。

    红缨在厨房洗碗刷筷子,战常胜正在抹桌子扫地,丁海杏则卷起袖子去洗儿子造的尿布。

    “你干什么”战常胜拦着她道。

    “洗尿布啊”丁海杏理所当然地说道。

    “我来洗,我来洗,水太凉了。”战常胜立马说道。

    丁海杏静静地看着他道,“马上就三个月了,我早就可以碰水了,到现在我还没有给儿子洗过尿布呢”竖起食指摇摇,俏皮地说道,“你让我这个妈妈不合格哟”接着又道,“也没几块尿布,都是晚上用的,白天不是开始把尿了。”

    说是把尿,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把尿,也只是让小家伙躺在自己腿上,轻轻叉开腿,所以不怕出现人们担心的问题。

    “那好吧”战常胜答应道,“记得用热水。”

    “知道了。”丁海杏笑了笑应道。

    所以丁海杏不但洗尿布,还将家人的衣服都洗了。

    战常胜收拾好餐桌,摆好了龙门阵,打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红缨收拾干净厨房就去找景博达看书去了。

    一家人各有各的事情要做,日子平淡而温馨。

    aaaaaa

    高文山吃了早饭就带着老婆孩子们来了,手里还提着点儿在码头买的海鲜。

    高进山一打开门高兴道,“文山快进来,弟妹快进来。”

    “大哥”高文山和郭秀丽齐声喊道。

    “大爷”四个小萝卜头叫道。

    “快进来。”高进山招呼他们进来道,朝屋内喊道,“巧茹,二弟他们一家来了。”

    方巧茹拿着毛衣进了卧室,出来时手里多了个盘子,上面放着糖果和核桃酥,“来来,吃糖。”

    四个孩子双眼放光的看着花花绿绿的糖果和核桃酥,一哄而上黑乎乎的小手急切的抓着糖果,生怕晚了就抓的少了。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高文山抬手啪啪拍着他们黑手道,黑着脸道,“抢什么呢洗手了吗不懂规矩。”

    吓得四个孩子,瑟瑟发抖,怯怯地看着自家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小孩子不懂事,你打他们做什么”高进山赶紧拦着道,“来来来,让大娘带你们去洗手。”

    “走走,跟大娘去洗手。”方巧茹带着四个孩子去了卫生间。

    郭秀丽提着篮子追到了卫生间,“大嫂,中午加餐。”

    “你看你,来就来吧还拿什么东西啊”方巧茹接过篮子道,脸上挂着完美的笑容道,“弟妹给孩子洗手,我去放到厨房。”

    aaaaaa

    “家里都安顿好了吗”高进山看着二弟道。

    “都安置好了,厨房也搭建好了,院子也整修好了。”高文山高兴地说道,“改天哥你去看看,一切都好着呢”

    “行,都安置好了就好了。”高进山笑着点点头道。

    “哥应该去看看国栋兄弟,他把房子给整成了独门独院,可好咧”高文山憨憨一笑地说道。

    “怎么羡慕啊”高进山挑眉看着他说道。

    “不是,不是,我只是想说国栋兄弟很能干。”高文山赶紧说道。

    “确实,那小子一手草编的手艺真好。”高进山点点头道。

    “既然大哥也觉得国栋兄弟好,我想”

    “来来,洗干净手了,我们现在可以吃了。”方巧茹领着四个孩子出来打断了高文山的话。

    “大哥,我们去别的地方聊,这里就让嫂子和孩子们了。”高文山拉着高进山去了阳台。

    “你想刚才一直夸国栋好,想干什么”高进山看着他道,“你不会无缘无故地提及他的。”

    “大哥,你看咱家四妹如何”高文山双眸闪闪发亮地看着他道。

    高进山闻言挑眉道,“你是说咱家水仙和国栋。”

    “天作之合啊多好啊”高文山兴奋地说道。

    高进山微微摇头道,“恐怕不行。”

    “为什么”高文山不解地问道。

    “我是怕人家看不上水仙。”高进山冷静地说道。

    “为什么咱家水仙不好吗勤劳、节俭、善良、能干长得也不差,虽然人黑点儿,可那也是常年下地干活晒的,捂捂就白了。”高文山积极游说道,“一打扮不比那城里人差。”

    高进山思索了片刻,最终摇摇头道,“咱家水仙读书少和人家说不到一起。这万一人家看不上,咱们就难堪了,别到时候好好的关系给弄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