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 希望

作品:《六零俏军媳

    “胡想什么他生的是外孙,在高兴有什么用,又不是他丁家的孙子。”郝父看着哭的稀里哗啦的她道。

    自从知道儿媳妇生了个孙女,这两天提起来就掉眼泪。

    “儿媳妇又不是不能生,先开花,后结果。再生就是了”郝父简单地说道,“真不知道有什么好哭的。”

    “这万一,在生个女儿呢”郝母担心道。

    “那就一直生,直到生出了咱家长孙。”郝父干脆地说道,“再说了他丁家牛什么外孙和闺女不还是农村户口。”

    “对啊他女婿不是能吗”郝母自得道,“俺看也是蠢蛋一枚,把大小舅子都弄进了城,结果自己的老婆孩子却成了农村户口。也不怕养个白眼狼出来,人家将来结婚生子,谁还会记得她姊妹。”

    “哈哈”郝母臆想着丁海杏那悲惨的生活,乐的大笑。

    郝铁锁闻言直摇头,他还是退出去的好。

    “哥,你上哪儿了。”郝铁锁退出来就看见郝银锁扛着着背篓回来。

    “去上山转了圈,采了点儿野蘑菇还有野菜回来。”郝银锁将背篓放下来,将菜倒在了门口的盖帘子上,均匀铺开,放在太阳下暴晒。

    “哥,丁家婶子回来了。”郝铁锁看着他道。

    “算日子该回来了。”郝银锁神色入常地说道,抬眼看着他道,“咱妈知道没”

    “咋没呀”郝铁锁声音道,“现在小侄女还没满月呢就想着让大哥赶紧生孙子,所以我就出来了。”

    里面传来了笑声和郝母的声音,“一辈子待在乡下老死。”

    “妈这是说谁呢这么高兴。”郝银锁诧异道,这两天可是阴森森的,那脾气火爆的越琢磨不定,逮谁咬谁,看谁不顺眼就训一顿。

    这会儿居然哈哈大笑,怎么能不让郝银锁侧目呢

    “哦妈高兴的是,杏儿姐姐和他的儿子别看住在城里其实是农村户口。”郝铁锁压低声音又道,“其实人家已经是城里户口了,只是我没敢告诉妈。”

    “你说啥”郝母站在他背后阴风阵阵地说道。

    “我没说啥”郝铁锁转身摇头道。

    “我听你说那丫头已经是城里户口了。”郝母阴沉着脸道,“快说怎么回事”

    “没见那丫头招工啊”郝父闻言走过来道,“怎么就成了城里户口了。”眸光犀利地看着他道,“铁锁快说怎么回事。”

    郝铁锁看着他们小声地说道,“我知道的也不是很详细,只是隐隐约约的听见说只要城里有房子,户口就可以迁过去,具体的我不知道了。”

    “城里有房子,长锁不就是有房子吗我们把户口迁到他那儿不得了。”郝母突然眉开眼笑地说道。

    “你傻啊那是公家的房子,要是可以这么操作的话,那么多当兵的老婆还咋是农村户口呢”郝父立马说道。

    “那丫头怎么成城市户口的。”郝母也琢磨了起来,目光看向了郝铁锁道,“你这个笨蛋,咋不打听清楚呢”

    郝铁锁一脸无辜地说道,“人家说的声音又小,我也是无意中听见的。”

    郝母脑筋转的快,目光锁定郝银锁道,“银锁,你和老丁家走的近,你去打听打听。”

    “我不去”郝银锁断然拒绝道。

    郝母抬手一巴掌打在他的脑袋上,“我怎么养了你这么冤家,你”

    郝父拦着她道,“够了,你脑袋坏掉了,丁家能告诉咱们进城的方法,你逼银锁也没用。”

    “那怎么办”郝母好不容易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就跟着了魔似的。

    “写信跟长锁问问,这事怎么回事”郝父想了想道,忽然又道,“别给长锁写,给铜锁写。”

    “为啥”郝母不解道。

    “甭管为什么照我说的做。”郝父直接说道。

    郝母脑子不笨,“你是怕长锁不老实。”

    “啰嗦,还不赶紧做饭去。”郝父黑着脸催促道。

    这下子生活有了希望郝母真是一扫疲累,走起路来都虎虎生风。

    aaaaaa

    到了傍晚丁明悦提着半斤猪肉回来,“大哥、嫂子,我回来了。”丁明悦兴冲冲地跑进来道。

    “他姑姑,赶紧进来,来看看我外孙满月长啥样了。”丁爸闻言坐在炕上提高声音道。

    丁明悦提着肉进了东里间,“嫂子我买肉回来了,咱们晚上包饺子吃。”看着丁妈道,“嫂子,来让我看看。”指着大哥道,“大哥,你看我嫂子真成了城里的老太太了,养的白白胖胖的。”

    “我很老吗”丁妈不依道。

    丁明悦拍着自己的嘴巴道,“说错话了,不老,不老,我嫂子是越活越年轻。”

    “这还差不多。”丁妈笑道。

    “来看看我外孙。”丁爸将外孙的画像放在了炕桌上,“可爱吧”

    “哎呀真是吃的这么胖。”丁明悦看着孩子道,“好久没看到这么胖乎乎、肉嘟嘟可爱的孩子了。”

    “是啊孩子妈没有乃,孩子怎么可能吃的胖。”丁妈轻叹一声感慨道,“常胜为了让杏儿做好月子,跟着人家出海打渔,厚着脸皮跟人家要鸡蛋,国栋也是有时间就下河抓鱼,孩子们赶海。想法设法的给杏儿进补,所以咱家沧溟就吃的这么可爱了。”

    “好好好”丁爸听得高兴,全家齐心协力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高兴了。

    “你们兄妹聊,我去剁馅儿。”丁妈卷起袖子道。

    “那我来和面。”丁明悦也卷起袖子道。

    就半斤来肉,馅儿好剁,丁明悦和上了面,醒着,去菜园子里割了一把韭菜。

    两个人的包三个人要吃的饺子,姑嫂两人不紧不慢的,丁妈将自己在城里住的点点滴滴,重点说说丁明悦爱听的,就是解放的事情。

    “真是多谢杏儿和常胜了。”丁明悦笑着说道,眼里充满了温柔,“沧溟的虎头鞋交给我了。”

    “本来就该你做了,他姑姑手艺没的说。”丁爸随即就道。

    “大嫂,我大哥啥时候这么无赖了。”丁明悦一脸惊讶地道。

    “无赖吗我咋不觉得。”丁妈笑眯眯地说道。

    丁明悦错愕地看着他们,没好气地说道,“我怎么这么笨呢你们是夫妻一体,怎么可能向着我这个妹子呢”

    “呵呵”三人相视一眼,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