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0章 判若两人

作品:《六零俏军媳

    沈父在脑子想想浑身就打冷颤,“那丫头承认了。”

    “没有,但也没否认。”沈母双眸放光地看着楼上,肯定地说道,“我敢肯定那丫头有对象了,反常即是妖。”然后看着他严厉地警告道,“我可警告你,闺女今年二十四了,再过几个月一过年,可就二十五了,真是老姑娘了,你真要一直留着,成了老大难了。”

    “那也得看看人品如何吧”沈父不自然地说道。

    “都是你,给闺女拗,现在好了吧顺着你的意,都快愁死我了。”沈母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

    “行了,上去打听打听,看看男方是谁我在找人查查,人品如何”沈父推推她道。

    沈母深吸一口气道,“我知道。”抬脚上了二楼,敲敲门道,“玲儿,是我。”

    正在换衣服的沈易玲喊了声道,“妈,进来了吧”

    沈母进来时,就看着闺女脱掉军装挂在墙上的挂钩上,换上居家的服饰。

    沈母走进去坐在床上招手道,“玲儿坐下来,我们聊聊。”

    沈易玲拉开书桌前的椅子横刀立马坐在她身旁道,“跟老头子说过了。”

    沈母看着她的坐姿,嘴角直抽抽,真的很豪放,可也让们两口子很头疼。

    “我们保证不干涉你处对象,但是你得让我们知道对方是谁吧多大了干什么的人品如何吧家是哪儿的”沈母急切地问道。

    “我只是对他有些好感,还没到必须结婚的地方,您不用那么着急。”沈易玲语气轻飘飘地说道。

    “年龄跟我差不多,只是普通工人。”沈易玲非常坦白地说道,可以说是积极主动配合。

    “普通工人”沈母声音不自觉地轻慢道。

    “怎么了普通工人让你很失望啊”沈易玲柳眉轻挑顿时不悦道,“不是你们希望的军人,是不是又想给我搅黄了啊”

    “你们要是这一次再给我搅黄了,我真的真的给你们带个儿媳妇回来。”沈易玲眯着眼睛看着她威胁道。

    沈母咽了咽口水还是决定先问问看道,“你是怎么注意到他的怎么认识的”

    “偶然间相遇的,后来他经常来图书馆,一来二去就认识了。刚开始对他没什么,就是觉得他看的书挺多的,反正比我有文化,慢慢的对他感到好奇的,是个很可爱的人。”沈易玲提及他,脸上泛起温柔的笑容,非常的有女人味儿。

    “能经常出入图书馆的,不都是当兵的嘛”沈母笑道,“你这孩子故意来试探我们的是吗”

    “妈,我可说的是实话,他真的不是军人,您可不要想多了,出入图书馆的,又不是都是穿军装的。”沈易玲严正地声明道。

    “好吧妈不多想。”沈母继续问道,“你觉得你们能成。”

    “哎啊也不是那样”沈易玲微微摇头道,“反正就是会注意到他,如果不来,就会想他。”艳丽的脸上洋溢着甜蜜的笑容道,“他很老实,也很正直,心地也善良,虽然没有学历,但是他读过很多的书,还会做饭、洗衣服。这些你女儿不会,他居然会这样您不用担心我天天吃食堂,或者饿肚子了。”

    老半天不见沈母反应,沈易玲看着她道,“您怎么不说话,怎么不满意吗”

    “继续说吧我在听。”沈母眸光深沉地看着她道。

    “他呢没有不良嗜好,不抽烟,不喝酒,没有谈过恋爱。”沈易玲想起来,竖起食指道,“曾经有个青梅竹马,不过抛弃他嫁给别人了。”

    “啊青梅竹马,那感情自是不比旁人,这都能抛弃,这样的男人还能值得你看中”沈母像是逮到把柄似的,直接攻击道。

    “妈不要胡思乱想,他不是那样的人。”沈易玲立马说道,“记住一点儿是他被抛弃的,不是他抛弃别人的。”

    “这谁知道呢都是他说的。”沈母看着她道,“说不得他故意这样,好引起你的同情,娶了你可是好处多多。”故意地说道。

    “妈,他不知道我是谁的女儿,所以您不用担心他目的不纯的接近我。人家是工人,不需要您的提携。”沈易玲心底不满地嘀咕人家现在还避之不及,当我是洪水猛兽。

    “这谁知道是不是故意装的呢”沈母微微摇头道。

    “我有自己的眼睛,有自己的判断里,他就像是水一般的纯净,一眼看到底,他不可能骗我的,也没必要。”沈易玲指指自己的眼睛道。

    “你有判断力有眼睛,那怎么”

    沈母的话还没有说完,沈易玲就阴沉着脸叫道,“妈”

    “我又没有说错你以前被我们给搅黄的对象”沈母小声地辩驳道。

    “是你们威逼利诱,当然也有他意志不坚定的因素在里面。”沈易玲冷静地分析道,“我只是生气,却没有反抗,是因为本来感情就没多深,只是有些好感罢了。”

    话锋一转道,“这个就不一样了,他不但本人还可以,家风也很正。”

    “你见过他的家人啊”沈母脸色不悦地说道,“怎么没有一点儿女孩子的矜持啊”

    “没有,我没见过他的家人,我只是留意观察而已。”沈易玲神色淡然地说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应该说将他网进渔网里。

    “家庭氛围很好,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很棒哦”沈易玲努努嘴,满脸笑容地说道。

    “乱七八糟的”沈母挑眉道。

    “就是那些不求上进,好吃懒做啊他的兄妹个个都很能干。”沈易玲漆黑的眼底浮起笑意道。

    沈母默不作声地看着她,沈易玲翘起二郎腿道,“妈,您不说话,这是对他有意见喽条件不好是吗不是您所想象的军官。”手搭在书桌上道,“妈,我不想嫁给军人,我不想我的孩子只能拿着照片来学会认爸爸,我更不想我有事,丈夫却不能在身边,什么都得我自己来,更不想我的孩子像我一样长大,有爹妈,跟没爹妈一个样”摆摆手道,“您别跟我讲什么大道理,什么牺牲、奉献,咱家四个哥哥都在奉献,三哥还奉献不差我一个吧”吸吸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