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有情况

作品:《六零俏军媳

    “真的,国栋兄弟你别不相信,我妹妹说不得两天就来,甭管成不成,咱们先相看相看。”高文山拍着他的手道,“我真的不是老王卖瓜自卖自夸,我妹妹是真的好。”

    面对如此热心,热情的高文山,丁国栋真是没办法,虽然自己一再强调没那份心思,却挡不住高文山装傻充楞。

    丁国栋送走了高文山,关上院门,“真是”无语的摇摇头,反正自己打定主意,谁也无法动摇。

    aaaaaa

    高文山嘴里哼着欢快的歌曲小扁担三尺三小扁担三尺三,咳哎咳哟嗬咳哟嗬咳,仓库满囤儿尖,仓库满囤儿尖,咳哎咳哟嗬咳哟嗬咳,看着看着丰收心里甜哎,咳哎咳哟嗬哎咳哟嗬,多打粮食多生产,日子一年咳胜一年

    高文山脸上美滋滋的就进了家门,高文山家的媳妇儿郭秀丽见他的样子,高兴地问道,“事情成了,你这么高兴。”

    高文山进到家里坐在八仙桌旁的长凳上,看着她道,“你来给我分析分析,他是真的不想找,还是客套话。”

    高文山把刚才的事情仔细地说了一遍,郭秀丽听完后,皱着眉头道,“你别怪我实话实说啊”

    “说吧”

    “恐怕不是客套话,人家不想找个农村的姑娘。”郭秀丽实话实说道,“听你说了人家的家庭情况,自己本身条件也不差,找个城里的完全可能。虽然咱家水仙放在村里那是一等一的好。”越说声音越小。

    “不管了反正一定要逮着这条大鱼。”高文山态度强硬道,“那边帮着咱搬家你也见了,相貌堂堂,有知识、有文化,工作又好,现在又有了房子,娘家又是助力,虽说是长子但负担轻,真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男人。”

    郭秀丽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就是因为人家条件好,人家才想找个门当户对的,哪里会找个乡下丫头。

    “我们明儿去拜访大哥,让大哥向他家提提这事。”高文山积极地说道,务必要促成这事。

    aaaaaa

    沈易玲心满意足的骑着车子回家,尚不知道,自己网里的鱼被人家惦记上了。

    沈母看着面带笑容的她问道,“什么事这么高兴。”

    沈易玲笑了笑道,“没什么”走到沙发前坐下来道,“妈,教我打毛衣吧”

    “咳咳”沈母顿时就惊住了,咳嗽了起来,连眼泪都给呛了出来

    诧异地看着闺女,伸手摸摸她的头道,“不烧啊”

    “妈,我没病。”沈易玲拂开她的手道。

    “没病你说什么胡话啊”沈母目光犀利地看着她道。

    自家这个闺女,说是闺女吧其实就是个假小子,自己和老沈年轻的时候为革命,那是抛家舍业的,女儿就交给了她的哥哥们照看,所以就养成了男孩子的性格了。

    等彻底没仗可打了,和平下来了,好好的姑娘被她几个哥哥养成了半大的小子了,张嘴打仗、闭嘴打仗的性格定性了,连改也改不过来了。

    气的老沈把家里小兔崽子们全扔到了部队,留着女儿在身边想要把这丫头的性格给掰过来。

    死命的压着她,当兵可以,必须是文职,所以现在和她老子还较着劲儿呢

    这突然间要学打毛衣,沈母能不给吓住了。

    “玲儿啊你是不是受啥刺激了。”沈母小心翼翼地问道。

    沈易玲好笑地看着她,微微摇头道,“没有受什么刺激就是想学了,现在有您给我打毛衣,我不自己学将来都没得穿。”

    “你可以买啊”沈母放下手中织了一半的毛衣道,“再不济你嫂子们可以给你织。”

    “得了吧那是嫂子,又不是您,不都说小姑子搅家精,搅的黄河水不清。”沈易玲噘着嘴道,“我才不惹人厌烦呢还是他老人家说的对啊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

    不对劲儿,大大的不对劲儿,她居然对女人的活计感兴趣了,沈母一双堪比x光机的双眸上下扫视着她道,“你是不是有交往的对象了。”

    “怎么可能”沈易玲打死也不承认道,她说的也是事实,那个傲慢无礼的家伙,“您怎么会这么想您不是一直盼着我有个女人样儿吗怎么不支持我了。”

    “我们做了那么多努力,你都没打算改变,跟个小子似的。只有往男女关系上想了。”沈母一瞬不瞬地盯着她道,“有道是女为悦己者容,你肯定对某个男人上心了。”催促道,“快说,快说。”

    “我干嘛要说,让您和老头子继续搞破坏吗”沈易玲不满地说道。

    沈母挪挪屁股,凑到她跟前压低声音道,“玲儿你就说说,我不给你爸打小报告。”

    沈易玲冲着书房门扯开嗓门喊道,“爸,我妈跟你不一条心了,不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了。”

    “你这丫头”沈母被她给气的指着她道。

    沈易玲则起身拽着自己的麻花辫,手指绕着辫尾,脚步轻盈的上了二楼。

    沈母追了过去,站在楼梯下朝她喊道,“晚上饭吃了吗”

    “吃过了。”沈易玲摆着手蹦蹦跳跳地上了二楼。

    “你在哪儿吃的”沈母追问道。

    “在外面吃的。”沈易玲清脆地声音从二楼传来。

    吱呀一声,沈父从书房探出脑袋来道,“那丫头喊什么呢几句话就想破坏你我革命的战友情,还真是头脑简单。”

    “老沈,有情况”沈母笑眯眯地看着他道。

    “什么情况”沈父挠头道。

    “玲儿可能有对象了。”沈母高兴地宣布道。

    “对象她不会真给我找个女人回来吧”沈父一脸惊恐道。

    “胡说什么”沈母板着脸说道。

    “这丫头上次不是说,我再逼她就给我找个儿媳妇。”沈父指指楼上道。

    “别听她胡说她要是给你找个儿媳妇”沈母啐道,“呸呸她的对象肯定是个男人,不然她学织毛衣干什么这可是女人的活计。你啥时候见男人拿着毛线织毛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