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4章 化险为夷

作品:《六零俏军媳

    “明天早上七点就要戒严,红缨和妈要早点儿去。”战常胜看着她们俩道。

    “我还是不去了。”丁妈又打起了退堂鼓道。

    “妈,难得去观礼,为什么不去看看”丁海杏立马说道,“您要是担心我,完全没必要,上次看电影两个小时,这次只不过一上午,我做月子半个月了下床熬点儿粥完全没问题,完全可以不碰凉水的。您把水做好,米舀好了,这还不行吗”

    “去吧”战常胜看着丁妈道。

    “姥姥,跟我们去吧就一上午。”红缨拉着丁妈的手摇晃着撒娇道。

    “好好,我去,我去。”丁妈被缠的终于吐口答应道。

    因为明天要早起去看大游行,所以一家人早早的睡了。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不光是战家,家属院里的其他家属都是拖家带口的朝游行地点走。

    十点游行才正式开始,而现在道路两旁人山人海的,人们脸上洋溢着笑容,在凉凉的秋风中一点儿也感觉不到冷。

    道路两旁都是公安维持秩序,人们在翘首期盼,随着时间的推移树上、墙头上都爬满了半大的小子。这些都是本地土生土长的孩子,趁戒严的人员不注意快速的穿过来。

    红缨和丁妈站在人群最前面,战常胜如一座大山似的挡住了向前面挤的人群。

    红缨突然看着对面马路两个人,交头接耳,清楚地看着其中一人的嘴型说的是,“爆炸、死好多人保证完成任务。”心里默念着,浑身如坠冰窖一般,紧紧地扯着战常胜的胳膊。

    战常胜察觉她不对劲儿,低头问道,“怎么了”

    “哎呀谁踩我脚了。”红缨回头看着人群道,“混蛋你们谁踩我脚了。”娇声怒斥道。

    “爸爸我刚才看见对面两个穿灰色罩衫的男人说”红缨极快速地将自己看见的说了出来。

    战常胜眼神一凛,不动声色地看着人群中明显贼眉鼠眼的两个家伙,大家眼神无论怎么张望,都会看一下游行队伍来时的方向,只有他们暗自在四下张望,却从不关心游行队伍。

    战常胜暗自盘算了一下,这身军便装就注定了他不能离开,离开了万一引起他们的警觉打草惊蛇就不好了。

    “老战,老战,”正拉着孩子左突右进的高进山看见他叫道。

    战常胜看见高进山心里有了计较,他在本地十来年,人面比他这个刚来的熟悉,直接朝高进山走了过去。

    “哎呀真是谢谢你了,来的晚了,连个好位置都没挤到,幸亏有你。”高进山忙不迭地谢道。

    战常胜压低声音,将刚才听到的说了一遍,将怀里的高艳芳交给了战常胜道,“你抱着孩子,我去把这俩小子给送到树上。”压低声音道,“给我盯紧那俩人。”

    “那到不用,我看着四周有人盯着。”战常胜抱孩子过来的时候说道。

    “孩子乖,咱们在这里等爸爸。”战常胜抱着艳芳说道。

    “是战叔叔”高艳芳甜甜糯糯地说道。

    对面马路的俩人将这片的人都记在脑子里了,尤其对穿制服的,尤为关注重点。

    高进山拉着高建国和双庆出去,“爸,你咋不让我过去啊这样可以挤在最前面,看得最清楚了。”

    高进山仰着头看着大树道,“儿子,今儿爸爸让你爬树。”

    “爸,您这是说什么呢你不是说过,我再爬树您要打断我的狗腿。”高建国仰着小脸看着他说道。

    “今儿爸同意你爬树。”高进山拉着他们两个边走边看着路两旁高大的梧桐树道。

    “爸,战叔叔跟您说了什么”高建国背对着众人问道。

    “小子,军事机密。”高进山只说了这一句话就拉着他继续找大树。

    找了一个靠近行政单位,粗壮的梧桐树,举着高建国将他放在树上。

    “双庆,该你了。”高进山将高双庆举着站在自己的肩膀上,爬着坐在了树杈上,仰着头嘱咐高建国道,“建国看着弟弟。”

    “知道”高建国拍着胸脯保证道。

    原来是给儿子找大树啊两人放下心来,随即时刻注意着其他人。

    高进山趁其不备,闪进了行政单位,很快就又出来了。

    高进山前后不到十五分钟就回来了,“来艳芳,找爸爸”他接过闺女时说道,“办妥了。”然后将闺女放到自己的肩膀上,驮着。

    不久后听见锣鼓的声音,越来越近,这是游行正式开始了,大家齐齐寻声望过去,而刚才那两个人,在大家眼神朝游行队伍的方向望的时候,被混在人群中的自己人给快速的制服,拉出了群众的队伍,期间没有引起群众的任何主意。

    既然事情已经办妥了,战常胜他们兴致勃勃的观看国庆到游行。

    游行从上午十点开始一直持续到下午一两点,解除戒严,看游行的人们才能和参加游行的有些还化着妆的人们一道回家,街道两边免不了丢下许多垃圾。

    战常胜不急着走,人太多了,要是挤着了,可就不美了,所以干脆站在人行道上,等等再走不迟

    “你干嘛不走”高进山奇怪道。

    “现在去停车的地方,你确定我们的车没被堵在里面,能顺利的推出来。”战常胜神色淡然地说道。

    “那就等等吧”高进山闻言感觉有道理,点头道。

    等人群散的差不多了,两家人去停车的地方时,孩子们看着街边的小吃,“嘻嘻嘿嘿”孩子们谄媚地看着长辈。

    “过节呢支撑了一上午,早饿了,带的东西又不扛饿。”战常胜直接给了红缨两毛钱,“去喜欢什么自己买。”

    高进山也给了高建国两毛,“去吧”

    高建国拉着自己的弟弟妹妹追红缨去了。

    “老战那事你咋知道的。”高进山慢悠悠地说道。

    “你忘了我家红缨会什么了”战常胜不紧不慢地说道。

    高进山一脸恍然,唇语,只是马路对面,红缨看得很清楚,“这么说咱们的红缨是大功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