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 心虚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我回头说说他,没能力走读,咱就住校,现在有能力走读就回家,吃住都方便。”丁国栋点头道。

    “天气冷,沧溟离不开我,本来我这个大闲人可以去帮忙的。”丁海杏遗憾地说道,“没能去看看你们整的怎么样了”

    不过从他的话语描述中,知道哪些家具都是明清名贵的家具,其中还有面条柜,真是卯死了。

    “哥,那些家具要好好的保存。”丁海杏嘱咐道。

    “这不用你说,你忘了,哥是个木匠,别的见识没有,那木头都是好木头。”丁国栋嘿嘿一笑道。

    丁海杏把这点儿给忘了,接下来丁国栋的四个字差点儿没让丁海杏晕倒。

    丁国栋说什么了吗他就说了四个字,“结实、耐用。”

    这话没毛病对吧家具就是要结实耐用,不变形。

    “什么时候搬”丁海杏接着说道,“我让沧溟他爸,去帮你。”

    “不用,不用,我就一个铺盖卷,几件衣服,我自己骑着自行车就驮走了。”丁国栋慌乱地摆手道,“妹夫忙,别为我的事情费心了。”

    “对了哥,你要是搬过去是自己开火,还是去吃食堂。”丁海杏漆黑的眼底关切地问道,“需要锅碗瓢盆吗”

    “早上、中午吃食堂好了,晚上在家里做一顿。”丁国栋这是仔细考虑过的,“这样省钱。”

    “餐具,我在柜子里找到一套漂亮的,还有整套的茶具,不用买啥的,只需要一个大铁锅。”丁国栋挠挠头道,“前两年大炼钢铁,铁锅不好买,我先买个砂锅用。”

    “铁锅我来买。”战常胜提着满是海鲜篮子的进来道,直接进了厨房,将海鲜全部倒在了水池的水盆里。

    “这怎么行那工业券得好几张呢你们不用啊”丁国栋说什么都不要。

    “你自己的工业券,缺多少我给你补齐了。”战常胜从厨房走出来道,“这算是我给大舅子温锅的。”

    “对了哥,你可不能因为有了自己的家,星期天就不来了。”丁海杏严肃地看着他道。

    “来,来,一定来。城里就我们几个,每个星期天聚聚联络感情。”丁国栋忙不迭地应道。

    工厂在郊区,又挨着海边,还愁没有食材,给家里人改善伙食。

    他以前还怕来到城里吃啥都说供应,都是计划,没想到油水足足的,身体健壮了许多。

    “我儿子呢”战常胜满脸笑容地问道。

    “在屋睡呢”丁海杏指着卧室小声地说道。

    “这小子,能吃又能睡得。”战常胜惊叹道。

    “太好带了。”丁国栋附和道。

    “能吃能睡才长得高。”丁海杏笑着说道。

    “就是咱家儿子比同龄人长得胖、长得高,还壮实。”战常胜从心底透着高兴道。

    丁海杏闻言微微摇头,随即说道,“那是咱们营养跟得上。”看着他又道,“于哥那边也快生了,东西都寄过去了吗”

    丁海杏知道郑姐也有了,出了给小宝贝做了衣服,还给她本人做了收腹带对于产后松弛腹肌的生理恢复、保持体形,确实可起到极好帮助,而且腹带填充了有些中草药,不仅收腹效果好,对产后子宫、产道快速复旧,促进恶露排净,减少瘀患遗留等均具良好作用

    女人谁不希望产后不久,恢复到产前的曼妙的身材呢

    还有坐月子营养品,身在海边少不了海参,海参“其性温补,足敌人参”,因补益作用而得名,被视作为中餐的灵魂之一。

    海参吃后母体不能马上产生效果,通常一星期可产生免疫力增强,精神充沛等现象。哺乳期妇女服用海参,确实提高了孩子的免疫力,宝宝可以健康的成长。当然任何东西都不能多吃,一天一只就好,至于做法,丁海杏附上菜单。

    还有十斤今年新下来的小米,产后滋补。

    “寄过去了。”战常胜笑眯眯地说道,“于哥在电话里说谢谢咱,还说寄那干啥,他们不缺吃的。”

    “这是咱该有的心意。”丁海杏悠然一笑,笑容温暖道,“都是手边的东西,不费事。”

    “你们聊,我去收拾海鲜。”丁国栋卷起袖子道。

    “哇哇”卧室内的沧溟,睡饱了,哭着提醒自己的存在。

    夫妻俩赶紧跑进去,战常胜看着儿子道,“不哭,不哭。爸爸来了。”先看看儿子画地图了没,确定画了一个超级大地图,换好了尿布,抱给了丁海杏喂孩子。

    战常胜起身将儿子一上午给造的尿布洗干净了搭在外面晾衣绳上。

    回来看会儿书,等丁国栋收拾好海鲜,戴上围裙,卷起袖子和丁国栋一起做午饭。

    aaaaaa

    楼上方巧茹吃完早饭,打开箱子,从箱底拿出自己攒钱的存折,一打开来,“啊”凄厉地叫了起来。

    在客厅看报纸的高进山扔掉手里的报纸就冲进了卧室,一看见她手里的活期存折,心虚的他转身就朝外走。

    方巧茹腾的一下站起来,阴森森地叫道,“高进山”

    “啊”高进山扭过头来,装傻充愣地看着他道,“你叫我干什么”

    “你给我解释一下存折里为什么少了二百块钱。”方巧茹捏着存折,气得浑身发抖道,“说”

    高进山极快速地说道,“我借给二弟买房子了。”

    “什么”方巧茹瞪着大眼不敢相信地看着他道,“买房子。”

    “是啊买了房子二弟一家就可以团聚,也可以变成城里的户口了。二百块钱就解决了,也不用你求人了。”高进山越说越激动道,“这机会千载难逢,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儿了。”

    这个不用说了,高进山这个混蛋看人家楼下老战这么操作才想起来拉拔弟弟的。

    这年月农转非简直比登天还难她也知道机会难得,可是这不是他擅作主张的理由。

    拳头攥着、松开,又攥紧了,方巧茹脑袋高速的运转,钱肯定要不会来了,“你说的是借给他二叔的。”

    “嗯”高进山点头如捣蒜道。

    方巧茹肉痛地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道,“那好,让文山写个借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