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 自力更生

作品:《六零俏军媳

    “小雪能走吗能走的话,我和小郝搀扶着你上医院。”童母想了想说道,能怎么办遇见这么不靠谱老头子也只能忍着。

    “走着去”童雪提高声音道,声音又尖又细。

    “不然怎么办”童母无奈地看着她道,看向郝长锁道,“小郝,来我们搀着小雪上医院。”

    “那还能怎么办”童雪伸出手道,“扶着我走着上医院。”

    郝长锁赶紧上前扶着她道,“能走吗”

    “带上孩子用的东西。”童母提醒道,四下张望道,“在这儿呢”说着跑到了高低柜前拿起了帆布包。

    “妈,我来拿着。”郝长锁伸手道,童母将帆布包递给了他,然后两人合力搀扶着童雪朝外走,刚刚走到客厅。

    “妈,恐怕现在不能走了。”童雪捂着肚子道,“疼”

    “怎么回事”童母担心地问道。

    “妈,疼,好疼。”童雪抱着肚子双腿打颤道。

    “快,快,把小雪搀扶到沙发上。”童母赶紧说道。

    两人合力架着童雪放到了沙发上,“那小郝去后勤借板车,我现在找棉被。”童母直接吩咐道。

    童雪这心里又是害怕、想起怀孕后委屈,这各种负面情绪齐齐袭来,让她直接发动了。

    “还不快去。”童母朝他吼道。

    “哦”郝长锁拔腿就向外面跑去。

    “真是跟个木头似的,关键时刻一点儿都不顶事”童母迁怒道,“你看你找的什么芝麻绿豆的连长。”火上浇油道,“这要是找一个职位高的,至于没有车送你上医院妈”

    “啊”童雪惨叫一声,“疼”伸着手道,“妈,妈我疼。”

    “忍着点儿,马上送你上医院。”童母看着大门,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嘴里安慰着她道,“你别生气,冷静下来,来跟着我,吸气,呼气,吸气、呼吸别胡思乱想。”

    童雪挺过了阵痛,艰难地说道,“伯仁挺好的,我拿他撒气,他也笑着任我打骂。”

    “你肚子里揣着他老郝家的种,这会儿不对你好,什么时候对你好。”童母立马说道,只能这般的安慰她道,“咱们离医院近,很快就到了,你现在什么都别想,我们只能自救,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遇见他爸那么固执的人,也没办法

    “我给你检查一下。”童母检查了一下童雪的身子,“没事,现在还没有规律的阵痛,等阵痛规律了,那就是要生了。”紧接着就说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拿两床被子,一会儿垫身下,一会儿盖一床。”脚步匆匆地跑到了房间拿了两床军用被子。

    “我回来了。”郝长锁脚步匆匆地跑了进来道,“妈,咱走吧我把平车推来了。”

    “给你被子,去放到板车上,然后在回来帮忙。”童母吩咐道。

    “好的,好的。”郝长锁抱着被子,又拿起放在茶几上的帆布包,飞奔了出去。

    童母上前搀扶着童雪站起来道,“能走吗站起来我们得走到门外。”

    童母扶着童雪艰难地战了起来,捂着肚子朝前慢慢地磨着步子,每走一步都疼的她受不了,汗顺着脸颊滴了下来。

    郝长锁蹬蹬跑了进来,看着痛苦的童雪道,“妈,要不我背着小雪出门好了。”

    “背,还不把肚子给挤着了。”童母看着提出馊主意的郝长锁道。

    经丈母娘这么一提醒,郝长锁立马说道,“妈,您扶好了小雪。”将手里的帆布包放在沙发上,然后一把将童雪给公主抱了起来。

    童母见状,心里点点头,这泥腿子还算有点儿用处,也就力气大些。

    童母赶紧抬脚追了出去,就听见女儿任性的声音,“我不要躺在板车上,你就这么抱着我上医院好了。”

    “小雪,别任性,快乖乖的下来,这么远的路,小郝怎么可能这么抱着你上医院。”童母不悦地看着她道。

    “我不要,躺在板车上,我以后还要怎么见人”童雪双手紧紧地圈着郝长锁的脖颈道。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呢”童母斥责她道,“你现在这么重,怎么可能让人这么抱着你走,万一摔着呢”

    童雪抬眼看着他撒娇道,“勇斌他爸,你就抱着我过去好不好”拉长声音道,“这是领导对你的考验。”凄厉地又喊了一声道,“疼我疼的厉害,快走,快走。”紧咬着下嘴唇。

    “好”郝长锁硬着头皮说道,他是真怕老婆孩子出了什么事,目光转向童母道,“妈,咱们快走。”

    “嗯嗯”童母忙不迭地点头道。

    郝长锁就这么抱着大肚子的,体重将近一百三十斤的童雪,就这么公主抱着出了大院,好在医院就在不远处,只是隔了一条马路。

    可即便医院再近,这么抱着人去,也把郝长锁给累的够呛,感觉这手臂都不是自己的了,双脚如灌了铅一般,咬着牙坚持着,总不能把老婆和未来的孩子给扔了吧

    童母看着身体僵硬的他刀,“我先走一步,去医院推一个轮椅过来。”

    “妈,快去,快去。”郝长锁费力地说道,声音嘶哑着。

    “你可要坚持住啊”童母叮嘱了一声,加快脚步,步履匆匆地朝医院跑去。

    很快就推着一辆轮椅跑了过来,郝长锁咬着牙坚持到了医院门口,把童雪轻轻的放在轮椅上,自己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哎哟俺了个亲娘,快把他给累死了。孩子还没生,孩儿他爹先去了半条命。

    “小郝,怎么样”童母担心地看着他道。

    郝长锁累的话都说不出来的,只能无力的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

    “嘶”坐在轮椅上的童雪倒抽一口冷气,“哎呀啊啊”

    “小郝我推着小雪先去医院了。”童母着急地推着轮椅朝医院走去。

    郝长锁休息的差不多了,疾步追了上去,直接推进了妇产科的病房。

    医生给童雪检查一下身体,童母担心地问道,“怎么样没事吧”

    “没事,时间还早,照这个样子,到后半夜了,先回去给小雪做些鸡汤面来,不然等会儿生的时候没有力气。”医生嘱咐童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