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7章郁闷

作品:《六零俏军媳

    童雪看别人怀孕如此的轻松,轮到自己才知道这么的辛苦,好想赶紧生下来。后来听说生孩子有多么的疼,越到预产期她的性格就越焦躁,动不动就发脾气。

    看着无比轻松地男人,就更生气了,所以就可劲儿的折腾他,转移注意力。

    不折腾他,怎么对得起,她怀孕之苦。

    郝长锁被她的一脚给踹在了小腿胫骨上,疼的厉害,也不敢松开手揉揉小腿。

    从她怀孕以来,他真是那拿当姑奶奶一样供着,那是叫他往东,不敢往西;叫他抓狗,不敢抓鸡。

    本来在家里就说一不二,这一回更加一言九鼎,折腾的他们俩都筋疲力尽。

    怀孕的她口味发生了变化,总想吃一些稀奇古怪的,总之不好找的。

    比如在天冷的时候想吃冰棍,我的老天别说没地儿买,就是有地儿买,也不敢让她吃啊

    最后没办法,他说服不了童雪,只好去丈母娘家搬救兵。

    果然丈母娘出马压制住童雪,诸如此类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就如现在非要去参加国庆大游行,脑袋被驴踢了才会这么的任性。

    “伯仁踢疼你了吗”童雪心疼地问道。

    “没有,没有,你那么小的力气,怎么会踢疼我呢”郝长锁绷着脸佯装道。

    童雪自责地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总想发火”一脸的懊恼。

    “我知道,我知道,你怀着孩子太辛苦了我恨不得替了你。”郝长锁赶紧哄着她道。

    “我是不是变丑了,变的像猪一样胖的要死,你看那肚皮也像绿皮西瓜似的,难看死了。”童雪捂着自己的脸道。

    “没有,没有,你还是那么漂亮,美丽。”郝长锁一脸认真地说道。

    “真的”童雪嘟嘴嘴道。

    “真的”郝长锁特认真的说道,又开启了吹捧模式,把她夸的天上有,地上无的,那架势即使她现在是个孕妇,也是最漂亮的。

    这特娘的叫什么事我挨打了,一肚子委屈没处诉,还得强颜欢笑地哄她开心。

    每回都这样,发完大小姐脾气,她心情舒畅了,就没人关心他是否郁闷了。只好宽慰自己,她揣着他儿子呢

    不就是怀孕生孩子,别的女人也没她这么造,乡下人怀着孩子照样下地干活,生在田间地头也很稀松平常。

    怎么她就娇气的,全家人当奶奶似的捧着、宠着。

    “放开我了。”童雪平复了情绪恢复正常道。

    “你没事了”郝长锁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不会再去大游行了吧”

    “不去了。”童雪摇摇头,突然一脸惊恐地看着他,她感觉自己身下一片濡湿,急急地推着他说道,“想去也去不成了,我好像羊水破了,我羊水破了,该怎么办”

    郝长锁闻言随口说道,“破了就破了呗破了就修呗”

    “你个笨蛋,是孩子要出来了。”童雪急冲冲地吼道。

    郝长锁闻言脑中一片空白,懵了,傻呆呆地看着她道,,“孩子要出来了”见她点点头又道,“要生了”

    郝长锁担心地看着她道,“不会有事吧不会有事吧”

    “我要生了,能有什么事”童雪看着如木桩子似的他道,“你还傻坐着干什么你要帮我接生吗”

    郝长锁拍着自己的胸脯道,“我要干什么我要”起身拔腿就跑,拉开卧室的门,嘴里喊着,“妈,妈”

    二楼的童母听见楼下的喊声,微微摇头道,“听听,听听,这么久还一点儿规矩不懂,大呼小叫的。”

    郝长锁蹬蹬跑到楼上二老的卧室,砰砰的敲着房门道,“妈妈”

    本来正脱衣准备睡觉的童父听见郝长锁凄厉地喊声,立马裹着衣服看向老婆道,“这么急,是不是闺女出事了。”

    童母立马穿衣服,边冲着房门喊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系上几颗扣子,就扑到房门口打开门道,“怎么了”

    郝长锁指着楼下,紧张地结结巴巴地说道,“小雪要要要生了,生孩子。”

    “什么”童母瞪着大眼看着他,再看看楼下,蹬蹬地跑下楼去。

    郝长锁紧随其后,跟着急促地下了楼梯。

    童父也追了出来站在楼道口看着下面的郝长锁道,“小郝,小郝,怎么回事”

    郝长锁回头看着老丈人道,“小雪要生了,孩子要出来和我们见面了。”

    由于回头看着童父,忘了自己正在楼梯上,结果一脚踩空了。

    “小心”童父提醒也晚了,眼睁睁地看着郝长锁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童父蹬蹬从楼上跑下去,郝长锁已经站了起来,“你没事吧”

    “没有”郝长锁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好在只剩下三个台阶,“和训练比起来这高度差远了。”忍着疼活动了下身体,“爸,您看我没事。”

    童母从楼上下来,如一阵风似的闯进了童雪的房间,“小雪,怎么样”

    “妈”童雪一脸害怕的叫道,看见她眼泪刷的一下留来了下来,看着可怜兮兮的。

    “乖孩子,不哭,不哭,妈在这里。”童母看着她问道,“感觉怎么样有阵痛吗”着急道,“别光是哭啊告诉妈怎么回事”

    “没有阵痛”童雪叉开腿道,“您看衣服和床都湿了。”

    “还在流吗”童母边检查她的身体,边问道。

    “没有,就刚才一股。”童雪不好意思地说道,一脸的囧囧地又道,“就这么坐在床上,它就流出来了,而我也没有尿意,所以我猜是羊水破了。”

    “没啥好难为情的,跟妈有什么不好说的。”童母检查过后道,“没错是羊水破了,看来咱们得今天晚上上医院了。”

    郝长锁和童父走进来,童父说道,“必须要现在住院吗”

    “嗯”童母点点头道,“羊水破了,却没有疼痛之感,我怕羊水一直流,这样胎儿会因为缺氧,而造成伤害,所以必须住院,如果还没有阵痛的话,就要采取措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