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章 尬聊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不是,不是”丁国栋摆手道,“我是怕你吃不惯。”清澈的双眸眼波流转道,“你可以去服务社买或者国营食堂。”

    “你不是说我奢侈浪费吗”沈易玲非常正式地说道,“谢谢你丁国栋,及时纠正了我的错误思想,将我从悬崖边上拉了过来。”

    “呃”丁国栋被她的话给堵的无话可说,真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沈易玲见他一脸便秘的表情,哈哈心里乐开了花。

    哎呀终于扳回一城。

    “你院子里那么多枯草烧起来,筷子穿着馒头放在火上一烤,烤馒头好吃。”沈易玲砸吧砸吧嘴,一脸的回味。

    “枯草不能烤馒头,味道不好。”丁国栋连忙说道,“烟火味儿,不好闻。”

    “我说了半天,你不让我烤馒头吃吗”沈易玲鼓着腮帮子瞪着他道。

    “不是,我想说的是院子里有木柴,这个烤馒头好吃,比枯草强。”丁国栋起身去了柜子面前讲柜子打开,用筷子扎穿了两个比男人拳头还大的馒头。

    “呀这柜子怎么自己关上了,太奇妙了。”沈易玲蹬蹬跑过来,一脸惊讶地看着齐腰高的黑不溜秋的柜子道。

    “我就是看可以自动关门,才来装碗筷和食物的。”丁国栋将两个馒头递给她道,“我去生火。”

    丁国栋出去拿了些劈柴走到院子中间,夜凉如水,没有一丝风,擦着火柴,点燃了个火。

    一看见火点燃了,沈易玲兴冲冲地跑了过来,将馒头放到了火焰上直接烤。

    丁国栋见状直接夺了她手里的馒头,吓了沈易玲一跳,“小心别烫着你了。”关心地看着他的手道,“没烫着吧”

    “没有”丁国栋拿着馒头,调转头,拿着筷子,离着红色的火焰远一点儿,烤着馒头,“你真是糟蹋食物,向你刚才那一下就把馒头给烤糊了。”

    “哦我没做过,所以不太熟练。”沈易玲不自在地摸摸鼻子说道。

    “去搬两个小板凳过来。”丁国栋直接开口吩咐道。

    沈易玲麻溜地进了屋子搬了两个月牙凳出来,“你这凳子真奇怪,怎么是这个样子。”放在他的腿后面道,“坐吧”然后绕过篝火,放下凳子,蹬蹬又跑回屋里,拿着腌咸菜的玻璃瓶和一双筷子坐到了他的对面。

    “这叫月牙凳”丁国栋翻滚着馒头道,“其造型取之于佛国印度的圆墩、方凳、腰鼓凳,但又完全不似它的先祖。它的造型新巧别致,竭尽全力进行美化,就连腿子也雕得花团锦簇。虽然依旧是四条腿的坐具,但是与北魏时代的方凳完全不同了。这些月牙凳,是唐代家具师的创造性产物,也是佛教文化与汉文化相融会的结果,是佛教家具在汉地生根开花所结出的精美硕果。”

    沈易玲双手托腮,双眼亮晶晶地听着他醇厚的声音,一脸的迷醉的表情。红彤彤的火苗染红了他俊俏的脸蛋儿。

    真可爱

    丁国栋专心致志的烤馒头,头也不抬地继续说道,“月牙凳,体态端庄浑厚,造型别致新巧,装饰华丽精美,是最具大唐风采的家具。月牙凳与体态丰腴、雍容华贵的唐代贵妇人形象统一和请。”

    “你懂得还真多”沈易玲双眼放光地说道,眼底洋溢着满满的温柔,那笑容让人看着非常的舒服。

    “从书里看来的。”丁国栋抬眼瞥了一眼火中那艳丽的脸蛋儿,立马又低下头闷声道。

    “我一看见书就头疼。”沈易玲微微摇头道,“所以他才让我当图书管理员的,希望我染上文化气息,可惜我不是那块料。”

    不大一会儿院子里就散发着浓郁的烤馒头的香味儿,勾得人馋虫都跑出来了。

    “好了。”丁国栋将其中一个馒头递给了她道,“趁热吃吧”

    沈易玲接过筷子,撅着红艳艳地小嘴吹了吹馒头,“你要吃吗我掰给你半个。”

    丁国栋闻声望过去,就看见火光中她那鲜艳欲滴的红唇,飞快地低下头道,“不用,我吃过饭了。”心里默念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沈易玲夹着咸菜,一口咸香的脆爽的咸菜,一口咬着馒头,吃的津津有味儿。

    “这咸菜腌的真好吃”沈易玲笑着说道。

    “嗯”

    “这是自己腌的吗”沈易玲没话找话道。

    “嗯”

    沈易玲抬眼看着低垂着头的丁国栋道,“地上有金子吗”

    “嗯”丁国栋突然又摇头道,“没有。”机灵的找了个借口道,“我得低头看着馒头,别烤糊了,浪费粮食是可耻的。”

    这家伙,她是洪水猛兽吗沈易玲咬了一大口馒头,吧唧吧唧嘴起来。

    丁国栋闻言错愕地看着她,眼睛都直了,这简直不敢相信。

    吸引过来了吧沈易玲一抬头,看着他脸上还没来得及收回的表情道,“我喜欢这样吃,很香。”

    “你随意。”丁国栋还能说什么

    “你总是这么一本正经吗像个小老头似的。”沈易玲噘着嘴道,“很影响食欲的。”

    “没有什么话题可说”丁国栋一本正经地说道。

    “天冷了,地里的秋都收了吧”沈易玲兴致勃勃地说道,“麦苗出来了吗”

    “不要聊这么尴尬地话题。”丁国栋没好气地说道,明明不懂,还非得聊农作物,真是难为她了,韭菜和麦苗都分不清家伙。

    “嗯”沈易玲转移话题道,“你说现在这个月还会来台风吗”

    “马上就入冬了,哪里还有什么台风。”丁国栋实事求是地说道。

    “你喜欢下雨吗”沈易玲继续没话找话道。

    “喜欢我最风调雨顺。”丁国栋看着她认真地说道,这可不是假话,风调雨顺,就意味着不饿肚子。这是每一个种地的最好,最朴实的心愿。

    沈易玲一脸恍然道,“我以前讨厌下雨。”眼眸流转,满脸笑容,“现在嘛我也喜欢风调雨顺。”故意地说道,“只有风调雨顺了,地里才能多收庄稼。”

    话落结果就看见丁国栋依然在认真的烤馒头,看都不看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