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儿孙自有儿孙福

作品:《六零俏军媳

    红缨神色紧张地看着他们道,“把弟弟搬到我屋里一会儿好不好。”

    “行啊搬谁屋里都一样。”丁海杏欣然应允道,弯腰看着红缨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不怕弟弟尿湿你的床啊不怕有味儿啊”

    “不怕,弟弟香香的,一点儿也没有奶腥味儿和臭味。”红缨笑眯眯地说道,“他臭也是我弟弟。”

    “呵呵”丁海杏摸摸她的脑袋道,抬眼看着丁国栋道,“沧溟他舅舅,拜托你了。”

    “好嘞”丁国栋抱着睁着忽灵灵大眼睛外甥道,“沧溟咱们挪窝了,去姐姐房间里好不好。”把孩子抱到了红缨的房间。

    战常胜则拿着孩子的尿布去了红缨的房间。

    安顿好他们母子俩,该上学的上学,该上班的上班。

    送走了他们,丁妈去了红缨的房间,看着躺在床上睁着圆溜溜大眼睛的小家伙,“没睡啊”

    “换了新地方,精神着呢你看看那眼睛来回的转。”丁海杏斜靠在被子上道,然后看着丁妈说道,“妈,等一会沧溟睡着了,今儿满月了我想去洗澡,感觉这身上都臭来了。”虽然用着清洁咒,但那耗费精神力,而且她喜欢温热的水冲刷着身体。

    “别别,在等两天,哪儿能刚出月子就去洗澡呢”丁妈立马说道,“我看你身上也不脏。”听着窗外呼呼的风声道,“即便刚出月子,也得仔细点儿,你别吹着风了。以前大户人家坐月子都是三个月。”

    丁海杏想了想道,“行,找个天气好的时候,中午的时候我去洗澡。”

    “那也别洗太久了。”丁妈嘱咐道,“毕竟这身子还虚。”

    “嗯嗯”丁海杏点头道,起身上澡堂子只不过有个由头。

    “已经出了月子,你这也学会带孩子,我想着明儿就回家了。”丁妈缓缓地说道。

    “妈在多住两天呗”丁海杏抓着她的手道,“我舍不得你走。”

    “说什么傻话”丁妈上下打量着她道,“让女婿把你给宠坏了,你看你越来越小孩子气了。”

    “好好,我不拦着你了。”丁海杏赶紧说道。

    “我走了,心里还放着一件事”丁妈犹豫地说道。

    “我哥的婚事”丁海杏一猜就中道,其实用脚趾头想都知道。

    “是啊这一年马上就过去了,转过年,你哥可就二十五了,不是十五,是二十五了。”丁妈忧心忡忡地说道。

    “妈,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就别担心了。”丁海杏劝慰她道,如果自己没看错的话,大哥这些日子很不对劲儿,有点儿心不在焉。

    而且看面相他可是命犯桃花哟不过这种事还是不要说的话,顺其自然,外力干涉的话,以大哥驴脾气,估计还有得磨。

    “对了妈,您上次跟大哥说了些什么”丁海杏满脸兴味儿问道。

    丁妈将这些日子跟儿子说的,向丁海杏转述了一遍。

    “哈哈”丁海杏闻言都笑出了泪来。

    “你还笑,你听听他说的什么话把女人都给想成什么样了”丁妈食指用力的戳着床道。

    “妈,从哥的话里听出来他长大了、成熟了,理智了,你应该感到高兴啊”丁海杏满脸欣慰地说道。

    “可是我就是担心他为咱们想得太多,反而找不到媳妇儿了。”丁妈心里难受道。

    “妈,难道您想大哥稀里糊涂的找一个,最后娶了媳妇忘了娘。”丁海杏看着她严肃地说道,“长嫂如母,娶妻不贤,祸及三代,而且兄妹感情,就是靠大嫂维护的。”

    “所以啊我就没有催他。”丁妈轻叹一声道,“反正有你爸呢”眼角的余波看着外孙困了,“好了,你哄着孩子睡觉吧”起身道,“来来,让姥姥看看,我家沧溟画地图了没有。”小家伙没有办坏事,重新盖好被子,“我走了。”

    挪窝只是个象征,所以到了晚上,丁海杏才抱着孩子回去。

    知道丈母娘要走,战常胜给买了大包小包的,米面粮油,都买了。

    “你这孩子,家里不缺吃的了,你咋还买。”丁妈看着他数落道。

    “妈,现在您闺女也吃上城里粮食了,所以带回去不妨事的,我们的粮食够吃。”战常胜温声笑着说道。

    “可是这么多我怎么带回去啊”丁妈为难地说道。

    “妈我都安排好了,我让爸赶着车子去接您。”战常胜立马说道,“这是我们孝敬您二老的,您就拿着。”

    “那好吧”丁妈答应道,突然想起来道,“一个要将沧溟的满月的画像给我带走一副,让你爸和姑姑看看。”

    “说起这个咱们明天照一张全家福。”经丈母娘一提醒,战常胜想起来道。

    “不行,不行,天凉了,抱着孩子去照相馆,万一孩子吹着风了可咋整”丁妈立马摆手道,“不中,不中。”

    “妈,我们来家里照,我去找宣传部借一台照相机。”战常胜轻松地说道。

    “妈,您可真是有了外孙忘了女儿了,我爸和姑姑不想看看我们好不好。”丁海杏噘着嘴不满地说道。

    “好好好,听你的。”丁妈笑着说道。

    “我现在就去借。”战常胜起身道,说着就朝外走去。

    “你倒是先吃了晚饭再去啊”丁妈的话说完,人也没影儿了。

    不过战常胜转过脸很快就回来了,手里拿着德国造,身后跟着景海林和红缨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丁妈看着他问道。

    “我借了对门的相机,顺便让他给我们捏张相片。”战常胜看着他们说道,“来吧我们坐好了,让老景给咱照相。”

    景海林看着他们一家人坐好,连着捏了两张相片。

    “这个过两天才能洗出来。”景海林看着他们道,里面的胶卷必须照完了才能洗胶卷,“恐怕要耽误婶子的行程了。”

    “没关系,什么时候洗出来,什么时候寄。”丁妈笑着说道,心里可惜俩儿子没能来合照一张,这个时间他们是在过不来。算了,人本来也不齐,他爸爸和姑姑还在杏花坡呢

    “那我不打扰你们了。”景海林话落离开了战家。

    aaaa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