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1章 喜剧片

作品:《六零俏军媳

    红缨举着手中的瓜子递到丁妈眼前道,“姥姥吃。”

    丁妈摇摇头道,“姥姥不吃,你吃吧”

    “爸你吃。”红缨身体前倾,伸长手臂道。

    “你吃吧就是买给你和姥姥的,我一个大男人大庭广众,即便穿着军便服,嗑瓜子也不雅”战常胜摆摆手道。

    所以只有洪雪荔和景博达、红缨他们三人嗑瓜子嗑的欢。

    aaaaaa

    丁海杏在战常胜他们三人走后,起身插上房门,带着儿子嗖的一下消失在床上,闪进了空间。

    进入空间后,每个毛细胞都叫嚣着舒服,白天有丁妈看着,晚上有战常胜,她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进入空间了。

    本来已经快睡着了的儿子,睁着忽灵灵的大眼,摇晃着脑袋看啊看的

    刚出生的婴儿,视力模糊,不过不妨碍他身体对空间灵气的敏感,丝丝灵气轻轻地环绕着他的嫩白的身体。

    现在的小家伙才真是如剥了壳的鸡蛋,又嫩又滑的,吃的又肉嘟嘟的,摸起来手感超好。

    她这个不负责任的妈,时不时的要捏捏他的包子脸。

    丁海杏将孩子放在竹屋前的长廊上,解开他身上的包被,露出穿着婴儿服的小家伙,高兴的手舞足蹈的,乱扑腾,显然很高兴。

    丁海杏先用意念弄来热水给小家伙洗洗澡,剥的光溜溜的小家伙被丁海杏她托着放在木盆里。

    重点洗洗大腿根,膝弯、腹沟、股沟、手肘,胳肢窝,别因为胖而淹着了。

    宝宝脖子肉比较多,皮肤褶皱比较深,包的厚出汗,如果不保持干爽的话,就很容易被汗水淹没,俗称“淹脖子”表现为褶皱部位皮肤变红,严重的时候还会掉皮流水。

    丁海杏检查了一下,“我们没有淹着了。”洗了大约十来分钟,就把他给抱了出来,放在了浴巾上,擦干就用自己制作的爽身粉纯天然,几乎没有味道,擦了擦全身。

    穿上小衣服,放在包被上,自个踢腾去。

    丁海杏则盘膝坐在竹屋前打坐,休养因生产而损伤的身体,时间紧迫她得抓紧时间。

    aaaaaa

    红缨他们嗑完瓜子,电影正好开始,李双双是沪海电影制片厂拍摄的电影,今年3月份正式上映的。

    电影院一下子暗了下来,人也安静了下来,不在吵杂如菜市场,随着电影的开始,影院内是不是发出哈哈大笑声,很显然,这部电影是喜剧片。

    让大家从头笑到了尾,结束了一个半小时的观影,大家都意犹未尽的离开。

    回家的路上景博达和红缨叽叽喳喳的讨论着电影的剧情。

    战常胜为来了让女儿能和景博达聊得愉快,一直放慢速度,迁就着景海林这只弱鸡。

    两人齐头并进的回来了家。

    “别说了,口不干啊”战常胜看着红缨说道。

    红缨舔舔干涩的嘴唇,“明天再讨论。”说了一路嗓子里都冒烟了。

    丁妈一下车子就急匆匆地朝屋里跑去,看看没有他们在,不知道丁海杏有没有将孩子给照顾的不成样子。

    丁海杏在听到楼前的动静时,就带着孩子闪出了空间。

    等丁妈推门进来时,丁海杏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睡眼朦胧的拉开了灯绳,晕黄的灯光倾泻了一地。

    “妈你们回来了。”丁海杏揉揉眼睛道,待适应的光线才放下了手,用被子遮住灯光,别让它打在儿子的脸上,伤着眼睛了。

    “怎么样儿子没闹你吧”战常胜进来问道。

    “没有,你们看他睡得香着呢”丁海杏看着他们俩不放心的样子,嘟着嘴道,“我是后妈吗”

    “弟弟乖不乖。”红缨垫着脚看向婴儿床道。

    “乖着呢”丁海杏好笑地说道,一个个回来先问问看看,她有没有怠慢了小宝贝。

    丁妈直接转移话题道,“想吃什么妈给你做。”

    “大晚上的,熬粥就好了。”丁海杏不愿意太麻烦丁妈忙碌了。

    而且丁海杏奶水的质量好,跟奶牛似的,看孩子蹭蹭上涨的肉膘就知道了。

    不像有些哺乳期的妈妈,是馋乃,饭菜馋荤腥,吃些好的奶水又好又多,不吃奶水就不足或者奶很淡。丁海杏感觉自己就是喝水也跟奶牛似的。

    “行,我给你熬小米粥,打两个荷包蛋。”丁妈说着就转身去了厨房。

    丁海杏坐了起来,战常胜将被子叠好了放在了她的身后。

    丁海杏斜靠着被子道,“怎么样电影好看吗”

    “好看,很贴近农村生活,妈是从头笑到尾的。”战常胜笑着说道。

    “喜剧片”丁海杏惊讶道,也难怪她惊讶了,她一直以为这一时期都是正剧,主旋律,几年后就成了样板戏的天下。

    “你为什么那么惊讶”战常胜好奇道,“前年还有一部喜剧片上映大李小李和老李。”

    “我哪儿有看电影的机会啊”丁海杏看着他说道,“我至今电影院是啥样的,我都不知道,吃都吃不饱,谁还有心情神食粮。”

    她说的是事实,还真没见过电影院什么样即便从号子里出来了,满心复仇的她也没心思去看电影。

    战常胜闻言心深邃的幽瞳轻轻一闪,伸手摸摸她的脑袋道,“等你出了月子我陪你看电影。”

    “不行”丁海杏摇头道。

    “为什么出了月子不就能出去了。”战常胜看着她问道。

    “你儿子不同意。”丁海杏指指睡在婴儿床里的香甜的战沧溟道。

    战常胜闻言一笑道,“以后有的是时间。”

    “嗯”丁海杏简单地应了一声道,很感动地看着他,心里也明白只有在学校的这两年是相对稳定的,以后下到基层一线,机会就更小了。

    “你不能看,我给你讲讲。”战常胜满脸笑容道,接着又道,“电影说是以现在的农村农民生活为背景,通过凡人小事,如夫妇感情纠葛、评工分、相亲等农村常见的事情,展示了解放后的农村新气象。

    影片着重刻画了妇女队长-李双双爽直、泼辣、敢与自私现象作斗争的精神。影片中,她被群众选上了妇女队长后,喜旺怕以后管不了双双,给她约法三章,双双不答应,喜旺生气离家赶着马车去搞运输了。”