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3章 心灵手巧

作品:《六零俏军媳

    沈易玲嘟着嘴,生气道,“真是令人沮丧。”突然兴致勃勃地问道,“为什么我问一句,你才回答一句,跟挤牙膏似的,无趣。”

    “我这人呆板、木讷。我天生不会说漂亮话。”丁国栋有什么说什么一点儿也不怕,毫无修饰。

    沈易玲深吸一口气,无语地看着他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为什么一本正经。”

    丁国栋一脸严肃地看着她道,“严谨的工作态度不好吗”

    “我说的是生活态度。”沈易玲连忙说道。

    “严谨的生活态度不好吗”丁国栋重复了一遍道。

    “你”沈易玲被他给气的冷哼一声别过脸。

    “我以为我表达的意思很明确,而现在看着你吃饭,对我来说是个煎熬。”丁国栋不加掩饰地说道。

    沈易玲脸上的笑容消失的干干净净,“喂怎么说话,倒胃口,我还怎么吃的下去。”被他给气的七窍生烟。

    “浪费粮食说可耻的。”丁国栋将另外一个馒头,给了沈易玲。

    “我不是小孩子了,这道理我懂”沈易玲白了他一眼道,这家伙嘴皮子,能怼死个人。

    “你的这里没有长大。”丁国栋指着自己心脏的位置道。

    “你什么意思”沈易玲黑着脸道,“是说我心里年龄没有长大。”

    “看来还有救”丁国栋笑着说道。

    “我是图书管理员。”沈易玲突然说道。

    “我只不过是校对员。”丁国栋挺直了腰杆子说道。

    “跟你说话,我这嘴皮子功夫见长。”沈易玲笑呵呵地说道,“以后继续保持。”

    “我会努力的。”丁国栋回应道。

    迎接他的是沈易玲畅快地笑声。

    沈易玲将两个馒头就着咸菜,三下五除二的给吃完了,拍拍手起身道,“你这房子整的差不多了,我看没有窗帘,我给你买窗帘好了。”

    “不用,不用”丁国栋立马拒绝道

    “搬新家不得温锅吗这就当时温锅的礼了。”沈易玲目光深幽地看着他道,“我们之间还算是同事吧”

    丁国栋点点头道,“是”接着婉拒道,“这里独门独院,不需要窗帘,我还得通过天空的星辰看时间呢”

    “不要窗帘啊”沈易玲单手托腮道,“那我买别的。”看着他道,“就这么决定了,反对无效。”

    话落不等他反应,沈易玲化身好奇宝宝地问道。“你弄那么草干什么虽然味道还挺好闻的。”

    “编草席。”丁国栋干脆地说道。

    “干什么用”沈易玲一瞬不瞬地看着他道,迎上他奇怪地眼神,她理直气壮地说道,“是啊我是不知道它们干什么用,你可以笑话我了。”

    “我不是城里人处处彰显着他们的优越感。”丁国栋言辞犀利地说道。

    “喂别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沈易玲噘着嘴不高兴道,兴致勃勃地又道,“说说干什么用的。”

    丁国栋看着火苗渐渐的熄灭,拿着铁锨铲了点儿土,洒在了篝火上,彻底的消灭火源。

    拿着月牙凳道,“跟我进去看看吧”

    沈易玲拎着板凳,进了卧室,“原来是铺炕的炕席。”

    丁国栋食指朝上指指,沈易玲惊讶地看着上面,“这是草席吊顶。”

    “这些都是你编的。”沈易玲继续问道,大有不问清了,绝不离开。

    “是”丁国栋拖鞋盘腿坐在炕上道,拿起编了一半的草席,继续编,青草在他的手里仿佛小娃娃那般的听话,在手指间来回的穿梭自如。

    第一次见丁国栋编东西,沈易玲就像是土包子似的,惊讶连连。

    丁国栋摇摇头,说她小孩子心性还真是一点儿都不差。

    “这些还能编什么”沈易玲漆黑眼底是大大的问号。

    “如你所看到的,编炕席、枕头席子不过现在不能用了,来年夏天用,还可以编杯垫、沙发坐垫草帽啥的,总之什么都能编。”丁国栋简单地说道,手麻溜的编着,嘴上又道,“在乡下都用它们绑青菜、绑鱼,编成草袋子装东西。哪有城里都是蛇皮袋子,什么都得靠自己。”忽然抬起头来道,“天快黑了,你不走吗回去晚了该让人担心了。”

    “还真是像泥鳅一样,滑不留手的,很会脱身啊”沈易玲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

    “你这是在夸我吗刚才还说我呆板无趣。”丁国栋放下手里的东西,抬眼看着她道。

    “你觉得是什么呢”沈易玲深邃的桃花眼轻闪,笑眯眯地反问道。

    丁国栋眨眨温润的双眸道,“以我的直觉,各占一半吧”

    沈易玲闻言一怔,随即爽朗地笑了,“哈哈好了,不打扰你了,我走了。”

    丁国栋忙起身道,“我送你。”

    “快点儿把俄文校对的活接过来,我可不想学员们学习满篇白字的俄文书籍。”沈易玲边走边说道。

    结果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两人在公事上又有了接触,沈易玲也没在提出更深一步的接触与了解。

    两人于朋友一般相处了下来,还挺舒服的。

    男与女以自以为是的方式相处着就看谁能坚守,或者是谁棋高一着了

    平常的时候丁国栋一个人摆弄房子,到了星期天解放就来帮忙,丁国良轮着出来放风的时候也来帮着修整房子,小院那是一天一个样,有了家的样子。

    院子里的绿叶泛黄,落了下来,菜园子也枯萎萧瑟了起来,丁国栋将菜园子枯藤都拔了,并将它们背回了家,留着冬天烧炕用。

    又是一个星期天,吃罢早饭,收拾停当后,应解放钻进屋内写作业。

    而红缨去找博达、建国他们玩儿了。

    战常胜则又出海打渔去了,不但改善伙食,还能熟悉海洋,一举两得。

    丁海杏看着丁国栋进来道,“大哥,你这过冬只烧草可不行。”

    “我每回去那边,都砍柴过去,牲口棚的一角都让我给堆得高高的,足够过冬了,你就别担心我了。”丁国栋进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道。

    “都整修好了吗”丁海杏看着他问道。

    “修好了,入冬前搬进去,你就别担心了。”丁国栋笑着说道。

    “解放呢不搬过去吗”丁海杏担心道,“市里的高中条件是好些,可是到了冬天也没有供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