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夫纲不振

作品:《六零俏军媳

    第二天战常胜将丁妈送到了车站,看着车在眼前渐渐的变成了黑点儿,才转身回家。

    “杏儿,只有你自己在家没事吧”战常胜担心地看着她道。

    “没事,没事你赶紧去上课吧”丁海杏挥挥手道,“别婆婆妈妈的了。”

    “中午饭,我来做,尿布我来洗,你千万别动啊”战常胜千万叮嘱道。

    “知道了,知道了。”丁海杏看着啰里啰嗦地说道。

    战常胜离开后,丁海杏看着宝贝儿子道,“儿子,家里就剩下咱们俩了,可以称王称霸了。”一副土匪的口吻。

    不让做饭,可没说不让先炖鱼,丁海杏炖好了鱼汤,正好回来下汤面。

    战常胜回来无奈地看着她道,“不是说不让你做饭了。”

    丁海杏顾左右而言他道,“快弄面条,我饿了,饿着我了,就饿着你儿子了。”

    战常胜闻言立马顾不上数落她了赶紧和面,做手擀面。

    晚上饭则由红缨做,晚餐简单,红缨完全做的来。

    至于尿布战常胜和红缨两人分担了,绝对不让丁海杏早早的摸冷水。

    aaaaaa

    丁爸赶着骡车停在公共汽车站外,看着丁妈在车上冲他招手,立马追着车迎了上去。

    等车子停好了,人走的差不多了,丁妈才招手道,“快上来,帮我拿东西。”

    老两口上上下下拿了两三趟,才把东西提完了,放在骡车上。

    “你咋又拿这么多东西。”丁爸看着她数落道,“今年不光夏收好,这秋收也是大丰收,不缺吃的。”

    “你闺女、女婿啥样子,你不知道啊”丁妈坐在骡车上嘀咕道。

    “他们怎么样好不好我外孙好吗吃的胖不胖、壮不壮”丁爸赶着骡车不停地追问道。

    “好着呢”丁妈笑着说道,“我还带了外孙满月的画像,吃的胖乎乎,肉嘟嘟的,虎头虎脑的可爱着呢”絮絮叨叨地又道,“你闺女可是嫁到福窝里,在照顾孩子方面,你闺女还没有人家常胜照顾的好呢”

    “这丫头”丁爸生气道,“怎么做人家妈妈的,你没好好的跟她说道、说道。”

    “说什么我觉得挺好的。”丁妈满脸笑容地说道。

    丁爸语气酸溜溜地说道,“挺好的,我对你不好啊”

    “跟女婿比差多了。”丁妈阴阳怪气地说道。

    “他那是夫纲不振,回去我就写信常胜,照看孩子是女人的事情。一个大男人哪能给孩子换尿布,洗尿布。”丁爸立马说道。

    “你敢写”丁妈当即竖着眉毛说道,“女婿对女儿好,高兴都来不及,再说了人家俩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还是你就像过去的恶婆婆似的,见不得儿子跟儿媳妇好。”

    “我是那样的人吗”丁爸立即说道。

    “不是的话,就别管人家小两口怎么生活了。”丁妈严重地警告道。

    “好好好,不管”丁爸答应道。

    丁妈转移话题道,“我不在家里好吧”

    “好着呢”丁爸说起村里将近两个月的变化,那是滔滔不绝。

    “想不到你们这么能干”丁妈听地咂舌道。

    “那当然了,为公为私都得好好干。”丁爸笑着说道,“对了,那混蛋生了。”

    “那个混蛋”丁妈一时没有意味过来,满脸狐疑地看着他道,“谁啊”

    “你这忘性可真大”丁爸没好气地说道,“就是负了杏儿那个混蛋、王八蛋。”

    “哦”丁妈恍然道,“谁惦记那混蛋,他过的好不好关咱们啥事我们只要过的好就成了。”又好奇地问道,“生个啥”

    “不是不关心吗干嘛还问”丁爸好笑地看着她道。

    “知道他们过的不好,我就开心。”丁妈催促道,“快说。”

    “他们没说,不过我猜是个女孩儿。”丁爸肯定地猜测道。

    “你为啥这么猜,就不怕猜错啊”丁妈白了他一眼道。

    “绝对不会猜错的,按时间来说肯定是生了,以那混蛋妈的性格,如果生了孙子肯定出来显摆一下,尤其我们有外孙了。现在这么龟缩着,肯定生了个丫头。”丁爸头头是道地分析着。

    “丫头”丁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这话让杏儿听见肯定不依你。”

    “呵呵”丁爸嘿嘿一笑道,“只要你不说杏儿那丫头是不会知道的。”随即又问道,“这事告不告诉杏儿一声,也乐呵乐呵。”

    “女儿都不提他了,说这事干什么”丁妈看着他道,“嫌女儿和女婿忘不掉是吧咱们知道就行了,别在提这档子事了。”提醒他道。

    “嗯”丁爸点了点头道。

    老两口就这么说了一路,回到家,丁爸将骡车栓在门口的树上,什么都没拿,就拿着外孙子的画像急匆匆的回家拆开了,“哇哦这是我外孙,胖乎乎的真可爱。”

    丁妈提着东西进来道,“杏儿的奶水好,所以咱外孙就吃的胖。”

    “这不会画的有些夸大吧”丁爸不放心地说道。

    “没有,等过些天你见到了照片就知道绝对没有夸大。”丁妈将粮油米面放在了八仙桌上道,拉着凳子坐下来道,“对了,老头子你知道常胜在城里买房子了。

    “知道,闺女的户口还得通过我呢”丁爸笑着说道,“真没想到困扰我们那么久的户口问题,一下子就解决了,还有这种操作。”

    “嗤”丁妈捶着他的肩头道,“你以为房子是那么好买的,八百年才能碰上一回。再说了就是碰上,你得有钱吧兜比脸干净,现在一天的工分才几分钱,你得不吃不喝存到猴年马月才能买的起房子。”

    经老伴儿这么一说,丁爸也没了雄心壮志了。

    丁妈接着说道,“我去看那房子了,修整一下还是很不错的。”随后又道,“女婿把房子转给了国栋了。”

    “啥你们咋能又要常胜的东西呢”丁爸当即就黑着脸道。

    “国栋给钱的。”丁妈看着动不动就黑脸的家伙道,“你这急脾气真的改改,让人把话说完你在乱发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