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 符合我心

作品:《六零俏军媳

    “你闭”嘴

    丁海杏的话还没说完,“哇哇”婴儿啼哭声划破寂静的夜晚,惊的战常胜腾的一下坐起来,拉开了灯,披上衣服去给小家伙换尿布,“真是爸爸的好儿子,等等爸爸妈妈干完革命才出声。”笑眯眯地看着小宝贝儿道。

    丁海杏被他的话给闹了个大红脸,不只是被气的,还是羞的,“你给我闭嘴,不许在儿子面前胡说八道。”

    “我是在夸儿子。”战常胜给儿子裹好了包被抱到了丁海杏身前,“来我们找妈妈吃奶。”

    “你去给我拿条热毛巾。”丁海杏手支撑着脑袋,侧卧着道。

    “拿热毛巾干什么”战常胜不解地问道。

    “你说呢”丁海杏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前道。

    战常胜顺着她的视线看下去,脸腾的一下子爆红,刚才自己又是啃又是舔的,还不慎吃进了嘴里。

    久没吃到粮食的战沧溟小朋友直接抗议,抗议的手段就是一个字哭

    战常胜赶紧去拿条热毛巾用热水打湿,拧的半干,递给了丁海杏道,“快擦擦。”然后抱起了儿子轻轻拍着道,“儿子,乖,乖,马上就好了。”可是怎么哄都没用,吃饭皇帝大,谁哄都没用,“哇哇”

    丁海杏闻言哭笑不得,撩开衣服麻溜地擦了擦,将毛巾扔到了书桌上,招手道,“赶紧把孩子给我。”

    “来了,来了。”战常胜赶紧把儿子放在了丁海杏身边,小家伙闻到了粮食的味道,嘬着就不撒嘴了。

    “你小子,有那么饿吗”战常胜看着他说道。

    小家伙斜眼瞥了他一眼,一只手护着自己另一个粮食,吃的叽咕叽咕的香着呢

    丁海杏看着儿子的做派,真是蜜汁蔑视,“呵呵”

    “笑什么”战常胜站在床前看着她问道。

    “笑你儿子护食。”丁海杏悠然一笑道,看着他赤果果的下身道,“你赶紧上床,别着凉了。”

    “你喂他吧我去清理一下。”战常胜拿着衣服去了卫生间,再回来时,端了一盆热水放在了地上。

    战常胜看着已经歪头睡着的孩子道,“儿子这么快就睡了,你也赶紧洗洗。”说着将小家伙抱进了婴儿床里,掖好被子。

    “你先出去。”丁海杏不好意思道。

    “你就洗吧你身上我都看遍了也摸遍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战常胜一本正经地说道,这话语可是最最不正经。

    丁海杏娇嗔的白了他一眼,披上衣服下了床,刚一站起来,这脚一软歪了下去。

    战常胜离的近眼疾手快的将她抱了个满怀,“怎么样没事吧”

    “都怪你。”丁海杏粉拳捶着他的肩头道。

    战常胜也知道自己刚才太过了,没顾及她的身体,嘴上却说道,“看来我们得好好的练习,你这体力可下降太多。”

    丁海杏气的拧着他腰上的肉转了一圈,“你咋越来越不要脸了。”

    “要脸干什么要脸能有肉吃吗”战常胜扶着她慢慢蹲下,蹲在盆上,清洗了一下。

    丁海杏现在决定不跟他这个厚脸皮的家伙说话。

    战常胜看着她轻笑道,“我可真是伺候完小的,又伺候大的。”

    “不伺候我们,你想伺候谁啊”丁海杏洗完后麻溜的钻进被窝。

    战常胜伏在她身上,双眸幽深地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你饶了我吧我可不行了。”丁海杏用力的推拒着他妖媚地说道。

    “傻瓜”战常胜点着她的鼻尖宠溺道,“我谁也不想伺候,就想伺候你们。”

    “符合我心。”丁海杏捧着他的脸啵了他脸颊一下,“给你的奖励。”

    “乖,睡吧不闹你了。”战常胜亲亲她的额头道,起身端着盆出去,将水给倒了,回来搂着杏儿一觉睡到了晨练时间。

    战常胜轻手轻脚的起来,先给儿子换了尿布,才偷偷的出去。

    “吱呀”一声门开了,丁海杏嘤咛一声醒来,看着他人影道,“你要出去晨练。”

    天还没有大亮,所以丁海杏只是看见一个朦胧的人影。

    “哦你继续睡。”战常胜看着她压低声音道,“我已经给沧溟换了尿布了,所以你不用担心。”小声地又道,“今儿是周末,早餐我来做,你多睡一会儿没关系。”

    丁海杏抬起胳膊朝他挥挥,裹着棉被,拥被而眠。

    不过在战常胜走后不久,丁海杏就被儿子给吵醒了,“我就知道,你这小家伙不会让我安心的睡觉的。”认命的坐起来,披上衣服,将孩子给抱了过来。

    将他放到身边,侧身喂奶。

    小家伙早睡早起,生物钟调的非常好,不过昨儿晚上,丁海杏和他太疯狂了,所以困顿的很。

    孩子不哭了,吃饱了,丁海杏往下出溜出溜,抱着被子迷瞪着了,小家伙躺在枕头上乖的很,自己在包被中玩儿,一点儿也不打扰妈妈,好乖的。

    aaaaaa

    战常胜洗漱干净后和红缨与景家三口一起去了海边。

    入冬的海边,比陆地上要冷的多,所以海边人少的可怜,却有大批的海鸟天鹅如下饺子一般,游在海里自在的很,为萧瑟的冬日增加了一抹生气。

    战常胜他们一路跑到了海边,等于做好了热身运动,红缨和景博达、丁国良开始每日例行的站桩。

    而战常胜则开始游泳,没错就是游泳,已经入冬了,这应该是冬泳了。

    战常胜脱掉衣服仍在礁石上,光着膀子,穿着黑色的长裤,一个鱼跃就跳进冰冷刺骨的海水中。

    在一旁看着景海林,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都替他冷的直打哆嗦。

    这家伙学会了游泳后,无论是在实习期间还是回来后,晨练都要游上一回了,现在不论寒暑了。

    战常胜跳进海里,冰冷的海水瞬间包围了他,刺激的他浑身的汗毛仿佛都根根直立了起来,为了抵御冰冷的海水,催动体内的真气运行,这是他为什么喜欢冬泳的原因之一。

    这样就如晚上打坐一般,只不过效果更好,因为他发现海水里那一缕缕精纯的元气,不断的溢入到他的体内。随着体内的真气游走于奇经八脉。

    这样的修行事半功倍,真是意外之喜,且一举两得,既打熬筋骨皮,又内修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