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9章 活过来了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不说这个,我问你咱家国栋哪来的钱,那么多钱。”丁爸着急上火地问道。

    “又没让国栋一下子给,每个月还两块,两年零两个月就还完了。”丁妈忙说道,“一个月两块钱咱家国栋还是负担的起的。”

    丁爸挠挠头道,“那个老伴儿,我没算错吧五十块钱的房子,在农村就是盖房子也不只这个价,何况是城里。”

    “你没算错。”丁妈细细地将房子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奇怪地看着他道,“常胜没告诉你价格吗”

    “我光顾着高兴了,忘了问了。”丁爸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

    “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做。”丁妈将粮油米面安置了一下道,“天气凉了,也不怕生虫了。”

    “面条,西红柿鸡蛋炝锅面。”丁爸直接说道,紧接着又道,“对了,他姑姑还腌了咸菜了,晒了菜干,有豆角、南瓜条、蘑菇、木耳”

    “小姑子真是太能干了。”丁妈闻言笑道。

    “她姑姑也是闲不住,等到了冬天,过一个多月就给杏儿他们寄些。”丁爸看着突然冷清的家道,“孩子都进城了咱们也吃不了那么多。还有山货,他姑姑去山上摘了不少的松子、核桃,等回来一并寄了。”

    “行,听你的。”丁妈笑着说道,“只是孩子们不在家,没人上山采摘了。”

    “我不是人嘛我上山。”丁爸拍拍自己结实的胸脯道。

    “你算了吧老胳膊老腿了,万一摔着可咋办”丁妈坚决不同意道。

    “我很老吗还不到五十呢”丁爸不服气道。

    “你呀咱们活的好好的就是不给孩子们找麻烦,让村子里的小伙子帮帮忙,我想他们肯定乐意。”丁妈直接说道,眸光一瞬不瞬地看着他道,“老头子,你就听我的吧”

    “那好吧”丁爸只好说道,不过却唉声叹气的。

    “你这是咋了,我回来你不高兴啊叹什么气啊”丁妈不悦地看着他道。

    “我叹息是孩子们都走了,就剩咱俩,不三个老家伙了,冷冷清清的。”丁爸自怜自艾道。

    “你可真是,小鹰长大了,迟早要展翅高飞的。”丁妈宽慰他道,“难不成一直窝在杏花坡窝囊一辈子。”

    “这冷不丁的全走了,我这心里不舒服。”丁爸声音嘶哑道。

    丁妈真是好笑地看着此时脆弱的他道,“我没在家,你没跟小姑子谈谈”一脸的八卦兮兮。

    丁爸闻言来了兴致道,“别提了,他姑姑快把我给气死了。”详细的说一遍。

    “呵呵”丁妈不厚道地笑了起来。

    “老伴儿,这么嘲笑你的男人,行吗”丁爸满脸不满地说道。

    “早就猜到了你会碰钉子。”丁妈一脸笑意地说道,“小姑子要是想找,早就找了。再说了小姑子要是过不下去,想找个靠山,也许会找男人。我认同小姑子说的,现在人家过的自在、惬意,干嘛找个男人来约束自己。”

    “这怎么能叫约束呢这应该叫互相扶持、共同进步。”丁爸乐观地说道。

    丁妈好笑地摇摇头,随即又说道,“这么说,你还想给小姑子找人家。”

    “明悦那么坚持,我不好行动。”丁爸苦恼地说道。

    “你呀只要小姑子自己过的舒心,你还有什么烦恼了。”丁妈笑着说道,“最不容易的时候,我们都熬过来了,日子好过了,就别给自己找不自在了。”

    丁爸叹声道,“都这样了,还能怎么办”

    “刺啦”一声,闻着浓郁的鸡蛋地香味儿。

    “真是香啊”丁爸嗅嗅鼻子道,“你不知道,明悦真的是不太会做饭,我也就比猪吃的好一点儿,我真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接着又道,“我算是体会到了老年没了老伴儿,这日子真不是人过的。”

    “行了,别叫屈了,我回来了,给你们好好的补补。”丁妈将葱姜蒜放进去,又将西红柿放了进去。

    “我以后会对你好的。”丁爸笑着说道。

    “不对我好,你想对谁好去。”丁妈拿着锅铲道。

    “呵呵”

    丁妈做好了鸡蛋西红柿炝锅面,两人舒心的吃完了。

    丁爸才拍拍肚子道,“现在才感觉活了过来。”

    丁爸忽然感慨道,“你走了将近俩月,我才知道,这个家没有你,真的不行。”

    “都老夫老妻了,忽然说这个干啥”丁妈不好意思地说道,随即又道,“行了,以后就不走了,杏儿自己就能照看孩子,我在家照看你行了吧”

    “呵呵”丁爸不自在地摸摸鼻子道,这话怎么听着不对味儿,“什么叫照看,我是孩子吗咱家沧溟才是孩子。”

    “在我看来男人无论多大,都跟还孩子似的。”丁妈收拾碗筷道。

    “呵呵现在知道老婆的好处了吧”丁妈笑着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丁爸起身道,“我该上工了。”

    丁爸一走,丁妈就开始收拾起屋子来,洗洗涮涮的干了一下午。

    aaaaaa

    “爸妈,丁婶子回来了。”郝铁锁蹬蹬跑进来道。

    “回来就回来吧”郝母拖着疲惫的身子一回来就歪在了炕上。

    没办法家里老的老、小的小,工分挣不够,你就没有足够的口粮,所以不但郝父下地干活,她虽然不下地,但却得去海边结网,别看可以坐着,却是一坐一天累的腰疼。

    而且结网看着简单,做起来难干的她腰酸背痛的,十指麻木。

    “我回来了。”郝父扛着锄头回来道。

    “铁锁去,给你爸打打身上的土。”郝母催促道。

    郝铁锁听话的拿着笤帚疙瘩扫扫郝父脚上的灰。

    郝母见他进来,盘腿坐了起来。好奇地问道,“今儿咋下工这么早”

    “大队长家的回来了。”郝父拿起炕桌上的茶壶和水杯,给自己倒了杯水,咕咚咕咚灌了大半茶缸。

    感慨道,“他那外孙满月了。”

    “人家生了外孙,咱家生了个孙女。”郝母提起生了个孙女就呜呜哭个不停,他们也是前两天从来信中得到生了个孙女,那时孩子都出生快半个月了。

    就因为是个孙女,郝长锁不知道怎么给家里交代,所以拖了那么久才写信回来告知他们。

    郝母伤心不已道,“不是说是个孙子,咋成了孙女了。人家咋都能心想事成,咋咱们就事事不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